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帝霸 > 第3161章始祖守今世
    星輝沖擊而下,聽到“轟”的巨響,強大無匹的星輝沖擊而來,猶如無物可擋,瞬間一艘艘戰艦被催毀。

    最終,聽到“轟”的撼動天地聲音響起,傾瀉而下的星輝最終凝集成一股,轟向了裝載著黑鉆的那艘戰艦之上。

    但是,那一艘戰艦的防御實在是太過于強大了,如此強大的星輝轟了過去,只見戰艦上防御泛起了如同漣漪一般的光暈,只聽到“砰”的一聲而已,星輝被擋下來。

    這艘裝載黑鉆的戰艦絲毫不損,巨大的黑鉆依然是“轟、轟、轟”不停地鉆動著,一次又一次地沖擊著天塹的墻磚。

    就在這一刻,只見一個人影從天而降,當他出現之時,星輝閃爍,始祖大道鳴響不止,他站在那里,猶如無盡的星空就在他的身后一般,整個人有著說不出來韻律。

    “蘭書才圣,蘭書才圣也在天塹之外。”看到這位從天而降的人,仙統界所有的修士強者都不由大叫了一聲。

    此時,蘭書才圣也依然站在了天塹之外,他與金光上師一樣,在災難來臨之時他們并沒有躲進仙統界,反而留在了天塹之外,要沖在了戰場的最前線。

    “始祖,依然是我們的希望,依然是我們仙統界的希望。”看到蘭書才圣一樣是留在天塹之外,依然是沖在戰場的最前線,一時之間,又讓仙統界的無數生靈在心里面燃起了希望。

    黑暗降臨,一位又一位始祖歸來,然而,歸來的始祖并不是給世人帶來什么福祉,而是給仙統界帶來了滅亡,這讓仙統界無數的修士都不由哀嚎,使得始祖形象在仙統界無數生靈的心目中崩塌。

    在這個時候,不知道有多少生靈在心里面把始祖視之為洪水猛獸。

    但是,現在蘭書才圣與金光上師他們沖在了戰場的最前線,為了守護仙統界,他們不顧個人生死,如此大義,又讓仙統界的許多生靈在心里面對始祖燃起了希望。

    “轟——”的一聲巨響,蘭書才圣降臨,大毫一揮,符文如浩瀚汪洋,無窮無盡,掀起了億萬巨浪,狠狠地向黑鉆所在的戰艦拍了過去。

    “砰——”的一聲巨響,符文巨浪狠狠地拍向這艘戰艦的時候,依然被擋了下來了,不過,這一次船只搖晃了一下。

    毫無疑問,蘭書才圣的進攻,撼動了這艘戰艦。

    “轟、轟、轟”一時之間,其他戰艦都紛紛集中火力,向蘭書才圣轟了過去,強大無匹的火力,瞬間把蘭書才圣所在的空間轟得稀巴爛。

    但是,在這石火電光之間,蘭書才圣步伐無雙,跨空間,越時光,以奧妙無雙的身姿躲過了其他戰艦的火力轟炸。

    蘭書才圣一邊躲避戰艦火力的轟處,一邊揮筆疾書,筆落驚風雨,天地日月都為之變色,無窮大道為之凝集力量。

    “轟”的一聲巨響之下,在短短的時間之內,蘭書才圣的章法在筆下完成,隨著最后一筆落下,一個巨大無比的劫海打開,在剎那之間,劫海之中無數的焦雷閃電轟了下來,猶如蒼天降下了天罰一樣,如此的力量裁決下來,可以崩碎萬道。

    “轟、轟、轟”一陣陣崩天裂地的聲音不絕于耳,只見焦雷閃電瘋狂地轟向了黑鉆戰艦之上,轟得黑鉆戰艦搖擺不止。

    蘭書才圣拼命去攻擊黑鉆戰艦,大家都明白他的用意,蘭書才圣這是要打斷黑鉆鉆擊天塹的行動。

    看到黑暗戰艦被蘭書才圣轟得搖晃不止,這讓所有人都不由屏住呼吸,大家都希望蘭書才圣能成功,特別是太尹喜,更是手掌心都直冒冷汗,他比誰都緊張。

    “斬了他。”在這個時候,黑鉆戰艦之中響起了那個淡淡的聲音。

    “五位道兄,先扛一下。”此時扛著天閘的一位始祖沉喝一聲,一步邁了出來。

    “轟”的一聲巨響,當這位始祖一步走出,天閘下鎮壓而下,但是,五位始祖血氣瘋狂飆升,最后聽到“軋、軋、軋”的沉重聲音緩慢傳來,五位始祖拼盡全力,還是堪堪地扛住了鎮壓而下的天閘。

    聽到“轟”的一聲巨響,在這剎那之間,這位邁出來的始祖手握乾坤,大道如雞子,光芒吞吐的瞬間,扛住了蘭書才圣那轟下的焦雷閃電。

    這位始祖長嘯一聲,身如蛟龍,沖天而起,一擊轟了下去,聽到“砰”的一聲巨響,蘭書才圣所打開的雷海電池在這一刻被轟得粉碎。

    “咚、咚、咚”的聲音響起,承受到強大無匹的力量,蘭書才圣被逼得連退了好幾步。

    “仙統級別的始祖!”在這剎那之間,蘭書才圣知道自己是面對著多么可怕的敵人了。

    “僥幸而已,剛登仙統不久。”這位始祖擊碎了蘭書才圣的雷海電池之后,一步邁出,擋在了蘭書才圣的面前。

    “前輩如何稱呼?”看著這位始祖,蘭書才圣也不確定這位始祖的身份。

    眼前這位始祖,乃是霧氣籠罩,整個人都籠罩在黑暗之中,看不清他的真面目,也不知道他是哪一位始祖。

    被蘭書才圣如此一問,這位始祖頓了一下,十分短暫的沉默。

    “前輩不愿以真容示人,那也無所謂。”蘭書才圣沒有再問,手握神筆,儼陣以待,準備一戰。

    “做都做了,又還有什么不敢見人呢?”這位始祖輕輕地嘆息了一聲,聽到“蓬”的一聲響起,這位始祖散去了身上的黑霧,露出了真容。

    這是一個老人,面目清奇,臉龐線條剛毅,猶如雕像一般,似乎能經歷千百萬年的風吹雨打而不褪色。

    “石韻前輩。”看到這位始祖的真容之后,蘭書才圣認出他的來歷,鞠身,說道:“前輩所寫的‘鑒石奇經’,乃是萬古一絕,晚輩讀之,受益匪淺。”

    “石韻始祖。”聽到蘭書才圣這樣一說,大家都知道這位始祖是誰了。

    石韻始祖,出身于帝統界的始祖,在諸多始祖之中,他算是比較不出名、不出眾的始祖,但是,今日他也成為了一尊仙統級別的始祖了。

    見石韻始祖露出了真面貌,不少人也都不由望向扛著天閘的五位始祖,但是,這五位始祖依然是霧氣籠罩,他們沒有以真面目示人的打算。

    雖然說,八寶始祖、飛蟬始祖都露出了自己的真容,但,也有始祖墮入黑暗之后,不愿意以真容示人的。

    “前輩之稱,受之有愧。”石韻始祖搖了搖頭,徐徐地說道:“世間還有人能讀‘鑒石奇經’,乃是我的榮幸,如此看來,你是博學多才,智慧過人。”

    蘭書才圣與石韻始祖所談的“鑒石奇經”,并不是什么絕世功法,只不過是一本有關于天下奇石的閑書而已,由石韻始祖年輕時所寫。

    這樣的閑書,只怕沒有多少修士強者感興趣,但是,蘭書才圣博學多才,卻偏偏讀過這本閑書,而石韻始祖對于自己這本書,也是頗為得意,所以聽蘭書才圣這話,不免有親近之感。

    “前輩過獎,只是貪多嚼不爛而已。”蘭書才圣笑了笑說道。

    石韻始祖看著蘭書才圣,徐徐地說道:“你走吧,我也不為難你,現在轉身就走,我們當作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

    石韻始祖竟然對蘭書才圣網開一面,讓很多人都吃驚。

    畢竟,誰都看出來,墮入黑暗的始祖們歸來,他們是遇神殺神,遇魔屠魔,他們連自己的子孫后代都照殺不誤,至于旁人,他們更是殺無赦了。

    但是,現在石韻始祖卻能對蘭書才圣網開一面,這也的確是讓人吃驚,或許,這是因為石韻始祖對蘭書才圣有著知己之感吧。

    “多謝前輩的好意。”蘭書才圣輕輕搖頭,徐徐地說道:“仙統界有難,我絕不袖手旁觀,這是始祖的責任,這也是始祖的使命!我們既然能證道封祖,那就有肩負起守護這個世界的重任。”

    “始祖的責任。”聽到蘭書才圣這樣的話,石韻始祖也頓了一下,最終,他輕輕地笑了笑,點頭,說道:“年輕,真好,我們已經老朽了,已經墮落了。”

    “前輩也可以站在我們這邊,為三仙界而戰。”蘭書才圣真誠地向石韻始祖邀請。

    蘭書才圣這樣的邀請,讓天下人都不由屏住呼吸,當然,多少人在心里面都渴望墮入黑暗的始祖在這生死關頭能倒戈相向,重新站在三仙界這一邊,對抗黑暗。

    “你的好意,我謝了。”石韻始祖笑笑,輕輕搖頭,徐徐地說道:“對于你而言,這個世界,還是值得你去牽掛。對于我而言,今天的仙統界,只不過是一個陌生的世界而已。我一生滅過的大教宗門眾多,斬殺過的生靈無數,今日再滅三仙界,又有何區別呢?”

    如此之話,從石韻始祖口中說出來,頓時讓不少人為之窒息了一下。

    每一個始祖從弱小走向強大,他們都經歷過無數的戰斗,也曾滅過不少的大教道統,也曾斬殺過無數的敵人。

    時至今日,這些始祖重新歸來,特別如石韻始祖,他們的道統已經衰落,他們的子孫早就已不在人世。

    這個世界,對于他來說,根本就沒有牽掛,如同陌生的世界,今日,他們滅之,也沒有什么感觸可言!

    </br>

    </br>
12057七星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