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亂世逐流 > 第四十章 火爆的場面
    一邊倒的屠殺結束以后,孫泰精心策劃的襲擊,才是第一波而已。

    就跟《植物大戰僵尸》里的第一關一樣,都是小場面,閉著眼睛都能玩過去的那種難度。

    趙川覺得這個孫泰心智堅韌,頗有手段,不像是那種以為幾十個三流刺客就能拿下晉國政權的瘋子和傻瓜。

    身邊的謝韶,抱起雙臂,似乎是在眺望著遠處奔馳而來小船!

    “用火攻?有點意思啊,沒想到本以為是些泥腿子,就那么點能耐,沒想到還懂得聲東擊西的兵法!”

    謝韶在一旁看得眼睛發亮,嘴里喃喃自語,趙川看著那些小船,棚子外面一個人都沒有,想起《三國演義》里面赤壁之戰的情節,頓時明了。

    剛才那些刺客,只是為了拖住褚蒜子等人,讓他們來不及逃走,現在肉戲來了,孫泰的打算是想燒死這些人!

    快速推進的火船,速度慢吞吞的樓船,面積巨大,不便移動的木質浮臺。

    用火油一點,在湖中心悶燒,這孫泰,心思很歹毒啊。

    褚蒜子手下就是有千軍萬馬也抵擋不!

    趙川心中突然冒出一個疑問。

    縱橫東晉朝野幾十年的褚太后,會連火攻這種基本的戰術都不懂,硬是要搞個木質浮臺出來?明擺著讓對方去燒?

    這女人雖然出生在河南陽翟(今河南禹州),但從小到大,都是在江南水鄉長大,對建康的環境熟悉得不得了,她會不知道浮臺雖然隔開了危險,卻也隔開了支援和逃生的道路么?

    王羲之,孫綽,司馬昱等人,都是在江南這塊地方混了幾十年的人,褚太后傻,莫非他們都傻么?

    怎么想怎么不可能!

    身邊的謝韶淡定異常,一定是知道某些內幕消息,所以根本就不擔心會有危險。

    “你看,好戲開場了!”

    另一支船隊過來了,打著“郗”的旗號,似乎是郗曇麾下的水軍。

    “嘭”的一聲巨響,快速行進的小船,被一支巨大的床弩射中,頓時散架,船篷里的人落入水中,也不知是怎么引起了大火,湖面上頓時燃燒起來,水面上冒火,居然不會熄滅!

    “難道是石油?這年頭就有了?”

    趙川托起下巴,心中滿是疑惑。

    幾十艘小船,又豈是幾發床弩就能消滅的,就著風向,快速向浮臺這里飄過來,很多被水面上的火點燃,順勢前進,解體,然后在湖面上留下一片燃燒的火海,場面極為壯觀!

    郗曇的船隊擺出一字型的橫陣,開始對那些小船進行持續的射擊,時不時有人發出慘叫聲。

    趙川覺得那些人是死士,他們根本就沒想過活著回來,只是想和樓臺上的這些世家子弟同歸于盡,這究竟有多大的仇怨?

    此刻幾艘樓船上的吃瓜群眾也開始淡定下來,因為誰都看得見,這次有預謀的刺殺,想把他們這里所有人干掉的圖謀,已經破產了!

    剩下的就是在劫后余生之時,好好觀看這難得的景色。

    “一個船上差不多五六個人,這一下至少死了兩百人,又是何苦呢!

    趙川嘆了一口氣,他沒有謝韶那種興奮,畢竟立場不同。

    孫泰是野心勃勃,但世家就沒有自己的問題嗎?為什么那么多底層的民眾信奉天師道,跟著杜子恭混。

    為什么剛才那些殺手,明明武藝都不怎么樣,還來慷慨赴死?恐怕未必是孫泰許了他們多少好處,而是這些人從心底里憎恨這個朝廷,憎恨那些騎在頭上作威作福的世家。

    還有他們已經對這種沒用希望的生活感到厭倦了,希望自己的子女能夠改變,所以他們才會義無反顧。

    孫泰只是利用了這種情緒,利用了這種龐大的能量。

    百年后的侯景之亂,這個跛子就是利用了江左民眾的這種心情,為所欲為,給世家予以重創!

    也正是因為他這樣倒行逆施,深諳民心的陳霸先,才能輕松的送他下地獄,侯景成功和失敗的地方,都在這里,都是因為民心。

    而此刻江左世家,只有極少數人明白這個道理。連褚蒜子都沒有深刻理解,更別提身邊的謝韶或者謝玄了。

    “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水能載舟,亦能覆舟,古人誠不我欺!

    似乎是在自言自語,趙川一個看著遠處湖面上燃燒的船只殘骸,似乎看到這幾十年南北征戰不休的凄慘光景。

    “郗將軍威武!”

    樓船上不知道是誰喊了一聲,為郗曇歌功頌德的聲音如潮水一般涌來,不久之后,又是為褚太后和司馬家叫好唱贊歌的聲音。

    趙川抬起頭,看著二樓上端坐的褚太后。她看上去三十左右,端莊賢淑,容貌美麗,但不知為何,趙川卻覺得這個女人像是一個擁有極大力量的巨人,給人強烈的壓迫感。

    不知是不是感受到趙川的目光,褚蒜子低著頭看了他一眼,還指了指湖面上燃燒的火海,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這么大的劇變,岸上的人又怎么可能沒有反應,湖邊已經圍滿了建康城的普通居民,有商販,有衙役,甚至還有整天沒啥事做的乞丐,全部都在圍觀。

    孫泰一行四人,混在人群當中,不動聲色的看著遠處。

    “江東世家把我們賣了,不過孫仙師,現在發動,似乎還有機會!

    孫泰旁邊一個慈眉善目的胖子,壓抑著聲音低聲說道。

    “我也只是想碰碰運氣。如果取消計劃,會讓朝廷有防備,對咱們非常不利,F在這樣更好,司馬家認為咱們氣數已盡,其實好玩的游戲,才剛剛開始呢!

    你去通知一下,今天最后的總攻取消,讓朝廷的禁軍去查吧!

    身邊那位胖大叔似乎對孫泰的決定非常不解,最后卻沒說什么,領命下去了。

    孫泰似乎對湖面上的事情已經失去了興趣,他帶著剩下的三個人,左拐右拐,進了一個不起眼的小巷子,像這樣的小巷子,建康城里不知道有多少,這幾人轉眼就失去了蹤影。

    一路奔跑,謝玄帶著王孟姜和郗道茂兩個妹子,來到了朱雀橋,前面就是烏衣巷了,王家和謝家都住在這里。

    “等會可能會有亂兵沖擊,你家里應該還有家丁吧,都組織起來,無論誰來,都不要開門,切記。你父兄他們,不到晚上是不會回來的!”

    謝玄苦口婆心的勸阻,王孟姜眼神復雜的看著他,心里有些感慨,更多的卻是遺憾。

    謝玄不是壞人,只是他們沒有緣分了。

    自己喜歡趙川心中那些新奇的東西,跟這樣的人在一起,每天都是不重復的,他的思想,他的能力,都是獨一無二的。

    他救過自己很多次,上次自己在死亡線上,是趙川把自己拉回來的,作為一個女人,已經無法要求更多。

    自己抵擋不了命運的安排,就像飛蛾撲火一樣,明知道這個男人還有別的女人,卻就是忍不住想和他在一起。

    “那個,謝謝你了,一切小心!

    王孟姜拍了拍謝玄的肩膀,對方卻想伸手摟住她的腰,被她輕松的躲過。

    “我們之間不該有恨,但我也無法接受做你的妻子,只好說聲抱歉了,對你和對道韞姐都是!

    王孟姜調皮的對方謝玄眨眨眼,吐了吐舌頭,拉著表姐郗道茂就離開了,留下謝玄一個人在朱雀橋上發呆。

    過了一會,謝玄嘆了口氣,往玄武湖的方向走去,背影看著格外落寞。

    回到王家,發現家里的家仆都已經被動員起來,人手一根木棍,守在前面后門側門跟前,王孟姜這才相信自己的母親也是早有準備,一切都在準備之中,只有自己蒙在鼓里而已。

    “孟姜,是你爹不讓我說的,他也沒料到你們會回來。對了,道茂,告訴姑媽,你現在還好嗎?身體怎么樣了?”

    郗璇看到郗道茂一副老太婆的樣子,心里不知為何就非常難受,拉著對方干枯的手掌在臉上摩挲。

    “姑媽,你別擔心,我沒事的,比以前還要好!

    郗道茂那張滿是皺紋的臉,居然露出了幸福的微笑,看著格外迷人,帶著女人的光彩,讓郗璇看呆了眼睛。

    她心里暗自嘀咕,或許趙川是真的走進自己這個侄女的內心,滋潤著飽經創傷的女孩,只是有些可惜了。

    一下子又想到自家女兒跟那家伙剪不斷理還亂的關系,郗璇滿心的苦水不知道往哪里去倒。

    表姐妹都去了王孟姜的閨房,郗璇到院子里聽外面的動靜,似乎并沒有什么奇特的事情發生,至少暫時沒有……

    建康城北的玄武湖,那些小船的殘骸已經燃燒殆盡,只剩下湖面上漂浮的一些黑乎乎的東西,似乎是人的尸體,或者是船體燃燒剩下的木屑什么的,反正一片狼藉什么也分辨不出來。

    得勝的郗曇,帶領著水師,在這片水域來回巡視著,尋找漏網之魚。其實他也只是盡人事而已,因為已經燃燒了一個時辰的湖面,就算是煮湯也煮熟了,是不會有什么幸存者的。

    就算有,也會被他的手下擒拿,然后殘酷殺死。褚太后已經下令,不留活口!

    轉了好幾圈,都沒有什么動靜,郗曇讓手下水師散開,圍繞著浮臺四周,到處巡視,而自己則是乘著座船,來到浮臺的樓閣之上。

    “賊人已經全部授首,無人漏網,世家子弟們安然無恙,無人受傷。太后算無遺策,微臣佩服之至!

    郗曇跪下復命,順便不動聲色的拍了一下褚蒜子的馬屁。

    一直面無表情的司馬聃,這時才露出了微笑,但他卻只是對著郗曇笑了一下,依舊沒有出聲,而是等著他母親回話。

    “郗將軍,辛苦了,你下去歇著吧!瘪宜庾記]有表現出特別興奮,至少沒有郗曇那么興奮。

    她淡淡的揮揮手,示意郗曇下去,對方走后,她對二樓角落里一直都一言不發的孫綽說道:“長樂侯(孫綽的爵位,繼承他父親的),你去跟下面的士子們說,就以剛才發生的事情為題材,作一首詩。

    讓我滿意的,就上二樓來。不滿意的,就請到樓船上去吧!

    哈?這樣也可以嗎?

    這話孫綽差點脫口而出。

    但褚蒜子不是個普通的女人,她不僅大權在握,而且聰慧有手腕,既懂得政務,又懂得權術。

    她說要來品鑒一下詩詞,臨時出個題目,還真不是什么問題。

    命令傳達下去,頓時炸鍋了!

    褚蒜子就在樓臺上,下面的議論,就算聲音大一點都聽得見,那些所謂的“世家俊才”們,當然不敢大聲喧嘩。

    但眼中的不滿以及是昭然若揭了!

    這個女人,干政也就算了,現在出題也太兒戲了吧!

    剛才那多危險了,火差點就燒到這里來,自己這些人差點就成為水煮蝦,她居然讓我們寫剛才那個場景,我寫你妹子!

    這不是一個兩個人的心聲,而是大家都這么想。

    “有誰想好了,到我這里來寫,時間很充裕,可以慢慢想。如果愿意棄權的,請跟那邊的校尉說,他會帶你們去周圍任意一艘樓船!

    趙川和謝韶對視了一眼,都是一副無可奈何的表情。

    有時候女人的心思是無法揣度的,不管這個女人多大,女人心海底針,就是說的這個道理。

    “褚太后還真不是一般人啊,可給我出了個難題!

    謝韶攤攤手,從他癟著的嘴角看,似乎這個滿臉都是自信的家伙也沒料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我想好了,我準備去寫了!

    趙川眼里閃過一絲掙扎,讓謝韶有些莫名其妙。

    他看到了對方詫異的表情,不理這個文雅而自戀的家伙,直接走到孫綽那里,和對方面對面。

    “今天這些人里面,唯一讓我期待的就是你的詩,你這寶玉先上了,剩下那些頑石,我如何能看得下去?”

    孫綽跟趙川可是老熟人了,他還請對方吃過五石散,雖然被拒絕。兩人都會“煉丹”,孫綽一直都覺得趙川這個人特別親切,特別對自己的胃口。

    蘭亭的時候他就看出趙川跟王孟姜之間那點“小奸情”了,沒想到現在終于搞到一塊,證明自己眼光不虛。

    “我只是想早點弄完早點回去,這場選拔很無聊!

    趙川對著孫綽翻翻白眼,開始在白紙上書寫。

    (本章完)

    </br>

    </br>

    </br>

    </br>
12057七星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