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帝霸 > 第1249章傳承鐵律
    李七夜看了洪天柱一眼,看著他那尷尬的神態,他不由淡淡地說道:“我明白了,你們沒有了當年的那份鐵券!當年那份由張氏祖先所執筆的鐵券,這斷了你們與錦秀谷之間的鐵盟!”

    “這,這,這個你,你是怎么知道的?”洪天柱聽到這樣的話,不由大吃一驚,這件事很古老了,古老到連他們洞庭湖都快要忘記了。

    如果這一次不是再次提起與錦秀谷合作,洪天柱都難再想起這件事情。這件事情連他們洞庭湖的晚輩都不知道,更別說是外人了。

    李七夜沒有回答洪天柱的話,只是看著洪天柱,說道:“你們斷了那一份鐵券,后世子孫又無能力再次執筆,最后連錦秀谷也懶得理你們了。”

    被李七夜一口點破,洪天柱老臉不由燙,他干笑一聲,說道:“這個,這個,我,我不否認,洞庭湖的確是不如往昔,我,我們這些子孫不肖,實力不如當年強大,所以不免有所被人看輕。”

    說出這樣的話來,洪天柱都不由松了一口氣,不知道為什么,此時此刻,他在李七夜面前,總感覺自己是矮了好個輩份一樣。

    李七夜輕輕地嘆息一聲,看了看洪天柱,最好也不忍心,點醒他說道:“錦秀谷懶得理你們,不止是因為你們沒落了。當年的鐵盟,雖然是張氏祖先執筆,但是,在鐵盟之上,可是你們洪、許、張幾大姓氏的祖先同時許諾下的傳承鐵律。”

    “你看看,看看你們現在洞庭湖像什么,幾個姓氏相互排擠,你們早就忘光了你們祖先的傳承鐵律,今天你坐這個位置,明天他坐那個位置,已經是混亂得一塌糊涂,完全沒有遵從傳承鐵律!”

    說到這里,李七夜輕輕地嘆息一聲。說道:“你們都把傳承鐵律扔到九霄云外,在宗門傳承之上是一片的混亂,把精力與資源都耗在了內斗之上,你覺得你們洞庭湖能強大嗎?”?被李七夜這樣一問。洪天柱有些啞口無言。

    “洞庭湖,是建在你們幾大姓氏的分工合作之上,沒有分工合作,沒有習俗約成,你們就像是一群野狗在搶一塊肥肉!你們自己想想看。今天你們洪氏掌權了,你們有你們洪氏的一套,明天許氏掌權了,有許氏的一套,朝令夕改,習俗約成那只不過是一紙空門而己。”說到這里,李七夜淡淡地說道:“你們覺得錦秀谷會跟你們來往,與你們成盟嗎?每個人上臺都有自己的一套,沒有意志去貫穿整個執行!”

    “我——”洪天柱張口欲言,他想說幾句話。但,又不知道該說什么好。

    李七夜不由輕輕地嘆息一聲,說道:“你們想跟錦秀谷成鐵盟,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你們幾大姓氏的傳人坐下來,該放手的就該手,該執行的就執行,一切都按照當年的傳承鐵律,在鐵盟上,你們幾大姓氏許下當年的傳承鐵律。不再悔改,這還是有機會的。”

    “這個——”洪天柱不由猶豫,他都不知道李七夜是怎么樣知道這么多的秘密,此時。他對李七夜都不由為之信服。

    洪天柱猶豫了一下,最后只好說道:“公子,這事沒有想象中的那么簡單,就算我有心去結這樣的鐵盟,諸位老祖也不一定愿意,更不說我們幾大姓氏同坐鐵盟。許下傳承鐵律。”

    洪天柱這話說得并不無道理,畢竟,掌執之后,誰又愿意放棄自己手中的權力呢,這是不可能的事情。

    在權力面前,誰都經不起誘惑,也正是因為如此,洞庭湖的有幾代人開始拋棄傳承鐵律,這樣的權力、資源爭奪,這導致洞庭湖開始混亂,很多長久的成俗約定無法執行下去。

    “請你們祖先的英靈斷決吧,傳承鐵律之下,誰敢違,斬無赦。”李七夜平淡地說道。

    “祖先的英靈斷決?”聽到這樣的話,洪天柱都不由呆了一下,這就好像聽一個笑話一樣,但是,他不敢說出口。

    祖先英靈,這種東西在很多人看來那是飄緲虛無的東西,很多只不過是紀念祖先、愐懷祖先榮耀的說法而己。

    請祖先英靈斷決,這樣的事情根本上不可能,誰會聽從這種飄緲虛無的斷決??“看來,你們連自己丟失了什么都不知道。”李七夜都不由恨其不爭,搖了搖頭,說道:“你們斷了鐵盟,拋棄了傳承鐵律,最后,連自己的祖先都忘記了。難怪錦秀谷看不起你們,因為你們把自己祖先的顏臉完全丟得一干二凈,連自己祖先留下來的最寶貴的寶藏都丟棄了,你覺得錦秀谷憑什么看得起你們?”

    “你們不會認為百圣堂藏著的是寶物吧?”李七夜最后,只是冷冷地看了洪天柱一眼。

    這話說出來讓洪天柱十分的尷尬,他們洞庭湖祖上的確有老祖認為百圣堂里面藏有寶物,曾老祖嘗試去打開百圣堂,但卻從來沒有成功過。

    李七夜都有些無奈,看著洪天柱說道:“那我問你,你們洞庭湖還有祭過湖嗎?還有拜過祖先的英靈嗎?”

    “這,這,這個……”洪天柱不由干笑起來,他是吱吱唔唔半天,最后一句話都說不出話來。

    李七夜都已經有些無奈了,搖頭說道:“對于你們這樣的蠢貨,我都不知道怎么樣說你們好,如果我是你們的祖先,一定會把你們全部掐死,一群蠢貨,眼中只有那一點權勢,你們根本不知道怎么丟失的是什么!”

    “你們真的認為就憑你們洞庭湖這一點天險,就算你們這一點實力,能守得住洞庭湖嗎?你們知道洞庭湖這塊寶地多重要嗎?為了這一塊寶地,你們祖先是花費了多少心血!在這龍妖海,七武閣、海螺號、神夢天哪個傳承不是可以輕易把你們洞庭湖滅掉!”李七夜冷冷地看了洪天柱一眼。

    李七夜最后只有輕輕地搖了搖頭,說道:“你真以為守住洞庭湖是你們的功勞?說難聽一點,神夢天的那個夢鎮天都能輕易滅了你們。但,神夢天也好,七武閣也罷,他們都沒對你們洞庭湖動手,那是因為什么?真以為就你們那點老祖嗎?你們那幾個老祖在別人眼中,那是跟蟻螻差不了多少!”

    “你們洞庭湖真正存活到現在,那是因為你們的祖先英靈在庇護著你們,正是因為有你們祖先的英靈庇護,敵人才不敢輕舉妄動!沒有了你們祖先英靈的庇護,你們就是一群蟻螻,在這海妖為尊的龍妖海中,沒有了你們英靈的庇護,你們就像一塊肥肉,被一群嗜血的鯊魚撕得粉碎!”

    說到這里,李七夜重重地一哼,冷冷地說道:“然而,今天你們卻把自己祖先的英靈忘得一干二凈!竟然沒祭過湖,沒拜過祖先,實在是可笑!”

    “祖先的英靈?”洪天柱不由喃喃地說道。

    李七夜有些無奈,輕輕地搖了搖頭,說道:“你不會認為你們祖先的英靈那只不過是飄緲虛無的東西吧。”

    洪天柱干笑了一聲,久久不知道該怎么說好。

    在一旁坐著的洪玉嬌也說不出話來,因為她也不知道什么是祖上的英靈,至于傳承鐵律、鐵盟這樣的東西她也是知道得甚少,洞庭湖的老祖們都不愿多去提起。

    畢竟,當年是他們祖上幾代人為了爭權奪勢,他們拋棄傳承鐵律,打破了祖訓,作為后輩,當然不愿意提起這樣的事情了。

    “公子,若,若真的是要斷決,那,那,那祖先的英靈,該如何斷決呢?”洪天柱猶豫了一下,最后鼓起勇氣地說道。

    “你真有那個勇氣?”李七夜看著洪天柱,淡淡地說道:“現在的洞庭湖,你們洪氏可是掌握了不小的權力,許氏也掌執了好幾個大塢是吧,你們幾個姓氏中最落魄就是張氏了,偌大的洞庭湖,連立足之地都沒有。”

    李七夜這話一說,洪天柱老臉燙,當年的爭權奪勢他不是很清楚,但也聽到過一些,雖然說當年張氏祖上爭權時失勢,但,他們洞庭十八塢張氏還是有一份的,只不過,后來張氏老祖一時負氣,搬出了洞庭湖,而他們幾個姓氏把張氏名下的那一份資產全部瓜分了,可以說整個過程并不那么光彩。

    此時李七夜冷淡地看了洪天柱一眼,說道:“你們洪氏真的愿意把手中的權力交出來,你們愿意把吞下去的資產吐出來嗎?”?洪天柱猶豫了一下,最后沉吟地說道:“老祖們怎么樣想,我是不敢說。但,公子所說的也沒錯,我們洞庭湖的確是權力秩序混亂,相互爭斗,各自為政,讓很多盟約無法長久貫徹執行。若真這樣下去,只怕洞庭湖更是一盤散沙,后繼無力。”

    “今天聽公子一席話,我也是醍醐灌頂。”洪天柱輕輕地嘆息一聲,說道:“我們洞庭湖也是應該重塑秩序的時候了,不然,誰還會看得起我們洞庭湖?”

    他作為洞庭湖的當家,更加能體會很多決議無法貫徹執行的無奈。(未完待續。)

    </br>

    </br>

    </br>

    </br>
12057七星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