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亂世逐流 > 第十章 執行“家法”
    陽城的某個不知名小院,是謝道韞的臨時住處,不過此時她那原本素雅的閨房,像是狼群打過架一樣,難以形容的雜亂,整個房間堆滿了酒氣。

    這不像是大才女的住處,倒很像是陳年酒鬼的居所。

    大門外,一宿沒睡的超級劍客王蒙,倚靠著門板,雖然眼圈浮腫,但依舊守衛在門口不讓閑雜人等靠近。

    昨夜的事情,他會當什么都沒聽見,不然將來可能小命不保。

    天空露出魚肚白,床上躺著的趙川,艱難的把自己的胳膊從謝道韞溫軟的懷抱里抽出來。

    他發現對方居然就穿了一件薄薄的肚兜。

    左手邊的王孟姜雖然也穿了衣服,卻跟謝家明珠差不多,也是一副春光明媚的樣子。

    至于長安君,白玉一樣的肩膀和大腿露在外面,毛毯裹著上身,在床的邊角睡得香甜,想來里面也是穿得很清涼的。

    自己昨夜沒有脫她們的衣服?

    趙大官人看了看穿戴整齊,甚至連鞋子都沒脫的自己,一臉懵逼,這違和的場面讓人感覺異;闹!

    他是無辜的,他是純潔的,至少昨夜是這樣!

    四人同床,三個女人身上的酒氣,簡直要把他熏暈了,這是喝了多少酒?

    現在天亮了,這幾個女人依然處于醉死狀態,嘴角帶著笑容。房間里到處都是空著的酒壺,很大的那種。

    呃,昨夜喝斷片了,到底發生了什么荒唐的事情?趙川有點沒明白狀況。

    這三個妹子衣衫不整,而自己的衣服卻像是沒動過一樣,難道是還沒睡醒在夢里,或者是發生了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情?

    或者還有別的男人來過?

    趙川努力的回憶著,仍然毫無頭緒,不過有一點可以確定,他確實沒做什么出格的事情,或許昨晚對三人有“走心”,但絕對沒有“走腎”。

    房間里放著王孟姜十分鐘愛的那把吉他,還有謝道韞經常寫字畫畫的硯臺毛筆,還有扔在地上到處都是的衣服,還有亂涂亂畫的紙張,趙川似乎明白了什么。

    感情放縱的似乎是這三位美女大人呀!

    趙大官人托起下巴,看著熟睡的三位,若有所思,大概昨天他不是主角,嗯,在斷片之后。

    事情要從一天前開始說起。

    當趙川從桓沖的營地返回后,就心急火燎的要進陽城,因為他已經從陸納那里知道謝道韞和王孟姜兩人都在這里!

    哼哼,這兩個小妞,已經撩撥了他太久。

    早就該吃的到現在都沒吃。

    趙大官人決定今夜就將她們就地正法!生米煮成熟飯,把事情定下來再說!

    不過長安君倒是個麻煩事,趙川決定先帶著她跟謝道韞她們見見面再說其他的事情。

    安排好軍務,讓劉軌主持大局,諸葛侃負責營中要務,趙大官人就帶著美艷又英姿颯爽的鮮卑妹子進了陽城。當然,他送上了陸納的手令,身后還跟著五十個沒有攜帶弓箭的親兵。

    城門官是陸納的心腹,自然知道趙川的身份,拿到了手令之后,連忙殷勤的開門,順便把王孟姜等人的住處,也告訴了趙川。

    王家小妹比謝家明珠開明,趙川決定先易后難,先去王孟姜那里把長安君介紹一下,然后再一起去找謝道韞,這樣會比較穩,因為謝道韞是個懂得“顧全大局”的女人。

    這樣雖然有點卑鄙,但趙大官人表示臉皮只是等閑,他要的是后宮。

    魚他想要,熊掌他也想要,他甚至還想要啤酒炸雞。

    離王孟姜的小院不遠,就能聞到一股刺鼻的硫磺味道,嗯,還有那種后世熟悉的火藥味,仿佛讓趙川記起來自己小時候去過制造鞭炮的小作坊,嗯,熟悉的味道。

    這讓他大為不解!

    王孟姜出水痘的時候,哪怕身上爛了,也很講究,把自己盡量弄得干干凈凈的,怎么她的宅院附近會有硫磺的味道?

    莫非是這里有一個天然的溫泉,而且還是那種硫磺溫泉么?

    這也太他喵的會享受了吧!

    “王大哥,你去幫我們找點吃的東西來吧!

    院子里傳來王孟姜疲憊的叫喊聲,很快,一個黑乎乎,衣服上沾滿了木炭的“臟人”,打開門,然后就看到了一襲白衣的趙川,還有他身邊身材火辣,皮膚白皙,五官精致,風華絕代的鮮卑美人長安君。

    看到了對方,三人都是一愣神。

    “那個……你是王蒙大哥?呃,王蒙大叔?”

    之前的王蒙白衣飄飄,也顯得年輕(雖然年齡已然不小了),現在看上去,老態了許多,很像后世黑煤窯里的挖煤礦工。說他是丐幫幫主估計都有人信。

    看到趙川,王蒙明顯的如釋重負,在他耳邊說道:“趙大當家的,快去管管你的兩個女人吧,我已經要受不了了,這就告辭!

    王蒙甩鍋飛快,逃之夭夭。

    哈?發生了什么事情?

    趙川覺得莫名其妙。

    兩個女人?

    他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

    果不其然,一推開門,就被院子里的場景驚呆,瞬間整個人都不好了。

    這尼瑪跟前世那些危險的火藥作坊一個鳥樣啊,熟悉的味道,熟悉的配方!

    王孟姜跟謝道韞兩個蠢女人,正在院子中間煮什么東西,貌似是在提純硝石!

    院子的墻角,似乎還堆著一些木盒子,里面是黑乎乎的東西。

    尼瑪!不會那次無聊跟王孟姜說起黑火藥的事情,這蠢妞真的想做出來吧,怎么謝道韞也跟著她一起瘋狂?她不是那樣的人?

    這滿院子的類似黑火藥的東西,如果碰到點火星……會把這兩人炸上天的!

    火藥即使是燃爆,然而數量太多的話,也是會急劇爆炸的,至少會大面積起火,到時候短時間內空氣中的氧氣被消耗完,什么人都難逃一死!

    說到火星,趙川瞳孔一縮,因為院子正中間有個爐子正在煮硝石……

    “長安君,你去讓親兵準備水來滅火,速去!”

    鮮卑妹子被趙川黑鍋一樣的臉色嚇壞了,哪怕在那個夜黑風高的殺人夜,面對姚萇,哪怕是在山洞里和怪蛇搏斗,她都沒見過趙川這么可怕的表情。

    “好的,郎,郎君,我這就去!彼咭徊脚苋降碾x開了,很快,幾個壯碩的士卒就端著銅盆,心急火燎的沖進院子,不由分說對著爐子的火苗潑水……

    很久以后,所有人都已經離開,在謝道韞的住所,在她的閨房里,趙川回頭對長安君說道:“現在我要執行家法,你去準備一根柳條和鹽水,快去!

    王孟姜暫住的小院已經被趙川派人嚴密封鎖,蒼蠅都飛不進去了,F在他們一行人是在謝道韞這邊。

    將長安君打發走,坐在床上的謝道韞和王孟姜兩人都嚇得花容失色。

    王家小妹私自去堂邑賑災,回來可是被王羲之執行了家法的,屁股挨了十鞭子,這還是郗璇夫人放水,不然半個月下不了床。

    趙川早已今非昔比,對自己的女人執行“家法”,也是說得過去的。

    打是親罵是愛,執行家法,恰恰是愛護的表現,若是不聞不問,才是會讓兩個女人的心涼透。

    世家出身的謝道韞和王孟姜,自然是知道規矩的。她們是怕疼的同時,也害怕激怒趙川,害怕失寵。

    雖然她們還沒弄明白對方為什么會發這么大的脾氣。

    至于趙川身邊那一眼就能吸引人目光的漂亮女子,則是被她們暫時放過了,畢竟現在是理虧在先,誰也沒想到趙川會來得這么快啊,本來想給一個“驚喜”,沒想到驚喜沒有,倒是多了點“驚嚇”。

    很快,長安君就把柳條和鹽水拿來了,鮮卑妹子在趙川耳邊悄悄的說道:“郎君,適可而止啊,這玩意打上去特別疼的,兩位世家千金打壞了怎么辦?”

    她已經知道眼前兩個女孩的身份,自然是有些心虛的。

    謝道韞和王孟姜都低著頭咬著嘴唇不說話,也沒有跑。

    嗯,她們的手腳都被趙川捆住,跑也跑不掉。

    這個時代,就是男尊女卑,女人做了錯事就難逃懲罰,即使是謝道韞和王孟姜這樣出身世家的“知識分子”,也難逃枷鎖,對趙川的“家暴”甚至都沒有反抗。

    “如果求情有用,要警察干嘛?”趙川側過頭對長安君冷冷的說道。

    他也沒解釋什么叫警察,倒是王孟姜聽得眼睛一亮。

    “既然你幫她們求情,那你來執行家法吧,記住,脫了褲子打屁股,一人二十下!

    “哈?川哥哥,你真打?”

    王孟姜難以置信的抬起頭,她還以為所謂的懲罰就是“很x很暴力”的那種少兒不宜的游戲呢,她又不怕跟趙川發生點什么。

    沒想到是真的執行家法啊,還要打屁股,太丟人了!

    謝道韞不滿的瞪了王孟姜一眼,都是這個不安分的家伙拖自己下水,不過剛才長安君的求情讓她對這個女孩多了一絲好感,至少,不算是個心很壞的人吧?

    錯了就是錯了,她可沒打算跑。

    “長安君,你是馬背上長大的女人,馬鞭應該玩得很熟吧,別放水,你包庇她們,我就放過她們,專門打你一個!

    丟下這句話趙川就出去了,只剩下三個女孩面面相覷。

    “那個,兩位姐姐,我叫長安君……是鮮卑人!彼龥]有說自己是可足渾氏,還跟燕國皇后是嫡親姐妹。經歷過一些事情長安君已經知道,有些仇恨,是會殃及池魚的。

    鮮卑人!

    謝道韞驚訝的抬起頭,發現長安君的發飾上插著“金步搖”,果然是鮮卑女人的發飾。

    還別說,配合她那烏黑的秀發,女人看了都有點心動更別提男人了,謝道韞感覺這個女人的身份來歷并不是簡單的“鮮卑女子”四個字就能概括的。

    步搖只是中國古代婦女的一種首飾,取其行步則動搖,故名,當年慕容家的先祖來到洛陽,見到這種發飾,驚為天人。

    隨后他們自稱金步瑤,慕容鮮卑的金步搖與漢族的不同,其構成步搖的基礎飾件是步搖葉片,即搖葉。

    《十六國春秋·前燕錄》中就對慕容部落的得名作了詳細的記載:“慕容廆,昌黎棘城人(今朝陽北票)。曾祖莫護跋,于魏初率其部入局遼西,從司馬宣王(即司馬懿)討公孫淵,拜率義王,始建國于大棘城之北。見燕代少年多冠步搖冠,意甚好之,遂斂發襲冠,諸部因呼之‘步搖’,其后音訛,遂為‘慕容’焉。祖木延,父涉歸,以全柳城勛進拜單于,遷邑遼東,于是漸變胡風,自云:‘慕二儀之德,繼三光之容,遂以慕容為姓!

    總而言之,長安君頭上戴的發飾意義重大,也是辨認她來歷的重要線索。

    “那個,兩位姐姐,要不我就抽一抽床單,抽幾下意思一下吧!

    長安君小心翼翼的建議道。她并不認同趙川的這種“家法”,最主要的是,她心里對趙川這個人并不畏懼。

    謝道韞跟王孟姜兩人對視一眼,這鮮卑丫頭也太傻了點,打過沒打過,你當趙川看不見?他又不是瞎子!

    “這次雖然不知道為什么他那樣生氣,但我們可以事后再去問,今天這頓打,還是不要逃了,做錯了事情就是做錯了!

    謝道韞有點死腦筋,王家小妹撇撇嘴,不知道要說什么才好,她可是不想被打屁股的。

    “兩位姐姐,我去跟趙川說吧,他要懲罰我的話,那我也認了。我不覺得你們做錯了,所以我也不會執行他任性的決定!

    長安君深吸一口氣,她習過武,自然是不怕被柳條抽,但趙川女人不少,這一下勢必會失寵,對于依附于男人的女人來說,失寵是最致命的事情。

    她的親姐姐害怕失寵,就能推她進火坑,這次要不要“出頭”呢?

    剛才進行了激烈的心理斗爭,長安君最終還是決定跟趙川好好“講講道理”。

    謝道韞心中一震,這個女人若不是特別單純,那定然是大奸大惡之輩,城府深到雁過無痕的地步!

    她先決定看看再說。

    “沒事的,你們放心吧,我先出去了!遍L安君露出一個很勉強的笑容,拿著柳條就出去了。

    “我真擔心她心機深沉!

    “這女人愛川哥哥愛到骨子里了!

    謝道韞跟王孟姜兩人面面相覷,她們心中所想的東西完全不同。

    (本章完)

    </br>

    </br>

    </br>

    </br>
12057七星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