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亂世逐流 > 第三十四章 拖后腿的
    這幾天,鄴城皇宮的后宮中彌漫著一股壓抑的氣息。

    小可足渾皇后不管事,整日吃齋念佛,反正慕容偉還未登基前就把妾室都遣送走了,這后宮內也就可足渾太后和小可足渾氏兩位主人。

    平日里王不見王,誰也不干涉誰。

    小可足渾氏所生一子,名為慕容松,乃是她和高玉偷情結下的孽緣,除了當事人之外,包括可足渾太后和慕容偉都不知情,不過就算知情,只怕也會捏著鼻子認了。

    血脈延續,乃是正統性的硬性要求之一。若是慕容偉身體的毛。ㄒ呀浻腥藨岩闪耍┍荒饺荽沟热酥獣,慕容松的身世又被泄露出去,那他這皇位還當真坐不太穩了。

    平日里小可足渾皇后行事低調,不引人注意,也被大多數宮內的仆人所忽視,她沒有給后宮造成什么壓力,喜歡搞事情的是可足渾太后,也就是小可足渾皇后的親姑姑。

    軍隊整編的命令已經傳達出鄴城了,理論上說,沒什么問題,因為無論從哪個角度說,慕容偉都是這個國家的三軍統帥,節制國內所有軍隊,無論是屬于慕容垂的還是慕容恪的。

    只是實際情況和理想狀況還是有些差別的。

    可足渾太后,特別害怕那些驕兵悍將“不服管教”,在有心人的鼓動下嘩變。這種事情在兩晉南北朝期間特別普遍,特別是北朝,城頭變幻大王旗,就算是親兒子親爹都是該動手就不含糊。

    心中有事,心情自然就會不好,可足渾太后這幾天已經打了不少下人的板子。

    “太后,高將軍送來密信!

    貼身太監在可足渾太后耳邊悄悄的說道,隨即將一個信封放到可足渾氏的手上。

    這位正在閉目養神的燕國太后,纖細的手指不自覺的抖動了下,隨后輕聲咳嗽了一聲說道:“都退下吧,若有人敢近寢宮二十步以內殺無赦!

    “喏!”

    寢宮內所有人都離開后,可足渾太后急不可耐的撕開信封,仔細品讀這封前線送來的密信。

    良久以后,她的嘴角微微勾起,帶著笑意伸了個懶腰,心中的陰霾一掃而空!

    快刀斬亂麻!

    可足渾常和高玉兩人,將慕容垂留在后方“掠地”的小股軍隊,全部收編了,目前駐扎在離枋頭不遠的官渡港,隨時聽候調遣。

    至于那些將領,則是有選擇性的“處理”掉了一批,包括那個嶄露頭角的染干津,高玉在信中特別強調,手腳干凈,沒有留下后患,對外就宣稱這些人被晉國的北府軍孫無終部所暗算。

    慕容垂又不是傻子,自然知道這些事情是誰做的,但高玉給可足渾太后的建議是,可以做,但是不能說,就讓慕容垂吃啞巴虧。

    就算他知道孫無終只是背鍋俠又怎么樣?難道他還能翻天不成?雙方都沒撕破臉的情況下,慕容垂也沒有辦法,無非是讓自己的親信以后都跟自己跟緊一點唄。

    這就是高層的政治游戲,除非慕容垂直接公開造反,清君側,這些才能成為借口,而且還是借口之一。

    可足渾太后長出了一口氣,可足渾常這廝作為堂兄弟雖然很不靠譜,但勝在忠心,利益跟自己捆綁。

    在無人可用的情況,也只能如此了。

    還好有高玉這個人盯著,若是沒高玉,可足渾太后還真不放心自家遠房堂兄。

    拿著密信,可足渾太后找到了慕容偉,這位年輕的燕國皇帝,正悠哉悠哉的跪坐在書案前看書。

    這本書乃是“洛陽書局”刊發的,頗為精美,慕容偉也是費了很大力氣才弄到手的,書名叫做《太平廣記》,作者是趙川。

    這大概是慕容偉第一次跟趙川有“神交”,這本書也讓慕容偉改變了對趙川“花花公子”“不學無術”的印象。

    此本書中很多神仙啊,志怪啊之類的,慕容偉也是閑來無事,想從里面找找看,有沒有能讓他“恢復正!钡姆椒,或者傳說也行。

    不過他沒有發現,倒是被書中的那些故事給迷住了,看了兩天幾乎是廢寢忘食。

    “母親來了?可是有什么消息么?”

    慕容偉放下書,抬頭看著可足渾太后。他發現對方面帶笑意,似乎是有好事發生了。

    “你們都退下!

    慕容偉一揮手,太監宮女們自然而然的退到大殿的警戒線外連守門的侍衛都退后了兩步。

    “看看這封信,看完后燒掉,當心隔墻有耳!

    可足渾太后在慕容偉耳邊悄悄的說道。

    打開信,慕容偉的面色變得潮紅,呼吸也急促起來,眼睛里閃現著激動的火苗。

    隨即他深吸一口氣,將信件放在書案上,吐出濁氣,整個人的身體都松弛下來了。

    “大善!總算是了卻了一番心事!

    “宿衛軍將會在枋頭城成立,作為你的親軍。機不可失,失不再來。

    我建議,你下一份軍令,讓可足渾常帶著人馬移防枋頭,然后鄴城我來主持大局,你帶著親隨,出鄴城,到枋頭城檢閱軍隊,將軍旗和虎符授予可足渾常,任命高玉為副將,封他為濮陽郡公!”

    可足渾太后微微一笑道。

    慕容偉倒吸一口涼氣,高玉何德何能封郡公?在慕容燕國的爵位里,郡公僅次于郡王,就算是虛封,沒有實際封地只是個身份象征,那也是極大的榮耀了。

    失蹤了的盧偃,勞苦功高,也不過是個侯爵,可足渾常也是侯爵。

    高玉之前無非是個白身,什么爵位都沒有,這一次性就封郡公,說是一步登天也不為過了吧?

    “漢人有二桃殺三士之計,給高玉封個郡王有何不可呢?”

    可足渾太后輕飄飄的說道。

    慕容偉懊惱的拍了拍腦袋,這才發現自己實在是太年輕了。

    慕容恪也許想著顧全大局,但慕容垂卻是個地道的野心家。除此以外,難道可足渾常就是個老實人么?

    他就會老老實實的被皇帝擺弄,自己沒想法么?

    有了軍隊,可足渾常的胃口定然會膨脹,這是無法避免的事情?勺銣喬蟛挪粫B虎為患呢。

    高玉是可足渾常的“家臣”,如果封爵比對方還要高,那可足渾常會怎么看高玉呢?高玉的心態會不會發生變化呢?這些都是很有趣的問題,可足渾太后覺得看著這兩個人反目成仇,感覺實在是好極了。

    他們之中的任何一個,想要徹底掌控宿衛軍,都不得不借助慕容偉的手,才能把對方壓制住,這樣的話,也就是慕容偉間接掌控了宿衛軍,不會出現下一個“慕容垂”,這樣何樂不為呢?

    說到玩弄權術,慕容偉還嫩得很,而可足渾太后的手腕,卻已經是相當老辣了。

    “母親所言甚是,此番便可完全掌握主動了!

    “那這些事便交給你了。這幾日心神不寧,我回寢宮補覺了!

    又下了一手妙棋,可足渾太后施施然的走了。只剩下慕容偉一個人跪坐于書案前沉思。

    他在想一個不好對可足渾太后說的事情。

    慕容垂會不會狗急跳墻?

    可足渾太后始終都不是男人,她未必能猜透男人的心思。慕容偉覺得,母親還是想的簡單了點,她沒有考慮到一個失去所有的男人,在絕望下所爆發出來的智慧和勇氣!

    就拿自己來說吧。

    以前是沒有女人就一天都不舒服,吃喝玩樂怎么爽怎么來。結果出了那事以后,他慕容偉也可以沉下心來忙于政務,修身養性,嚴于律己。

    人的彈性和可塑性是很強的,千萬不能用老眼光看人!

    但怎么說呢,慕容偉現在還需要依靠可足渾氏的力量,所以可足渾太后的話語權,他是不能剝奪的。

    慕容偉無法想象要是沒有可足渾氏的支持,他的位置還能不能坐穩。

    “唉,沒一個省心的,都是些不安分的家伙!

    他飛速的寫完軍令,分發下去,然后又拿起那本《太平廣記》,津津有味的看了起來。

    洛陽,以太館的一間“實驗室”內,王孟姜挺著大肚子,看著趙川在拿著鐵錘在鍛打鐵條,然后卷彎到一個黑乎乎的鐵柱上面。

    外面的天氣依然有些寒冷,但趙川卻是汗流浹背,看著王孟姜心疼死了。

    “你們幾個都看到了么,就是用這樣的方法制作管子,每一個粗細都要一樣。這只是第一步,后面的還多得很,你們先從這一步開始做起吧!

    趙川對“實驗室”內圍觀的匠人吩咐了幾句,便牽著王孟姜的手出了房間。

    這里又是風箱又是火爐的,不熱才怪,趙大官人早就快要扛不住了。

    “很多地方我教教,他們做起來效果會好得多,洛陽書院規模還是太小了,缺人,缺能用的人!

    趙川向自己的二夫人吐槽道。

    王孟姜瞇著眼睛,眉毛像是彎彎的月牙,嘴角勾起一言不發,就看著身上滿是黑灰的趙川。很久之后才掩嘴偷笑道:“你工作的樣子一如既往的帥,就算沒有那些詩詞歌賦也很帥!

    趙川干笑了兩聲沒有答話,王孟姜古靈精怪的,誰也猜不透她帶著微笑的面容下,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嗯?

    趙川忽然感覺到有什么人在看他,轉身才發現一個相貌干凈而雅致的小和尚,似笑非笑站在離他幾米外的地方。

    正是很久以前和高玉去了鄴城,一直都沒有返回的小和尚法顯!

    “貧僧很久前就算到孟姜施主遲早會為你產下一子,你看,就快應驗了!

    法顯指著王孟姜的大肚子說道,確實快生了,估計也就一兩個月之后的事情。不過趙川覺得法顯這實在是在說廢話,隔幾天就去造小人,要是沒懷上那才是真見鬼。

    你指著一個男人的老婆說她會為你產下一子,這算是預言么?

    正當趙川要發作之時,法顯的面色變得嚴肅,拉著趙川就去了旁邊一間暫時沒什么人的簽押房。

    “法顯,許久不見,你倒是弄得越來越神秘了呢?”

    王孟姜拍拍法顯的光頭,這廝長得太快了,現在身高已經跟接近一米六五的王孟姜差不多了。

    “這是高玉的信,他覺得時機差不多了,隨時都可以,看你的安排。做完這件事以后,他想帶個女人回洛陽來!

    帶個女人回洛陽來?難道是打算回來玩柴刀么?高玉是不知道他那出身瑯琊王氏的夫人和女兒在洛陽苦等他回來么么?

    趙川耳邊仿佛響起了誠哥那句“錯的不是我,都是世界的錯”,心中很是好奇,怎么在那樣險惡的環境下,高玉都不忘采花賊的本行。

    趙川一臉古怪的看著法顯,對方在他耳邊嘀嘀咕咕的說了半天,趙大官人的眼睛越睜越大,一臉不敢相信。

    “雖然難以置信,但事情就是這樣了,F在燕國慕容偉的兒子,不是他親生的,而是高玉的骨肉,千真萬確!狈@攤攤手,也不知道該說什么才好。

    只能說那廝魅力太大了吧。

    法顯覺得這事可能還沒完,因為他經常給高玉放風,那家伙時常跟可足渾皇后私會,用腳趾頭都能想象兩人在做些什么。

    “這事確實可以操作下,不過似乎為時尚早。好了,事不宜遲,你快回鄴城吧,高玉那邊需要一個絕對可信的人來接應!

    “洛陽白馬寺的住持,我提前預定了的,到時候你不要食言就是,告辭了!

    法顯意味深長的瞥了身懷六甲的王孟姜一眼,隨即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我總覺得,法顯小和尚好像有什么話想說卻沒有說的,你不覺得他是個智者么?”

    王孟姜若有所思的看著法顯的背影,心里老是覺得怪怪的,那雙純凈而深邃的眼睛,像是能看到你內心深處一樣。

    “法顯也許是有些神通的人,當然我也不太確定。不過看得出來,他追求的東西,也許和我們都不太一樣吧!

    趙川本來懷疑法顯也是個穿越者,幾番試探后卻發現絕對不可能。但這個人總是讓人感覺心里怪怪的,就好比是一只黑羊混在一群白羊里,老遠就能看得到不一樣。

    撕開高玉的信,趙川的面色漸漸變得凝重起來,他拿出火折子將信件燒毀,沉聲對王孟姜說道:“鮮卑慕容退兵了,我也要帶著大軍出汜水關了!

    </br>

    </br>
12057七星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