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亂世逐流 > 第三十六章 時代的悲哀
    把可足渾常玩弄于鼓掌之間,范陽盧氏的年輕家主盧偃并不算很興奮,因為那些所謂的流民領袖,讓自己很失望。

    天陰沉沉的,盧偃站在院子里,阿諛如潮的聲音在耳邊回響著,帶著令人作嘔的氣息,不知道是不是受了那位清高的鮮卑公主的影響,盧偃在這些人里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所以他很不舒服。

    正如慕容雨所說的,他一個漢人像是跟屁蟲一樣圍著鮮卑公主轉,真是有夠下流賤格的。

    盧偃可以不在乎,是因為他喜歡這個特立獨行的女子。男人追女人的時候嬉皮笑臉,不顧顏面,有時候反而是一種美談。

    不過如果這樣的人是個流民帥,盧偃就不會像是看待自己這樣寬容了。

    他是高傲的,眼睛即使沒有長在天上,也不會仰視其他人。

    更何況是那些沒有脊梁的人!

    這些人天生就比人矮一頭,哪里有什么尊嚴可言?這是時代的悲哀,但終究還是個人的悲哀。

    祖狄這樣的,可以轟轟烈烈,那些茍活下來的人,看起來或許比較“聰明”,但有一種東西卻始終與他們無緣了。

    那便是人的傲骨!人不可以有傲氣,但不可以沒有傲骨。

    你如果不愿意跟鮮卑人為伍,也大可轉過身去,何苦像條野狗一樣搖尾乞憐呢?

    盧偃看到在宴席上,這些所謂的流民帥,在可足渾常面前像是溫順的兔子,還變著法子阿諛奉承,心中哀其不幸,怒其不爭,還不能表露得太明顯,那種憋悶的感覺難以形容,壓抑得讓人不能呼吸。

    他走出府衙,沿著彭城凋敝的大街漫無目的的行走,這里隨著可足渾氏部落人員的到來,有了一些人氣。

    不過古代的城池跟現代不同,唐代以前,除非是國都,或者類似于洛陽長安這樣的大城,其他的地方,城郭都不大,也無法自持,需要城外的補給才能維持下去。

    所以一旦戰亂,城池被攻破,里面的人一有機會就會逃到鄉村,或者山里避禍,這也就是流民隊伍的由來。

    徐州飽經戰亂,被鮮卑慕容攻破以后,府城彭城的人都逃到農村或者山里,隨著戰亂的進一步擴大,出現了豪強塢堡,以及流民武裝等等,府城就被進一步廢棄,沒有個三五年的和平穩定,很難恢復元氣。

    “宮闕萬間都做了土,興,百姓苦,亡,百姓亦苦!”

    趙川的《潼關懷古》,本身就是剽竊來的,結果被盧偃借用,還多加了個字,原作者的棺材板已經要壓不住了。

    “讓你牽馬,你還一副不樂意的表情,是不是想挨揍?”

    一個鮮卑騎兵將看上去像是漢人奴仆的家伙一腳踹倒在地,罵罵咧咧的,卻也沒有拔刀殺人。

    慕容恪有軍令,漢人“輔兵”亦是士卒,雖是奴仆身份,卻也不能隨意濫殺,殺了人,即使不需要抵命,被打一頓死去活來的軍棍卻是難免。

    再說慕容家大軍里漢人也有獨立成軍的,北方經過幾波胡人的“淬煉”,特別是冉閔的《殺胡令》出爐,都讓各族心驚膽寒,做事也不敢太過分。

    既然收攏了漢人世家,那么普通漢人的事情,就由他們來處理,慕容家的策略,也一直是清晰和延續的。

    “他既然是輔兵,還替你照顧戰馬,若是趁你不注意給馬吃點巴豆,想來你上戰場必定有去無回!

    盧偃沒有跟這個打人的鮮卑士卒講大道理,而是說出了一個基本的事實。

    明槍易躲暗箭難防,無論你對漢人怎么看,至少服侍你的奴仆,你不能欺負得太過分,他們服侍起居,收其心才是大道,若是一味高壓政策,老虎還有打盹的時候呢?

    歷史上不知道有多少一言難盡!

    這個叫高玉的露出潔白而整齊的牙齒,對著盧偃苦笑一聲,居然讓這個見慣大場面的盧家家主有些愣神。

    眼前這家伙,真是……盧偃不知道該怎么形容,真要說起來,那便是“回眸一笑百媚生”。

    男人笑得這么好看,讓人心生好感卻不妖媚詭譎的,他還是第一次見到。

    魏晉時期,男人養男寵是風雅之事,以至于龍陽斷袖之事司空見慣,只是此人笑容雖然好看,卻無一絲柔媚,反而充滿陽剛之氣。

    真是個奇人啊,喂馬有點可惜了。

    “嗯,那個,你現在就跟我回府,換件衣服,至于名字么,你干脆還是叫高玉好了,溫潤如玉,倒也跟你的相貌挺配的,跟我走吧!

    盧偃轉身就走,對方只是個長得有些帥氣的落魄世家子弟,像這種人,他一路上不知道見過了多少,也不知道看過多少這樣的人死去。

    物競天擇,適者生存,連范陽盧氏現在都要建設塢堡,成為土豪勢力,等待時機東山再起,從前的過往,哪怕是輝煌到當過皇帝,都是云煙罷了,任何人在這個時代,都必須要正視自己的處境。

    這個叫高玉的青年眼中出現一絲輕視和得意的目光,隨即隱去,謙卑的跟著盧偃,就像是最常見的主仆一樣。

    這個小插曲如同黃河里的浪花一樣,沒有引起盧偃的任何關注。

    百里外的蘇家堡,卻跟這彭城不同,這里已經變得生機盎然起來,如果必要,這里出現一座依靠運河而建的城池也不稀奇。

    趙川的拜貼,雖然周邊的幾大流民據點都不怎么給面子,沒有重要人物到場。

    這些人更看重鮮卑可足渾氏的到來,但比他們更小的小蝦米,卻不由自主的靠攏過來,直接跟蘇家堡合流了。

    小蝦米們的據點本身偏僻,人又很少,背后也沒什么大勢力,現在有人敞開懷抱接納,自然是喜不自勝,聚少成多,蘇家堡也是補充了不少人,剛剛擴大的區域,再次變得擁擠不堪。

    竇韜手下無大將,趙川把劉軌借給他作為副將,再選拔了一批新加入的流民,獨立成一軍共三千人,竇家雖然沒有達成預定目的,倒也順利“入股”。

    而原來的老隊伍也選拔了一批新人,分成兩撥。

    石越為主將,沈勁為副將,成一軍也是三千人,骨干主要是石越的手下和沈勁手下的那些家將,配合部分蘇家堡的流民。

    剩下的五千人,趙川為主將,諸葛侃為副將,作為中軍,匯集了大部分陸家牙將,部隊骨干主要是郭敞的流民隊伍,實力最強,凝聚力也是最強。

    不論是郭敞,還是孟昶,現在已經是趙川親兵隊的正副隊長,一個擅長突擊,一個擅長射殺,乃是趙川手里最趁手的武器。

    當然,蘇道質乃是名義上的主帥,這支軍隊也暫時叫蘇家軍,分為中軍(趙川五千人),左軍(石越三千人),右軍(竇韜三千人)。

    還有可以隨時召集守城,平日里屯田,也可以運送糧草的民兵,由陸長生負責管理調配。

    蘇家堡的勢力已經是初見規模,有點正規軍的樣子了。

    直到此時此刻,趙川仍然不愿意站到前臺來,他有自己的考慮。

    嘴上無毛辦事不牢,除了王孟姜以外(其實還有王羲之),沒有人知道趙川是從“另一個世界”來的,不但有著遠多于這個時代的眼光,還多了十幾年的閱歷。

    既然幾乎所有人都不知道趙川的底細,那么這么年輕,不到二十歲的青年,說服力自然是遠遠比不上聲名在外,羽扇綸巾的蘇道質。

    光蘇道質那“兩晉諸葛亮”的名頭,就已經很能唬人了!

    蘇家堡“霸王雞”不是白叫的,趙川他們跟竇韜匯合之后,又收攏了一批流民,還得到了桓溫提供的軍服和兵器,現在實力急劇膨脹,隱隱有稱霸一方的架勢,發展的很好,說是一夜暴富也不為過。

    當然,前提是他們向世人展示自己的肌肉,才能把“霸王雞”后面的雞字去掉。

    “川哥哥,你們真的打算對彭城動手么?”

    蘇家堡的門樓樓頂上,蘇蕙有些緊張的摟著趙川的腰,不敢朝下面看,只能把視線放到遠方的鴻溝運河上。

    “這天啊,要下雨了,馬上大雨磅礴,水淹彭城啊,也不是不能考慮呀!

    趙川眼中閃過一絲殘忍!

    彭城這個地方相當特殊,乃是后世徐州的市中心地段,地理位置簡直不要太重要。

    歷史上,彭城不僅歷史悠久到堯舜時期,而且地處關洛(中國宋代以前傳統政治中心)、幽燕(北方邊疆政治中心,元明清以來的實際政治中心)、江南(蘇南,浙江)三個重要地區的連接部。

    彭城到長安、幽州、建康是等距的,這個位置實在關鍵,誰占誰得優勢,不說多的,就說歷史上的幾十年后,劉裕北伐誅秦滅燕,一打二毫無壓力。

    至于后世的時候,共軍淮海一戰定乾坤,打出新中國一片天地,就是在彭城及周邊完成了逆襲壯舉!

    從細節上說,彭城城地處于一個小盆地中,天然的筑城之地,這種地形在中原地區是絕無僅有的!

    城市周圍的山地使軍事防御非常便利,大軍很難在城外集結布陣,對城市造成威脅。

    在黃、淮、海等水系不穩定區域內,絕大多數古城都因為天人因素(河道變化、戰爭和政治等)遷徙過城址,比如長安、洛陽、汴梁等等。

    而彭城卻從不遷址,它始終是在那里!小盆地地形是很重要的因素!彭城外有汴水、泗水兩條河流交匯南流,不但不缺水,而且還是水運的樞紐。

    不僅如此,歷史上這兩條河流即便是長期受到黃河侵奪,由于彭城周邊山地的限制,其河道也一直非常穩定,汴水自西來,泗水自北來,在徐州城東北角交匯南流。這兩條河流,既是護城河,更是大動脈。

    更重要的是,這里以后是京杭大運河的樞紐,意義不下于千百年后鐵路匯聚的九省通衢武漢!

    慕容恪派可足渾家南下,不是因為眼瞎,而是看到了彭城的戰略意義,寧可冒著風險,也要占領這個橋頭堡!

    現在是時候向桓溫展示一下自身的價值了,有價值,才有人愿意投資!

    “川哥哥,你剛才的眼神好可怕!”不知道是恐高,還是害怕趙川的為人,蘇蕙抱著他不放。

    “沒事了,我們下去了,你爹啊,這次應該會一戰成名了!”

    秦末有韓信水淹廢丘!

    今日,他也要在彭城玩一玩水了!

    (本章完)

    (本章完)

    </br>

    </br>

    </br>

    </br>
12057七星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