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亂世逐流 > 第八章 不對勁
    “你的要求,就這么低?”

    趙川難以置信的看著康權,完全沒辦法接受對方提出來的條件,不是太高,而是……實在對不起對方的身價。

    “我想讓你有一天讓能我和我的夫人及子女,一起飛上天,哪怕半個時辰都行,我就這個要求,不要說你做不到。

    洛陽東城門的那個長廊上貼的招賢榜,就已經證明你絕非泛泛之輩了!

    腦子里回響著康權剛才提出的要求,他的要求對此時的權貴們來說或許是強人所難,但對趙川來說,十年之內,就是一件非常簡單的事情了。

    熱氣球上天,并沒有什么特別了不起的,至少趙大官人不認為有什么了不得。

    “主公,我強烈建議,忘記這件事,然后該做什么做什么,相信十年之內,主公一定可以在關洛之地有所作為。

    今天在下替主公算了一卦,乾卦九三,君子終日乾乾,夕惕若,厲,無咎。

    卦象本身是極好的,但在極好中暗藏著極大的危險,暗合物極必反之說。

    主公平日里勤勉慎行,與卦辭相合。因此預料此行收獲雖然會極大,但其中暗藏的風險,不可不防。

    君子不立于危墻之下,那些寶藏,恰恰不必真的太當回事,有更好,沒有的話,也不是壞事。

    主公應該明白,天下一統,人心所向,決定大勢的不是身外之物,恰恰是人心啊!

    康權聲音不大,但擲地有聲。

    趙川的面部變得緩和,看得出來,康權對自己是沒有惡意的。而且他感覺這個人的人品比較有保證,純粹的一種直覺。

    只是已經到了今天這一步,他還能退嗎?他有說不的權利嗎?

    沒了洛陽寶藏,謝家會讓謝道韞呆在自己身邊嗎?

    自己從前的布局,都是以寶藏歸謝家,驅虎吞狼為前提的,沒有寶藏撐腰,謝家就不會站出來,到時候自己應該何去何從?

    天下大勢,不是一本詩集,一身絕世武功就能決定的。其中不僅包含千萬人的努力,還有天理昭昭,順之者昌的覺悟。

    此所謂雖千萬人吾往矣,就算是龍潭虎穴,他趙大官人也要去走一遭。

    “先生美意,在下心領了。只可惜去還是必須要去的,這一點沒有回旋的余地,不過我會小心謹慎些的!

    康權沒有說話,而是對著趙川拱手一拜。

    “在下告辭了,待主公平安歸來,在下即刻去以太館報到!

    很現實的說法,如果趙川不能平安歸來,說什么都是廢話,康權可不會跟著一個死人混。

    換了誰也是一樣!

    康權剛剛出趙川書房的門,就看到一臉淚痕的謝道韞站在門口,眼睛紅得像兔子一樣。

    他低頭彎腰對謝道韞拱手告辭,白天見過面,康權當然知道對方是誰,這種場合,多說一句話,多看一眼都會讓人產生不好的聯想。

    “道韞,進來吧,我早就知道你在門口!

    趙川拿起桌上的小酒壺,對著謝道韞搖了搖。

    “我想喝酒,你去拿酒來吧!

    謝道韞用衣袖擦了擦眼角的淚水說道,她跪坐到桌案前,目不轉睛的看著桌上那副圖。

    “那好,你等著,我馬上就回來!

    趙川酒拿來了,謝道韞倒了一杯,對他說道:“你先喝,你要多喝一點,喝多了,你明天就不會去那個迷宮了!

    說到最后一句,她的話語都帶著哽咽。

    “沒事,明天的事情,明天再說吧,今天我們先把交杯酒喝了!

    趙川坐到謝道韞身邊,又倒了一杯,微笑著問道:“交杯酒會喝吧,這樣?”

    嫵媚一笑,謝道韞乖乖的和趙川手挽著手,喝下了對方手里的那杯酒,媚眼如絲的問道:“喝完交杯酒,是不是就要洞房了?”

    呃,你這是什么腦回路?

    還不等趙川反應,懷中美人的紅唇已經襲來,雙手如同狩獵的蟒蛇,纏住趙川的脖子,瞬間就將他的理智淹沒。

    趁著熱吻的勁頭,謝道韞不動聲色的拉開自己的腰帶,衣衫開始滑落……然而很快她那白嫩的玉手無力的垂下來,整個人像是骨頭被抽掉一樣癱軟在趙川懷里。

    眼皮很沉,視野變得朦朧,趙川的身影都在晃動,是剛才的酒后勁太大了么?

    “我永遠都會用生命去愛你保護你,至死不渝,不會讓你受一點點傷的,我的道韞!

    長著繭的大手撫摸著謝道韞的額頭,然后向下,拂過她的眼睛,然后美人的呼吸開始平穩起來。

    “傻妞,一看你的樣子我就知道你要做什么。我不去找寶藏,你可就慘了!

    趙川嘆息了一聲,整理好謝道韞身上已經散亂的衣衫,一個公主抱,就將美人抱起,三步兩步就來到謝道韞的廂房內。

    王孟姜像是條死魚,雙目無神的躺在床上。

    今天是謝安邀請她來和謝道韞一起住的,但她做的事情,卻是將自己的男人推到自己好姐妹的床上。

    做了就做了,但心里很難受啊,王家小妹甚至能想象那兩人巫山是多么投入多么快樂。

    “誒?川哥哥,你怎么來了?你不是……”

    你不是在跟道韞姐玩“大人游戲”嗎?

    她差點把這話脫口而出,不過看到似乎已經陷入昏迷的謝道韞,就發現自己多此一問了。

    趙川將謝道韞放到床上,這是系統給的安眠藥,沒有24個小時,根本不會蘇醒,整個人都會進入深度睡眠狀態。

    “我迷暈了她,現在我讓孟昶帶一隊騎兵,護送你跟你道韞姐去滎陽,這幾天不要過來了,我會通知謝玄帶兵來取寶藏,到時候你們跟著大部隊一起來洛陽就好了,聽明白我說的了嗎?”

    聽了趙川的話,王孟姜沉默了,很久以后,她才幽幽的問道:“你是不是要下地宮?是不是可能一去不回?你是不是為我跟道韞姐安排好了后路?這些謝玄都知道對不對?”

    不得不說,謝道韞是局中人,太在意自己“籌碼”的身份,總是會有玉石俱焚的念頭。

    謝道韞總認為,趙川不為了她冒險也沒什么,沒有寶藏也是可以的,她愿意為這個男人做任何事,她付出了自己全部的真心。

    但真心不一定能換來百分百的幸福,作為局外人的王孟姜就看得比她清楚多了,也冷靜多了。

    “是的,希望不要發生什么意外。如果,我是說如果我回不來了。你們就回江左,渡過平凡的一生吧,你若是看得上謝玄,就嫁給謝玄吧!

    啪!

    王孟姜的小手像是拍蚊子一樣打在趙川左臉上。她的動作很慢,但趙川沒有躲避,硬是接了這一耳光。

    “你跟我說的那些,都是假的嗎?天上飛的飛機?地上跑的汽車火車?還有不用燒油就能亮的燈?你如果死了,誰帶我去看那些東西?

    我將來嫁給一個呆子,什么都不懂,你讓我怎么辦?你為什么要出現在我面前?你不在了,我都不知道要怎么生活,跟誰說話,生活真的很無聊你知不知道?”

    兩人就這樣對視著,突然,王孟姜破涕為笑,如同出水芙蓉一樣清麗素雅,慢慢的靠在趙川胸前。

    “我會照顧好道韞姐的,你也要平安回來,現在一切順利,說不定你說的那些,真的會有實現的一天。

    無論發生什么,我都相信我們以后會好好的,你是我的川哥哥,無論將來我們變得多老,你都是那個在會稽運河的畫船上,在星空下跟我說著天下大勢的川哥哥!

    “我知道了,我一定會找到寶藏平安歸來的!陛p輕拍打著王孟姜的背,趙川松了口氣,總算這兩位自幼就一起玩耍的閨蜜沒有變成修羅場。

    “川哥哥,臨走之前,不獎勵我一下嗎?”

    呼的一下,王孟姜吹滅了油燈,屋子里變得一片漆黑,黑暗打開了禁忌的鎖鏈,兩人身影慢慢貼在一起……

    謝道韞的房間外,有一個黑影停留了許久,似乎一直在偷聽房間里的動靜。

    不過好像沒有這位神秘人所期盼的事情發生,片刻之后,房間內的油燈燃起,趙川背著謝道韞,王家小妹跟在身后,三人出了大門,朝著街角走去。

    “切,二女共侍一夫,還是名門世家的女人,真不覺得羞恥,剛才我還以為你們會真的辦事呢,原來也就親親嘴!

    黑影沒有進屋,而是低聲自言自語四處尋找著什么,很快,這個人無聲的翻進對面的一個院落……

    孟昶作為趙川的鐵桿,入主洛陽以后,也分到一處幽靜的別院。

    不大,但是雅致,書香門第出身的趙安宗很喜歡這個地方,不僅安靜,適合養胎,而且仆人親衛一個不缺,趙川可以說是很體貼的上司了。

    “夫君,你早去早回啊,孩子都五六個月大了呢!

    趙川深夜讓丈夫護送兩位還未成親的“準夫人”,這是信任,卻也讓趙安宗無奈。

    孟昶這個“大黑熊”老實本分啊,又能打,在身邊多靠得住啊,心里都是踏實的。

    “沒事,送到謝玄那就行了,我送到了就回來耽誤不了事情!

    趙安宗體貼的給孟昶系好披風,推著他出了房門。

    “到底是什么事情,需要親衛深夜護送?”趙安宗并非泥腿子出身,基本的政治敏感性還是有的,甚至比流民出身的孟昶高多了。

    “難道是桓溫?還是遷徙陵墓的祭祀大典?”趙安宗百思不得其解,她想找蕭文壽問一下,卻又不太好意思。

    從前是閨蜜,現在自己的正室夫人,對方是丈夫上司的小妾,還是不怎么受寵的小妾,她見了自己,會不會有什么不好的想法?

    趙川應該沒什么事情的吧?

    趙安宗想起趙川曾經跟她說的,如果跟了自己,一定會不幸,但如果跟了孟昶的話,他會把你捧在手心。

    今天看來,自己達不到被捧在手心的程度,畢竟孟昶這個人有點不解風情。

    但現在的生活,卻是自己一直以來所期待的,這么說來,確實是沒嫁錯人。

    謝道韞,王孟姜那樣的女孩,自己拿什么去爭?

    想一想,其實趙川這個人,還真是跟其他男人有些不一樣,他是真心的憐香惜玉,不是裝出來的。

    “希望你沒事吧,因為你是個好人,你還管著我家孟昶,要是你出事了,我這日子可就不好過了。不止是我們家,很多跟著你的人,都會倒大霉,所以你千萬不要有事啊!

    趙安宗慢慢躺在床上,盡力平靜心緒。

    而在趙川給康權所安排的院落里,卻發生了一場激烈的沖突。

    康權的夫人手里拿著繡花針,一臉羞怒的看著對面站在丈夫旁邊的美艷年輕女子,氣得渾身發抖。

    而且對方的長劍還橫在她的脖子上。

    “郎君啊,你奪走我貞操的時候,可沒有說你是有夫人的啊,我從長安一路找到這里,可憐我肚子里的孩兒啊,苦了你了啊!

    胡說八道沒有底線,鄒媚兒假惺惺的擠出幾滴眼淚,在已經呆滯麻木的康權臉上親了一下,留下一個鮮艷的紅唇印記。

    “師妹,不要玩了,有什么事情直接說,我知道我打不過你!

    鄒媚兒果斷的收劍,在康權夫人錯愣的目光中,閃電般的敲擊對方后頸。

    “看來你夫人挺緊張你的,我還以為師兄找了個絕色,就像那位趙川趙大人身邊一樣,沒想到居然……這么普通!

    看到康權很“上道”,鄒媚兒覺得自己也沒必要做惡人,她直接打暈康權的夫人,然后俏生生的站在自己曾經的師兄面前。

    “你明天跟著趙川吧,他要去地宮,我知道的就這么多!眱扇讼嘧R多年,根本沒什么廢話好講。

    “然后呢?你還有沒有什么要交代的?”鄒媚兒覺得康權對自己說得實在太少了。

    “我只想告訴你,當年你跟何法倪能保住貞操,是因為……師父他不能人道,這件事只有我知道,所以你要小心,師父的遺言,每一句都有可能是假的,當然,以他老人家的智慧,九真一假是常態,你就別猜了!

    石破驚天!

    鄒媚兒很早就察覺到師父看自己的眼光不對勁,但沒動手居然是這個原因?好像隱隱抓到什么線索,卻不能識破,要是道安在這里就好了。

    “你走吧,不要打擾我平靜的生活。我夫人比你丑多了,但她也比你好多了,走吧!

    不知為什么,康權這話讓鄒媚兒心里很壓抑,她冷哼一聲,摔門而出,消失在濃厚的夜色之中。

    7

    </br>

    </br>

    </br>

    </br>
12057七星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