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帝霸 > 第1070章火神溫心
    不一會兒,炎魔捧著一個盒子回來,他恭恭敬敬地把這盒子捧過來,捧到了李七夜的面前。

    李七夜也未多看一眼,就收下了,說道:“你的魔愿呢?”

    炎魔忙是銘下自己的魔愿,遞給了李七夜,李七夜也隨手收下了,然后站起來,欲離開。

    “陛下——”此時,炎魔忍不住叫了一聲,張口欲言。

    李七夜只是冷冷看了他一眼,說道:“有話快說,別吞吞吐吐。”

    炎魔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對李七夜拜了拜,說道:“小的想請教一下陛下,未來的世界,有著什么等待著我們?”

    李七夜看著炎魔,神態冷漠,說道:“怎么樣的世界等待著我們,你覺得呢?又或者,你想要怎么樣的世界?”

    “我,我也不知道。”炎魔想了想,不知道該怎么說好,他猶豫了好一會兒,說道:“或者,那是我們解脫的世界。”

    “如果想知道,那也不難,你自己去斬魔斷,不就知道了。”李七夜冷淡地說道:“如果你想上最好的臺階,那就慢慢熬吧。”

    炎魔沉默起來,在魔界,誰都能上斬魔臺,但是,不樣的層次,所上的臺階也不一樣,沒有人知道,上了斬魔臺之后,這將會是什么。

    李七夜不再理會炎魔,坐上了軟輿,梅素瑤她們立即抬著李七夜離開了。

    離開之后,陳寶嬌不由嬌笑,說道:“公子這是一箭雙雕呀,既知道了想知道的事情,又拿到了寶物。”

    “隨手而為而己,寶物這些只不過是附帶,我要讓天棄魔王來找我。”李七夜坐在軟輿之上,淡淡地一笑說道。

    “那個天棄魔王若知道了,只怕會找公子拼命。”李霜顏不由說道。

    看木劍圣魔就知道他有多強大了,像木劍圣魔這樣的存在,絕對是神皇級別,然而,木劍圣魔都怕天棄魔王,這可想而知天棄魔王是多么的可怕了。

    “他不會的。”李七夜老神在在地坐在了那里,悠閑地說道。

    說到這里,李七夜把裝有神火溫心的盒子遞給了陳寶嬌,說道:“這東西好好利用吧,這對你大有禆益。”

    陳寶嬌不由打開來觀看,一看之下,這還真把她嚇了一跳,因為盒子里面裝著一顆心臟,而且還是在跳動著的心臟。

    “要吃下這東西嗎?”想到要吃下一顆心臟,陳寶嬌都不由嚇得一大跳。

    “那不是一顆心臟。”李七夜輕輕地搖了搖頭,說道:“這是火神溫心,雖然它被稱為’心’,但,它并不是一顆心臟,只不過是地下極火所結,猛烈而不狂暴,所以,才會被稱為火神溫心,它潤如玉,卻有著滔滔不絕的爆力,這對于你的霸牝仙泉體,那是再適合不過了。“

    聽到李七夜這樣說,陳寶嬌仔細觀看,仔細觀看一番之后,才現這的確不是一顆心臟,這里面跳動的不是心跳,而是閃動著的神火,似乎,在這里面蘊藏有無窮無盡的神火力量,似乎這么一個火神溫心可以炸毀一個世界一樣。

    “帝兵入征途,魔士上斬魔臺。”在這個時候,一直沒說話的梅素瑤說道:“他們去的世界,究竟是怎么樣的世界呢,在九界之外嗎?”

    梅素瑤比李霜顏她們知道得更多,他們長河宗記載了一些關于帝魔小世界的東西,這里面的記載,很多傳承都不知道的。

    剛才炎魔的話,對了梅素瑤很多的感觸,她又不由想到了宗門內的記載,一個沒有答案的記載,所以,她忍不住問李七夜。

    對于梅素瑤這個問題,李七夜不由目光一凝,望得很遠,說道:“九界之外,誰人知道九界之外呢?”?“傳說中的第十界呢?”梅素瑤不由輕輕地問道。因為她從李七夜身上知道一些事情,李七夜帶她去看了一些萬古以來少有人知道的東西,關于這些東西,就算是他們長河宗,也只不過是劃入傳說神話這一類,那怕是他們長河宗,也一樣是記載含糊不清。

    “第十界?”李七夜輕輕地搖了搖頭,說道:“這里面沒有那么簡單,或者說,從來沒有人知道這里是要去哪里,除了已經過去的帝兵和魔士,又或者,他們去的是不同的世界。”

    李霜顏她們更是專心去聆聽,特別是白劍真,她也明白,這里面涉及了外人不知的辛秘,這樣聆聽的機會可以說是十分難得。

    魔士上斬魔臺,帝兵入征途,這里面的秘密,隱藏得太多東西了,甚至可以說,沒有人知道去了另外一個世界是怎么樣的世界,包括魔士和帝兵他們自己。

    “或者,只有去了那個世界,你才知道那是怎么樣的世界。”李七夜目光深邃無比。

    活潑的陳寶嬌說道:“雖然我是不知道這些,但是,為什么說魔士一定要上斬魔臺,帝兵一定要入征途呢?”

    李七夜不由笑了一下,說道:“為什么修士一定要爭天命呢?為什么那么多人打破頭顱都想成仙帝呢?你可以認為這是本心,又或者是吸引力,總之,這是他們的追求。就像我們一樣踏上仙帝之路,一去不返,明知道這條路有可能成為一堆枯骨。”

    對于這樣的話,李霜顏她們也不由為之沉默起來,千百萬年以來,多少人踏上通往仙帝的道路,但是,每一個時代能成為仙帝的也就只有一個人而己,最終,全部成為這條道路上的枯骨而己。

    “我們繼續走,公子是不是也應該給梅姑娘弄一件寶物或者是仙草藥王來?”陳寶嬌不愿再談這個沉重的話題,嬌笑地說道。

    與在寶柱圣宗的時候相比,現在的陳寶嬌變得更加活潑,本是嫵媚銷魂的她,現在一旦活潑起來,更是讓人心神搖曳,為之著謎,她簡直就是讓人為之狂的尤物。

    “能隨公子來漲見識,我已經很滿足了。”梅素瑤含笑,不論是什么時候,她都是那么的美麗,特別是當她返樸歸真之后,她整個人變得更加出塵凡。

    “素瑤缺的不是寶物。”李七夜笑著說道:“如果她要寶物,甚至不需要來這里。”

    梅素瑤含笑,她追隨李七夜,的確不是因為寶物,她為李七夜抬轎也不是因為寶物,因為李七夜給了她感動的東西,任何寶物都無法與之相比的東西,對于她而言,沒有什么比這個更珍貴了。

    “好吧,我們一路風塵仆仆,那應該去洗個澡吧。”李七夜伸了一下懶腰,笑著說道。

    “美得你喲。”陳寶嬌不由嬌嗔一聲,臉兒無緣無故地紅了起來,紅撲撲的。

    在魔界的南方,有一個巨大的森林,這個森林乃是郁郁蔥蔥,森林中生長著的全部都是同一種樹木。

    這是一種看起來像古木一般的樹木,細葉,粗枝,更惹人注目的是樹上結著一顆顆紅通通的果實,這些果實只有拇指大小,晶瑩剔透,看起來像是一顆顆紅色的瑪瑙寶石一樣。

    讓人心動的不是這一顆顆果實看起來像寶石,而是這一顆顆果實散出的香味,這香味引人欲醉,似乎,這香味是一股引人欲醉的酒香,這酒香,就算心神堅定的修士聞到了,都忍不住吞一口口水,讓人垂涎欲滴。

    在這一棵棵的果樹上,掛著一只只的猴子,每一只猴子只有家貓大小,全身的毛是金色的,但是,當它一睜開眼的時候,魔氣噴涌,宛如可以吞噬任何人的靈魂一樣。

    此時,在這片森林之外站著很多修士,很多修士站在森林之外,但是就是不敢進去,只能站在那里流口水。

    原因很簡單,這一只只掛在樹上的猴子可不是猴子,它們是魔士,不管是誰,一旦踏入了這片森林,都會受到這些猴子的攻擊。

    “如果沒有魔猴守著,那該多好呀。”有人看著樹上果實累累的紅果,不由喃喃的說道。

    有一位出身于大教的大賢也不由吞了一口口水,說道:“是呀,據我們宗門的記載,魔酒果,此乃是好東西,釀成了仙酒,可溫神,可祛魔,更不說乃是一大仙釀了。”

    站在森林之外的眾多修士都想去摘這些果子,可惜,沒有人敢去,原因很簡單,看到樹下那一具具的尸體,就已經讓人卻步了。

    在此之前,有不少修士進去想摘這些果子,但是,受到了魔猴的圍攻,一只魔猴,這并不可怕,一大群一涌而上,就算是大賢,也在眨眼之間被撕得粉碎。

    就在眾多修士觀望的時候,一個青年已經踏入了這片森林。

    這個青年十分年輕,他神駿出眾,最引人注目的是他一雙眼睛,他一雙眼睛宛如寶石一般,深邃而動人,似乎會說話一樣,讓人一看他的眼睛就會被吸引一樣。

    “是青玄古國的神夢回。”看到這個青年,一位來自于中大域的修士不由叫了一聲。

    “正如傳言一般,的確是潛力無雙,可惜,是生錯了時代了,又或者說,他出世遲了,如果他再早十多年,只怕也能與姬空無敵他們比肩。”有老一輩看了著這個踏入森林的青年說道。

    今天臨時有事在外面,所以更新延遲了。(未完待續。)

    </br>

    </br>

    </br>

    </br>
12057七星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