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帝霸 > 第1225章爭鋒
    不過,李七夜乜了她一眼,笑著說道:“不過,說不定我這個人有點怪癖,得不到的東西,特別想占有,送上門來的,或者更不喜歡。”

    “這不成問題。”柳如煙輕笑地說道:“有些東西會慢慢改變的,只要公子與小女子相處久了,就會發現小女子絕對不會讓公子你失望,說不定到時公子會喜歡上小女子。”

    “這也的確是有可能。”李七夜雙目中露出了濃濃的笑意,對柳如煙說道:“說不定我個人好那么一口,對于人妻特別的喜好。至于你嘛,一個丫頭,說不定對我難有吸引力。”

    “公子想把我卓師姐攬入懷細細品味嗎?”柳如煙輕輕地眨了一下那嫵媚而勾魂的秀目,輕輕地笑著說道:“這個太好辦了,小女子助公子一臂之力。說不定小女子能幫公子把卓師姐調教的嫵媚動人,對公子百依百順。”

    如此的話,柳如煙說出來,是那么的自然,是那樣的調皮,那實在是讓她的魅力更添增了幾分。

    對于柳如煙的話,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輕輕地搖了搖頭,說道:“如果你們無垢三宗對我施美人計,那就只能說你們無垢三宗的一群老頭子對我太不了解了。”

    柳如煙抿嘴輕笑地說道:“老祖們是不是讓卓師姐給公子施美人計,這個小女子就不清楚了,不過嘛,我個人倒沒得到老祖們的指示,但是,如果說,卓師姐想把公子留在圣泉宗,我一定是要把公子搶過來的。”

    對于柳如煙的話,卓劍詩不由輕輕地蹙了一下眉頭,她說道:“柳師妹,這并非是你我個人恩怨。如果說,你要請公子到吞魔宗作客,我不止是不反對。反而是為師妹而感到高興,若是公子愿留于我們無垢三宗,那么你就是我們無垢三宗的大功臣。”

    “卓師姐,你說錯了。”柳如煙輕笑地搖了搖頭。說道:“我對于能否成為無垢三宗的大功臣,并不感興趣。我就是想跟你搶男人而己,我一直想不明白,你為何一直聽從老頭子他們的安排,為了無垢三宗的大局。難道你真的覺得可以犧牲自己的一切嗎……”

    “……對于我而言,道路在自己的腳下,每個人都可以走出自己的道路。”柳如煙輕笑地說道:“如果師姐真心是要留下公子,我是沒什么看法,如果說,為了無垢三宗,那么,我跟你搶男人就是搶定了。”

    對于柳如煙這種話,李七夜依然是悠然自在地喝著仙茗,好像這事與他無關一樣。好像這并不是談論他一樣。

    說完了這席話之后,柳如煙對李七夜眨了眨秀目,嫵媚又小鳥依然的姿態,說道:“我如此說,公子不生氣吧。”

    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什么話都沒有說,只是繼續地喝著仙茗。

    “呸,不要臉,兩個狐貍精竟然敢來勾引我老公,要不要臉。”此時。一聲嬌叱響起,這聲音十分的火辣。

    此時,一個女子踏空而來,更準確地說。一個小女孩踏空而來,她一步步走來,她腳下是一朵朵的鮮花盛開。

    她赤足踏著鮮花而來,一雙凝脂賽雪的玉足踏在鮮花之上,更顯得美麗,宛如是一個小仙女臨世一樣。

    李七夜看著踏空而來的小女孩。他不由笑了一下,輕輕地搖了搖頭。

    “呸,你們無垢三宗要不要臉,身為宗主,竟然還敢來勾引我老公,羞不羞。”葉小小一步落于孔雀樹之下,她一叉小蠻腰,虎著秀目,兇巴巴地對柳如煙和卓劍詩說道。

    “喲,小妹妹,你小小年紀,也這么急著想嫁呀。”看到葉小小,柳如煙輕笑地說道:“小小年紀,就急著想找老公,你說羞不羞臉呢。”

    葉小小叉著小蠻腰,兇巴巴地說道:“誰才不要臉呢?哼,青天白日之下,竟然敢勾引別人的老公,你們才不要臉呢。”

    見葉小小兇巴巴、火辣辣的模樣,卓劍詩輕輕地搖頭,嫻雅雍容地說道:“葉公主說此言就過了,你與李公子又未成親,何來你夫君之說?這只怕是葉公主一廂情愿吧。”

    “這話說得沒錯。”柳如煙輕笑起來,嫵媚動人的她挑釁地說道:“小妹妹,如果你與李公子成親了,他才是你的夫君,這樣的事情,小妹妹只怕年紀還小,不懂的。”

    “小你的大鬼頭!”葉小小兇巴巴地說道:“你們兩個敢搶我老公,本小姐就要好好教訓教訓你們。”

    葉小小這個小丫頭,可不是嘴巴上說說而己,她話一落下,隨手一招,聽到“唰”的一聲,一株劍樹出現。

    這株劍樹宛如成千上萬的神劍所鑄造,劍氣凌人,聽到“鐺”的一聲,千萬把劍直斬而出,直取柳如煙和卓劍詩。

    “喲,小妹妹來真的了。”柳如煙嬌笑一聲,素手一伸,五指一張,似是化作鳳凰,上擊斬來的神劍。

    而卓劍詩傲然而坐,無所畏懼,她只是衣袖一卷,橫掃葉小小的神劍。

    “哼,怕你們不成,就算你們兩個齊上,本公主也一樣把你們打得服服貼貼。”葉小小嬌叱一聲,一招手,便是一株株神樹降下,一株株神樹落下之時,頓時對卓劍詩和柳如煙形成了圍困。

    面對葉小小來真的,柳如煙和卓劍詩也不敢輕敵,她們兩個人同時站了起來,都嬌叱一聲,凌空而起,迎擊降下的神樹。

    “砰——砰——砰——”一陣陣轟擊的聲音響起,柳如煙和卓劍詩出手,葉小小絕對是處于劣勢,畢竟她們兩個人年紀比葉小小更大,更何況,她們修練的是仙體,絕對不是吃素的主兒。

    葉小小年紀還小,以一對二,那絕對是吃虧。在她們兩個人橫掃之下,葉小小的神樹根本就是無法圍困她們。

    “卓師姐,如果我們兩個人欺負葉小妹妹,那就讓人笑話了。”柳如煙輕笑一聲,說道:“你打你的,我斗我的,我可不與你聯手喲。”話一落下,玉指一橫,劍指直取卓劍詩。

    “我正要看一看柳師妹最近有無進展。”卓劍詩也不是吃素的主兒,別看她嫻靜莊端,作為一宗之主,也有強橫之時,她出手就是神印,鎮壓而來。

    “本小姐要好好教訓你們兩個!”葉小小也不甘心示弱,一聲嬌嘩,出手就是一株巨藤,巨藤化作了一個巨大無比的巨人,左右直轟向柳如煙和卓劍詩。

    柳如煙和卓劍詩兩個人對決之時,同時嬌叱一聲,兩個人同時騰出一只手來直擊這由巨藤所化作的巨人。

    一時之間,她們三個人打成了一團,互不相讓,眨眼之間打上了天穹。

    “不錯,不錯,真的不錯。”李七夜看著三個女子激戰,不由笑著說道,鼓了鼓掌。

    而柳如煙她們三個人一時之間打得激烈,已經無暇顧及李七夜的贊美了,她們已經是打到了天穹上了,連天穹都被打碎了。

    三個女子,都可以說是傾國傾城,她們一旦打起架來,還真是十分的好看,實在是一道風景線。

    “唉,三個絕世美女為了一個男人而大打出手,作為這樣的男人,那實在是太幸福了。”此時,一個唉聲嘆氣的聲音響起。

    此時,一艘木舟停在了孔雀峰上,對于木舟而言,就算是在土地上,它也依然如在江海中一樣,依然輕松地行駛者。

    在這木舟之上坐著一個青年,這個青年爽朗俊氣,一身寶牙色的衣裳,讓他看起來更是神采奕奕,他整個人看起來神態飛揚,在飛揚的神態中又有著幾分難得的沉穩。

    此時,這個青年看著天空上的打架,都不由為之羨慕地對李七夜說道:“我什么時候才能像兄臺這樣成為幸運兒,能讓圣泉宗主、吞魔宗主、黃金嶼的小公主而大打出手,這樣的艷福,實在是太讓人羨慕了。”

    對于這個青年的話,李七夜也沒有說什么,看著柳如煙她們打在一起,含笑不語。

    “小弟步戰峰。”此時青年向李七夜抱拳稽首笑著說道:“以小弟看,三位姑娘只怕是一時半刻是分不出勝負了,不知道李兄賞不賞臉,出去喝一杯美酒。”

    李七夜看著眼前的青年,不由露出笑容,最后看了柳如煙她們三個一眼,二話不說,舉步就坐上了木舟,灑脫自在。

    “走咧——”步戰峰大笑,說道:“李兄,坐穩了。”話落下,他掌執著木漿,在空中一劃,如同劃舟一樣。

    “嗖——”的一聲,木舟的速度快得嚇人,瞬間穿破虛空,跨越海域,眨眼之間沖入了茫茫的大海。

    李七夜坐在木舟之上,老神在在,也沒有問步戰峰去哪里,他只是閑定自在地欣賞著途中的美景。

    步戰峰一邊劃著木舟,一邊對李七夜感嘆地說道:“李兄如此的胸襟,實在是讓小弟欽佩,舉世之間,只怕唯有李兄道心不動也。”

    “你也不錯。”李七夜只是淺淺一笑,說道:“步家的戰法,能修到這地步,也說明你道心很堅定。”(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w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br>

    </br>

    </br>

    </br>
12057七星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