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亂世逐流 > 第六十六章 虛弱的繁華 夜話
    梁影在趙川懷里調整了一個舒適的角度,兩人和衣而臥抱著睡在一起。

    不敢脫外衣,許久不見,郎情妾意,的怕出事。

    把第一次交代在這里,無論是趙川還是梁影都難以接受。人家洞房都還要把聽墻根的趕走呢,這里是楊氏的祖宅,還是人家媳婦生孩子的日子,作為客人,哪怕是恩人,做那種事情都是很不尊重的行為。

    “當初苻生那么強大,為什么你就敢對我下手呢,還那么色,我是很久以后才明白你當初是多么大膽,為了美色簡直不要命了!

    梁影幽幽的問道,手指拂過趙川的胡渣子,有些扎手,她喜歡這種刺而不痛的感覺。語氣帶著埋怨,心里卻充滿了得意之情。

    畢竟,她的魅力大到一個帥哥冒著生命危險去勾搭。

    想當初認識一天,趙川就敢吻她,就敢進木桶和她一起洗鴛鴦浴,而且知道她是苻生的未婚妻,這種豹子膽也是沒誰了。這讓梁影感動,并且認為趙川值得以身相許。

    年輕的女子,初戀就是會這樣不顧一切。

    “還好吧,那個苻生,當時我不能把他怎么樣,搶了他的未婚妻也不錯呢,誰讓你那么漂亮呢,我是男人又不是太監!

    趙川無所謂的說道,卻在輕輕撫摸梁影的秀發,指尖傳遞著內心的愛意。

    “死鬼,就是喜歡你這種壞壞的感覺!

    “壞嗎?今晚不能壞,過段時間等洞房了,你才會知道我有多么壞!

    趙川嘿嘿嘿的笑道,親吻著梁影的臉,沒想到他卻感覺到了對臉上濕濕的,咸咸的。

    “你哭了?有什么事情不開心么?”

    “沒有,只是想謝謝你當初對我下手,如果嫁給苻生,可能我現在會生不如死。在弘農這里,都能聽到苻生虐殺仕女的傳聞。更何況你還對我這么好。

    不是不開心,而是你回來,我覺得太好了!

    “大恩不言謝,你拿什么謝我?”

    “以身相許啰!

    “你本來就是我的,不行,換一個!

    “幫你生個兒子!

    “女人結婚,多半要生孩子的啊,這個也不算!

    “我身無長物,不知道了!绷河按反蛑w川的胸膛,這家伙明擺著就是在調侃她。

    “幫我處理一下政務吧!壁w川這話在現在的年代當真是驚世駭俗。

    “處理政務?你還真敢說呢!绷河耙贿吳椴蛔越侵w川的臉,一邊不自信的呢喃道:“我給你在家帶帶孩子說不定還行,處理政務,那還不把洛陽弄得一團糟。

    還是算了!

    “現在住在洛陽的人里面,十個人有一個人識字,我就要偷笑了。你讀過那么多書,琴棋書畫都會,難道不應該站出來做點什么嗎?”

    “那……我就勉為其難的試試看吧!绷河耙荒樋嘈,雙手捧著趙川的臉頰,注視著他。

    月色下的那雙眼睛,柔媚清澈,靜水流深。

    “本來還有點生氣,你去了趟江左就帶女人回來,F在想起來,我聰明,人家也不傻啊。

    是金子哪里都會發光,到哪里去找你這樣的好男人呢!

    梁影幽幽一嘆,很多事情是明擺著的。她給長安君和趙川制造機會,結果這位鮮卑傻妞分分鐘就深陷情網,趙川現在的條件,就跟他那次講的“唐僧”一樣。

    很多女妖怪都盯著呢!

    當年在長安趙川就是許多貴婦和深閨小姐的夢中"qingren",當然,她們未必看得起他,地位類似于后世的舞男牛郎罷了。

    “其實呢,我覺得一個人活著,比死了更需要勇氣和毅力。我渾渾噩噩的過一世,當然很容易,甚至可以過得很滋潤。

    但上天給了你各種好條件,比其他人高,就是為了讓你能夠站出來,為天下人做更多的事情。

    這就是儒家所謂:窮則獨善其身,達則兼濟天下。

    既然你有這個條件,就不應該躲起來只顧自己。

    現在萬事俱備,是我該站出來的時候了!

    趙川這話說得很是振振有詞。

    沒想到梁影在他的腰間捏了一下,沒好氣的說道:“你再這樣,我都不認識你了。那是圣人,不是我的男人!

    “不不不,我一點都不是圣人,相反我很好色呢!

    趙川并沒有告訴梁影他為什么要野心這么大,自保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則是,現在的世界,真的很無趣!

    “唉,我寧愿你是色鬼,也不愿你是那種人人都要仰望的圣人,色鬼至少有血有肉,有喜怒哀樂,我還會覺得自己的姿色可以迷惑吸引你。

    而圣人距離好遙遠,觸摸不到,讓人害怕,讓我覺得自己可有可無!

    趙川突然想起一件事來。

    歷史上梁影嫁給苻生,初期生活還算和睦。一日梁影在樓臺上看到一位大臣長得很帥,就跟苻生夸耀對方貌美,結果苻生事后就砍下那位大臣的頭送給梁影……苻生就是這樣霸氣的漢子。

    梁影這家伙,還真是喜歡帥哥呢,難怪當時那么容易就掉入愛情陷阱,如果換了謝道韞,趙川覺得自己肯定很難得手,那也就沒有后面的事情了。

    “長安君啊,是我給你找的一個緩沖人物,她沒有心機,每個人都不會討厭她,而這個人的身份,又足夠自保。

    有這個人在,以后家里就算吵翻天,也能有人居中調和,緩解矛盾,江左來的那幾位,應該都很喜歡她吧!

    “嗯,謝謝你!壁w川不知道應該說什么,美人恩重,不外如是。

    長安君確實很討喜,因為她沒有威脅。世家當道的今天,趙川不可能讓長安君這種鮮卑出身的女人當正室,她的子女,也不可能“繼位”。

    不過從更深一層說,梁影此舉只怕也是希望為自己找盟友吧。

    就像謝道韞和王孟姜出自江左大世家名門,從小就在一起玩,到時候彼此親近是必然的,畢竟她們之間很熟,而且她們的父母兄弟跟對方的父母兄弟之間也很熟呢。

    “王猛跟我說,當年商鞅立木立信,長安君就是你在鮮卑人那里樹的一根木頭,將來對于瓦解鮮卑慕容的統治,有著莫大的好處,你要善待她才是!

    “放心吧,我會善待她的,當然,我也會善待你,善待你們所有人,任何時候,都不會拋棄你們之中任何一個!

    “行啦行啦,我雖然心里希望你把謝道韞她們趕走,但如果真那樣,你也就不是趙川,不是我所愛的人,還真是矛盾呢。

    因為你會善待她們,所以我相信你也會善待我,人生還真是很矛盾呢!

    趙川輕輕將梁影推開,下床點燃油燈。

    廂房里有紙筆等用具,楊家畢竟是詩書傳家的大世家,就算是落魄了,這點底蘊還是有的。

    “我住長江頭,君住長江尾。日日思君不見君,共飲長江水。

    此水幾時休,此恨何時已。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負相思意!

    看了趙川寫的詩,梁影只覺得眼睛有些干澀,被無名的風吹得生疼,淚水止不住腳步的往下,順著臉頰一路朝下,直到最后落到紙上。

    “別哭了,再哭我把紙燒了啊!壁w川小心的吹干紙上的墨跡,最后將其一卷,遞給梁影說道:“送給你了!

    “老天怎么讓你這種家伙到人間的,專門來禍害我!绷河耙话褤屵^寫著詩句的紙卷,用衣袖擦拭著臉上的淚水,幽怨的說道:“看到我哭,也不知道拿個手絹過來!

    呃,淑文的手絹,還是不給比較好,不然又是一堆事情呢。

    趙川在遲疑之中,梁影早已自己拿手絹擦干了眼淚,她一個女兒家又怎么會沒那種東西呢,只不過小性子使然。

    “很多事情就像是夢一樣,看上去越美麗,破滅的時候,就會越發讓人痛不欲生!

    梁影把頭靠在趙川的肩膀上,喃喃自語的說道:“我好想和你就這樣靠著,一輩子,什么都不做就好了。知道嗎?我爹說你這個人,是他見過最離經叛道,無法無天,至今都看不透的人。

    我真怕你把天捅破了!

    這不是第一個對趙川說類似話語的人,謝道韞也說過。至于王孟姜,還是別管她了,那家伙希望趙川走得越遠越好,她好期待趙川所描述的“新世界”。

    “世道艱難,但總需要有人去做。我今夜救了楊家的一位產婦,實際上,對于這個世道沒有任何影響,將來我們一起努力,可以救更多的人,對世道有更大的影響。

    就從洛陽開始!

    此時的梁影,只覺得自己的男人雄心萬丈,卻并沒有想過他會遭遇什么,他的敵人到底是誰。不過就算知道了,她也明白趙川該怎么樣還是會怎么樣,無法勸阻。

    你不能在道理上說服他的話,那便毫無意義。趙川就是這樣開明而固執的人。

    “選擇了我,就等于選擇了一條從來沒有人走過的路,你現在已經上了賊船,一輩子都沒辦法下船了!

    趙川吹滅油燈,和梁影十指緊扣,兩人就這樣坐在床頭,看著天上一輪皎潔的明月。

    梁影不動聲色的輕嘆一聲,現在感覺太好了,要是能和趙川巫山,水乳交融,那就完美了。

    她也許一輩子都不會忘記這個美麗夜晚。此情此景,值得永生回憶。

    趙川他們休息了,楊家老爺子楊隆可沒休息。古代孕婦生了孩子,可不算脫離危險期,直到過了午時,才算忙完。

    楊府大廳內,楊隆端坐于書案前,一個下人小心翼翼的回復道:“馬婆子回去了,她說少夫人的情況好得不能再好,這里不需要她盯著了,只要不走動,不會有大礙的!

    這位楊府的家丁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今天的事情,還真是一波三折,折騰得人夠嗆啊。

    趙川……何許人也?

    楊隆想問題想得出神,一時間居然忘記回話。

    “老爺……”這位家丁簡直無語,半天不說話,到底要怎么樣嘛!

    “小少爺情況怎么樣?”楊隆沉聲問道。

    那位下人帶著喜悅說道:“挺好的,聽奶娘說,吃了少夫人的奶,睡著了已經!

    如果趙川再此,肯定會嘲諷一句:愚蠢的人類,不要小看抗生素和先進醫療器械啊魂淡,后世國內產婦大于95%的成功率,你以為是開玩笑?

    “那就好,你下去吧!睏盥]揮手,淡淡的說道。一個家丁,他自然不需要對其和顏悅色。

    但那個趙川就不一樣了。

    他做完事情,就去休息,恐怕是有備而來,留時間給自己和楊家思考,消化,揣摩。

    結交這樣一位“奇人”,到底值得不值得。

    他的大軍,已經控制汜水關和洛陽。

    和他一起的梁影,明顯是那種關系,而梁影的父親梁安,現在是秦國潼關守將!

    乖乖啊,此人軍隊不算多,人脈不算廣,卻都是要害之處!

    兩關一川一山,形成了一個以洛陽為中心的小王國,弘農被夾在中間。前前后后,都是趙川的勢力范圍。

    人家現在過來給你的兒媳婦接生,救了兩條命,明天跟你談合作條件,你能說不?你敢說不?

    楊隆發現,吃不了兜著走這句話,好像挺適合自己的,如果楊家拒絕的話。

    情感上,道義上,利益上,好像都沒有拒絕的空間,被吃的死死的,偏偏這廝沒說半句威脅的話。

    “自古英雄出少年,厲害,真是厲害!善戰者無赫赫之功,難怪王猛老弟對此人如此推崇,收其為徒!

    楊隆心想,先不說別的,就說這難產。

    以后難保楊家的嫡系生孩子不出問題的,和此人交好,怎么說也算留個保險吧。

    大家族當中,嫡系子弟的性命最為重要。

    為什么呢,因為嫡系乃是正妻所出,而正妻的娘家,也多半是門當戶對,各種資源豐厚的主,這樣嫡系子弟就能得到兩家的助力。

    而庶出的話,女方家里多半不咋地,生來就“缺條腿”,在拼爹的古代,如果爹一樣的話,那就得“拼舅舅”才行。

    “來人啊,楊結去了許都,派人去叫他回來,或者讓他直接去洛陽!

    一聲令下,楊老爺子已經有了決斷。

    過了這個村,可就沒這個店了。楊家已經沉默了很久,趙川此次前來,一出手就救了兩人,用句迷信的話說,這叫“天送貴人”。

    如果不知好歹,必遭天譴。

    </br>

    </br>

    </br>

    </br>
12057七星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