第八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天道制霸計劃 > 第二卷新的開始 第1281章 地皇居然如此冷酷?
    就在越曦差一點想當場砍了大道君的時刻。

    大劍君出聲了。

    “前輩,能讓我們感覺危險與不祥,又是魔道布下的世界節點道標,您認為與傳說中的魔界有關嗎?”

    大劍君問大道君。

    魔界?

    越曦眉頭一皺。

    魔這種生物越曦并不陌生。

    極天界和其外面的世界群,就正在與魔物交手,唐成他們不時就去打工撈一把,不是,是參戰滅魔。

    魔物很危險,這是毋庸置疑的。

    但滅魔收益也很大......

    對越曦來說,魔物這種存在,類似于莊稼,割了又長,長了就割......但魔物對世界來說是毀滅性質的。

    越曦想到這個世界的凡人,大羅人。

    壓下了某個想法。

    但另一個想法蠢蠢欲動。

    她看向黃泉下方雙眼晶亮,羅天也在一旁嚴肅神情的打量了一陣,問:“這節點在黃泉下面,怎么封印?”

    一般世界節點都抹去不了。

    只能封印。

    但這里的麻煩在于,‘黃泉’不光只是黃色的普通泉水啊!

    黃泉本就是九階至陰之物。

    而此刻的黃泉,里面全是污染污穢之極的氣息,這讓道修根本不敢接觸,這種污穢能讓人神魂深損受污。

    大劍君看了看她的天劍分身,一咬牙,她上前一步,一甩衣襟。

    就要下去。

    “天劍有斬卻污穢之能,我去!”

    “你會封印嗎?”

    大道君擋住她鄙視了她一眼,隨后緩慢又道:“這黃泉的污穢之力也在九階位格,你是想讓天劍受損嗎?”

    大劍君面色一僵。

    如果只是她自己,她自然不介意為了天下眾生慷慨赴死。

    但天劍......是她的劍主。

    她是劍侍,這一點,天劍宗以外的人大概并不清楚。

    她要冒著天劍被污染的危險去做一件完全沒有信心完成的事情嗎?

    她看著手上的劍光、劍痕,沉思起來。

    漸漸的,她目光堅定了。

    同時,劍光和劍痕也應和著她發出錚鳴劍吟,大劍君整個人劍氣感更濃郁又更收斂了,露出她挺拔卻又纖細的身形。

    她手上劍影由虛化實,淡淡一笑。

    “你們準備好封印,我下去施展,我有天劍!”

    大道君深深看了她一眼,嘆息了一聲,沒有拒絕,有道之人性情堅定不移,決定了的事情無改!

    這就是他們的道!

    一往無前!

    大道君看向越曦和羅天,神情凝重又認真的道:

    “或許要借地皇和帝君之力了,老道我對封印黃泉下的節點只有一半的把握,畢竟這位置......”

    黃泉本身的至陰之力就與魔道極為契合了。

    這種力量很難封印。

    何況。

    現在黃泉又被污染了。

    被污染后的黃泉,幾乎可以稱得上是正法的克星,一切陽、光、正、法,神魂物質都會受到腐蝕。

    大道君說著,向黃泉扔了一件天罡法寶環。

    在幾人眼中,法寶一剎那就失去了靈光,從法寶變成了普通鐵環,很快,這普通的鐵環也化為了鐵水。

    大羅帝君羅天目光也凝重了。

    他看向洞天上空。

    大道君知道他的意思,苦笑:“我們之前強行將洞天逼了出來,目前它正與地脈交融著,封印洞天也無濟于事!”

    畢竟他們不是洞天之主。

    在強行逼迫洞天出現在世界內后,注定洞天不到一定時段是不會再次隱遁的。

    何況!

    就算隱遁了也無用啊。

    洞天是依托于世界壁之上的。

    節點出現在洞天,相當于也鎖定了這方世界。

    “洞天之主呢?”

    羅天問。

    “不出意外,應該......離開了?”

    大道君不太確定的出聲,他皺眉又掐算了算,可能涉及到世界的安危,算得順利不少。

    但結果還是一片模糊。

    “是算不出,還是受到了阻礙?”羅天問。

    大道君若有所思:“兩者都有......”

    越曦打量了一會兒污穢的黃泉,她蹭下,伸出手指,想感受一下這黃泉的效果,羅天身形一下子凝實將她拖住。

    驚道:“別!”

    越曦木然的看向他:“你忘了我是九幽之主?”

    至陰之力本就天然受到她管轄,就算九幽目前沒有真正的黃泉,但也有相似的九幽之力,一樣的至陰。

    羅天無奈,快速解釋:

    “這黃泉已經不是純粹的黃泉,里面怨氣、血煞氣、業力、孽力融入其中,如果沒有節點到可以慢慢凈化,但現在.......”

    “如果你出了問題,我們對這處至陰節點更難解決了!”

    為什么要解決?

    越曦幾乎脫口而出。

    不管對面是哪個世界,越曦此刻都很感興趣。

    但面前三位當界頂尖大能都一臉沉凝,思索著封印,越曦想了想自己的主意,懷疑他們不會同意。

    這種遇上兩界連接不是好事嗎?

    想辦法試試看能不能下去,然后過去一趟,總比在自家地盤收割來得無所顧忌吧。

    可惜,越曦自然不能在當世最強幾人面前沖下去。

    那黃泉看著,確實有點......惡心!

    如果只是昏黃渾濁也就罷了。

    偏偏里面又像是沉浮著看不清模樣的雜物,大大小小,黑、紅、黃、白皆有,總讓人容易聯想......

    這讓她也不想將黃泉收到九幽去了。

    不是凈化麻煩的問題。

    這也太......惡心了。

    越曦看著看著,臉也有黑。

    現在,就算讓她用手指去感受一下,她也不愿意了,剛才她是真沒看清楚,這黃泉的渾濁很阻礙視線。

    又不能神念探查。

    就算是以她的目力,也難看穿太遠。

    “能將節點弄出來嗎?”

    越曦問。

    大道君嘆息搖頭:“難!難!難!”

    越曦嘴角抽了抽,放棄研究這個問題,她還有仇人要追殺呢。

    雖然大道君說算不到人去了哪里,但越曦從來沒想到過依賴大道君尋人,她無所謂的道:

    “需要我干嘛請盡快,我還要去尋人!”

    至于去哪里尋?

    自然是先去妖神殿,然后去虛空!

    她早就知道別人貪圖小長生的道骨是為什么。

    如果血煞等人取了道骨獲得了相應的太陰之道體,那么,他們最有可能去的地方就是——虛空界!

    或者說。

    虛空妖皇界!

    她只要去守株待兔就行了!

    “這可是關系到天下蒼生的大災難,地皇居然......如此......”冷酷?大道君一臉震驚,大劍君也疑惑的看向越曦。
12057七星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