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這話的時候,獅武已然動了殺機。

    站在最后的虎都眼神一動,但卻沒有再多說一句。

    詭異的寂靜,籠罩整個風淵城。

    很快,十息過去。

    凌空而立的獅武頓時一聲冷笑:

    “好,很好!如此,那你們就去死吧!”

    一聲落,獅武隨即發動渾身一震,強大到恐怖的大妖皇威壓和血氣之力,隨即彌散而出。

    風淵城內的眾人一下子被鎮住了,當下便有人終于忍受不住了。

    “不!我說,我說!那墨……”

    其中一個人族武者尖叫著,眼中滿是恐懼。可他才開口,便只見一道金光閃過,瞬間只聽‘噗’的一聲悶響,那人族武者整個頭顱直接被一根鎏金锏砸的粉碎!

    鮮血炸開,頃刻間讓在場所有人瞳孔一縮。

    這時只聽傅驚堂單手握锏杵地,支撐著身體,同時一雙染血的雙眼狠狠的掃向眾人,一字一句,道:

    “我看誰敢說?”

    周圍驟然一靜。

    而眼瞧著傅驚堂接二連三壞事,半空中的獅族大妖皇獅武瞬間瞇起眼,道:

    “你找死!”

    一聲低喝,獅武猛地伸出巨爪,直接向著傅驚堂抓去。傅驚堂早有準備,可渾身傷痕的他,此刻顯然已然再承受不住獅武一擊。

    可就在千鈞一發的剎那,只見一道急光忽而閃過,瞬間將獅族大妖皇獅武的致命一擊,攔了下來!

    轟!

    一聲巨響,無聲的沖擊波讓整個風淵城瞬間一顫。

    眾人不禁紛紛后退,待片刻后,抬頭一看,隨即只見一位老者赫然擋在傅驚堂身前。

    這老者發須皆白,個子不高,有些瘦。但一雙眉眼卻極為銳利,正是原戰堂大長老任漓風!

    據說,這位任大長老當初在戰堂的時候,可是比現在的王大長老還要強硬。

    只是后來突破,成了大武皇,便從戰堂大長老的位置上退了下來,專心修煉。卻沒想到,如今竟然親自來了。

    所以眼瞧著任大長老現身,周圍的戰堂眾人首先回過神來,瞬間一喜,紛紛驚道:

    “大長老!”

    “任大長老,您怎么來了?”

    “見過大長老!”

    可此時的任大長老聞言,卻冷哼一聲,道:

    “一群廢物!”

    眾人被罵的瞬間一僵,隨后低下頭。可任大長老卻懶得搭理他們,隨即視線一轉,先是看了眼不遠處氣若游絲的王大長老,隨后又看了眼身后滿身是血的傅驚堂,道:

    “還有你們,也是蠢貨!”

    王大長老聞言,忽然呼吸急促了一下,但臉上卻莫名緩和了些。而傅驚堂卻不禁眼睛一翻,回道:“任老頭兒,別說風涼話!有種你上……嘶!”

    許是扯動了傷口,所以沒等把話說完,傅驚堂便倒吸了口氣,頓時疼的齜牙咧嘴。

    任大長老見狀,再次冷哼出聲,接著瞬間轉頭,看向半空中的獅族大妖皇,獅武。

    “獅武,咱們又見面了!”

    顯然,任大長老和獅武是老相識了。甚至只一眼,便認出了對方。

    而獅武聞言,也是冷笑一聲,道:“是啊,你這老東西竟然也跳出來了,還真是難得啊!”
12057七星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