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帝霸 > 第724章白云觀主
    進入藥國,李七夜放出了藥道雞,以采摘為鐵蟻煉丹所需要的藥材。藥國本來就是石藥界最大的天然藥園,再加上有藥道雞的幫助,可以說,采摘藥材變得容易了許多。

    不過,藥道雞也給李七夜招來了麻煩。藥道雞乃是無上珍禽,對于藥師來說,更是無上之寶,如此一只藥道雞,不知道會有多少藥師會垂涎三尺。

    所以,這一天,藥道雞登上奇山,采摘到了一株蛇涎靈株,它剛剛飛回落在李七夜肩膀上之時,有一支隊伍從山上追了下來。

    這支隊伍有百人之眾,而且個個都是強者,血氣翻滾,如同江水一般,這支隊伍的上百強者全身都身穿道袍,他們之中,有石人,有妖族,形形色色,為首的則是一位妖族,環眼虎額,一看便知道是一頭成道的虎王,這個虎王成道的老者穿著一身金衣道袍,手持拂塵,身后散發出了嘯聲陣陣的虎威,他身上的聲浪一陣陣,宛如可以摧毀一切。

    如此的尊成道的虎王,已經是達到了世尊境界了,這是圣尊境界的最巔峰,隨時都可以踏入圣皇境界。

    這個虎王道人帶著門下上百強者弟子瞬間沖下山,當看到站在李七夜肩膀上的藥道雞,他是頓時目光一厲,雖然他們沒有包圍住李七夜他們,但是,已經是成扇形的陣勢,隨時都有可能包圍過來。

    “無量天尊——”這尊虎王道人向李七夜稽首宣了一聲道號,上前一步,對李七夜說道:“這位道友。貧道乃是白云觀的觀主。這只藥道雞乃是由我們白云觀最先發現。所以,請這位道友把這只藥道雞還給我們白云雞,我們白云雞必有重酬。”

    “還給你們?”李七夜笑了一下,說道:“這只藥道雞乃是我養之物,你們追逐我的珍禽,我沒有跟你們計較,這已經是很不錯了。”

    “你有什么證據說是養的?這只藥道雞乃是我們先出手降伏,只不過一不留神。被它逃走了,被你撿到而己。”白云觀主身后的一位強者冷笑一聲說道。

    毫無疑問,這群白云觀的強者乃是想強奪這只藥道雞,這也不足為奇,像藥道雞這樣的無上珍禽,不論是誰看到了都一樣會垂涎三尺。

    白云觀主看了看李七夜,在他眼中看了,李七夜平凡無奇,再看了看紫煙夫人,只見紫煙夫人乃是血氣收斂。以他自己的推算,眼前這個女子不見得比他強大。

    再看李七夜所乘坐的馬車。那只不過是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馬車,這頓讓這位白云觀主心生輕慢,在他看來,李七夜他們只怕是出身于小門派,不會強大到哪里。

    白云觀主不如紫煙夫人強大,當紫煙夫人收斂血氣之時,他看不出紫煙夫人的道行,那也不足為奇。

    “這位道友,不論是不是這只藥道雞是閣下你所養的,不過,我們白云觀也不占別人的便宜。只要道友把這只藥道雞轉讓給我們白云觀,價格好商量。”白云觀主沉緩地說道。

    好不容易能遇到這樣的一只藥道雞,對于白云觀而言,他們又怎么會錯過呢,所以,白云觀主有強買強賣之勢,不論李七夜愿不愿意,他都要買下這只藥道雞。

    “不賣。”李七夜連眼皮都沒有撩一下,淡淡地說道。

    李七夜這話一出,白云觀主頓時是臉色沉一下,而白云觀的強者弟子此時已經包圍過來,他們的架勢已經是很明顯,如果李七夜不賣的話,他們就要動粗了。

    如此威嚇的架勢,若是出身于小門小派的修士,一定會被嚇得腿軟,只怕會乖乖地把藥道雞獻上。

    白云觀主的恫嚇手段遠不止這一點,他沉聲地說道:“道友也應該知道,藥道雞乃是靈禽,有德者居之。本觀主也不是為中飽私囊而買下你的這只藥道雞,本觀主乃是受命于天人葉傾城葉公子,我白云觀受葉公子之令,前來藥國采藥……”

    “……今日,見道友這只藥道雞,不由想到葉公子的命令,葉公子曾下令天下豪杰為他尋一只藥道雞!老道買下這只藥道雞,乃是貢給葉公子,所以,還請這位道友割愛,他日道友來石域,葉公子必是倒履相迎,重酬公子。”說到這里,白云觀主是咄咄逼人。

    白云觀主說出這樣的話,弦外之音已經是很明白了,不給他情面就是等于不給葉傾城情面。

    在石藥界只要稍稍有點見識的人都知道葉傾城是未來的仙帝,在整個石藥界,不知道有多少人看好他,不知道有多少強大的修士、不知道有多少強大的傳承為他效忠!

    可以說,在石藥界,提到葉傾城這個名字,很多人都會忌憚三分,都會給三分情面!在石藥界曾有人說,葉傾城坐下有戰將百員,雖然這種說法是有些夸張,但,這也足可以看得出來,葉傾城的魅力是何等之大,很多老一輩的大人物都愿意為他效忠!

    像白云觀,在石域也是一流門派,就是這樣的一個一流門派,都愿意為葉傾城效忠,都愿意為葉傾城奔走天下,為葉傾城采藥,這可以想象葉傾城的魅力是何等之大。

    “關我屁事。”對于白云觀主的威脅,李七夜連眨都沒有眨一下眼睛,說道。

    “不知死活的東西!”白云觀的一位強者冷喝一聲,說道:“葉公子乃是絕世天人,放眼石藥界多少人欲巴結葉公子而不得!今日葉公子看上你的藥道雞,乃是你的榮幸,乖乖獻上藥道雞,否則,石藥界沒有你的立足之地!”

    此時,白云觀已經有撕破臉皮的打算,李七夜不賣藥道雞的話,他們就是強搶。

    李七夜都懶得去看他們,輕輕地擺了擺手,對紫煙夫人說道:“紫煙,讓他們滾,否則,殺光他們!”此時,他已經沒有耐心與白云觀糾纏。

    紫煙夫人從馬車上走了下來,秀目一環,對白云觀主他們冷聲說道:“你們是走著離開,還是躺著被人抬走?”?“好大的口氣,不知死活……”一位白云觀的一位強者厲喝道。

    “啪——”的一聲,這位強者話還沒有說完,就被一巴掌抽飛,鮮血狂吐。就在這瞬間,紫煙夫人血氣凌天,圣皇之威滾滾,一代妖皇傲視群雄,竹影搖曳,讓人感覺宛如是處身于竹海一般。

    “圣皇——”當紫煙夫人不再收斂血氣爆發皇威之時,在場的白云觀強者都臉色大變,咚咚咚連退了好幾步。

    特別是白云觀主,他是臉色發白,在這一刻,他知道自己走眼了,一葉障目。他終究是一門之主,很快就回過神來,向紫煙夫人一抱拳說道:“原來尊駕便是傳聞中巨竹國的紫煙妖皇,是在下有眼無珠,得罪之處,還請海涵,在下就此為剛才的冒犯賠罪!”說著,他深深稽首。

    “山不轉水轉,他日有再見之時,紫煙陛下,就此告辭。”白云觀主拜了拜之后,立即帶著門下弟子轉身就走。

    白云觀主不愧是一只老狐貍,能見風駛舵,一遇到比自己更強大的人物,立即服軟,立即撤離,甚至可以說是能伸能屈。

    “站住!”就在這個時候,李七夜冷冷地喝道。

    本是欲逃走的白云觀主他們立即是剎住了腳步,不敢撒腿就跑,畢竟,有著這么一尊圣皇在此,他們忌憚無比。

    “這位公子,剛才是我們一葉障目,不識高人,我們就此向公子賠罪。還望公子不看僧面看佛面,看在葉公子的情面上……”白云觀主忙是賠罪地說道。

    李七夜擺了一下手,淡淡地說道:“葉傾城,大爺我不認識。不過,既然你們非要提葉傾城,那也罷,我留你們一條狗命,就是給葉傾城帶一個口信,只要有我李七夜在的地方,世界有多遠,就給我滾多遠!如果他敢來惹我,或者他身邊的狗腿子敢來招惹我,我遲早會親自去石峰國一趟,踏滅石峰國!”

    李七夜這樣的話,頓時讓白云觀主臉色大變,但,他終究是一只老狐貍,能伸能曲,他稽首說道:“公子的話老道緊記,一定會親口轉告葉公子。”說完,不敢再久留,帶著門下弟子轉身就走。

    “好一只老狐貍,見情況不妙,撒腿就逃,什么顏臉尊嚴都不要了,如此厚的臉皮,實在是讓人自愧不如。”此時,鐵蟻從地下鉆了出來,感嘆地說道。

    “知進退,也不見得是一件壞事,至少能保住性命。”李七夜淡淡一笑說道。

    鐵蟻從地下爬了出來,對李七夜說道:“公子真的是打算與葉傾城為敵?”

    李七夜看了他一眼,說道:“又有何不可?擋我道者,殺無赦,不論是誰,都是一樣。”?“聽說葉傾城的護道人,是一位極為了不得的巨擘,有傳言說,是一位橫世無敵的巨頭,比千松樹祖還要可怕。”鐵蟻沉吟了一下,然后把這個重要無比的消息告知李七夜。(未完待續。。)

    ...

    ...

    </br>

    </br>

    </br>

    </br>
12057七星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