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申老師 > 正文卷 第155章 姐弟
    “快!快叫爸爸!”阿爾斯蘭調皮地朝申文學擠眉弄眼。

    申文學給了阿爾斯蘭一記白眼,繼而朝阿爾斯蘭走過去:“來了,怎么也不事先打個電話?”

    “別說這些廢話,我餓死了,趕緊吃飯,奶奶說你沒下班就不準開飯,終于等到你回來了。”阿爾斯蘭一把拉申文學坐下。

    “阿巧,過來一起吃飯,”一旁的奶奶一邊招呼廚房里的小姑一邊皺眉責備阿爾斯蘭,“承硯,你在新疆這么多年人怎么變傻了?文學叫我奶奶,你怎么也喊我奶奶呢?你應該叫我媽!”

    奶奶的一聲“媽”讓申文學和阿爾斯蘭都抖了個機靈。

    阿爾斯蘭和申文學眼神交流了一下,立即喊了奶奶一聲“媽”,奶奶愣了愣,旋即興奮地“哎”了一聲。

    申文學看見奶奶“哎”了一聲后眼淚便刷刷地落下來。

    小姑剛好從廚房出來,看見奶奶在哭,忙給奶奶拿紙巾,說道:“大姐啊,你這是怎么了?不是說兒子回來了,團圓是好事,你怎么還哭起來了呢?你都多大的人了,還哭鼻子,不難為情啊?”

    小姑一邊哄小孩一樣,一邊要給奶奶擦眼淚,奶奶矯情躲閃,孩子氣地說:“誰哭了?”說著,破涕為笑。

    還是阿爾斯蘭搶在申文學前頭,拿過小姑手上的紙巾一邊給奶奶擦眼淚,一邊說道:“媽,你哭起來的樣子真丑,以后別哭了,要多笑,你笑起來真好看,就像那花兒一樣……”

    阿爾斯蘭調皮地唱了起來,奶奶“噗嗤”樂了,說道:“你唱歌怎么變好聽了?你是個體育生,以前唱歌可難聽了!”

    “我媽喜歡聽我唱歌啊,所以這些年我在新疆就堅持把歌藝練起來,就想著有一天我回到桃李,要唱歌給我媽媽聽,媽,你喜歡聽什么歌,你來點,我來唱……”

    阿爾斯蘭說著把奶奶的手放到自己的臉上:“想聽什么摁一摁,我就可以給你唱了。”

    奶奶的手摸過阿爾斯蘭的臉頰、眉眼,臉上洋溢著幸福而溫柔的表情,“搖籃曲,媽媽在你小時候給你唱的搖籃曲,現在你也給媽媽唱吧!”

    小時候,阿爾斯蘭睡覺前父親都會給他哼《搖籃曲》,此刻,他立即應奶奶要求唱了起來:“睡吧,睡吧,我親愛的寶貝……”

    阿爾斯蘭蹲在奶奶跟前,仰著臉,投入地唱著,奶奶一下著迷了,她喜極而泣著,就連小姑也感動了,一旁忍不住抹了眼淚。

    申文學默默看著阿爾斯蘭,那白玉一樣的男孩,擁有著漢族和維吾爾族的混血,美得發光。

    父親年輕的時候也是這般好看的吧?

    吃完午飯,阿爾斯蘭和申文學一起哄奶奶午睡。

    奶奶睡著了,小姑也干完了家務。

    將奶奶交給小姑,申文學說:“我給你收拾客房,你也休息吧。”

    阿爾斯蘭一臉嫌棄:“難道我千里迢迢從福海到烏魯木齊,轉了兩架飛機,又坐了火車和中巴,就是為了來姐姐家睡覺的?”

    “那你想怎樣?”申文學有些無奈,但又寵溺著自己同父異母的兄弟。

    無論如何,他身上也留著和她一半相同的血,他們是親人,而且阿爾斯蘭還是個善良好看的男孩子,就算不是親弟弟,申文學也愿意和他做朋友。

    “帶我去見姐夫!”阿爾斯蘭一臉狡黠的笑容。

    “姐夫?”申文學一臉驚詫。

    阿爾斯蘭抓抓頭皮:“不會半年過去了,華姐夫還沒搞定你吧?”

    “飯可以吃,話不能亂說啊!”申文學叫苦。

    “怎么,他被你pass掉了?”

    “怕死?我為什么會讓他怕死?”

    阿爾斯蘭:“……”

    阿爾斯蘭瞬間無語,他的好看的姐姐原來有時也會是個智障。

    阿爾斯蘭一腦門黑線,擺擺手揚揚手里的手機說道:“好了好了,你也別怕死了,我已經和他聯系過了,他一會兒就來接我去happy的,在新疆的時候他答應過我,等我來到桃李,他要做東道主招待我的。”

    華建敏很快就到了申家門外,還開來了自己的黑色小車,就連申文學也是第一次見到這輛車。

    那是一輛十幾萬塊錢的國產車,在桃李市,許多老師都會購買這樣一款價格適中又可以代步的小車。

    阿爾斯蘭看著那輛車子,向駕駛座上的華建敏說道:“姐夫,雖然這車子便宜了點,我要考慮考慮我要不要把我姐嫁給你。”

    “你還在考慮嗎?我以為你已經把你姐嫁給我了,不然怎么叫姐夫呢?”華建敏笑著說道。

    阿爾斯蘭回頭看站在門口的申文學,有些理虧說:“我馬上就改口叫他局長哥哥。”

    阿爾斯蘭像春花一樣活潑爛漫,申文學也拿他沒辦法,只是說道:“你別纏著華局長太久,他下午還要上班。”

    “你不一起上車?”華建敏從車窗探出頭來,一臉的期待。

    “我已經吃過飯了。”申文學能想到的所謂好好招待無非就是請客吃飯。

    阿爾斯蘭提高了音調:“誰沒吃過飯啊!”

    華建敏在車內說道:“我也吃過飯了。”

    “那你們約出去還能干什么?”申文學不解。

    夏天的日頭又毒又辣,離開空調,她光在門口站一會兒都覺得熱得慌。

    “上了車你就知道了。”華建敏歪了歪頭。

    阿爾斯蘭已經不由分說將申文學拉上了車后座。

    車窗搖上,華建敏將車內的空調調低了幾度,繼而發動了車子。

    “我們要去哪?”申文學問。

    她已經上車了,可是她依然不知道啊。

    “姐姐,既來之則安之啊。”阿爾斯蘭替華建敏說道。

    全程,申文學覺得自己被孤立了,一個中青年和一個青少年一路暢聊,熱乎乎、甜蜜蜜若情侶一般。

    申文學從來不知道華建敏竟然這么擅長聊天,甚至像個話嘮。

    在她的印象里,華建敏是個沉穩話少的人,能少說話多一個字堅決不肯說,就如他好看的外表,多一分帥太俗,少一分又不夠帥。

    “你們當我是空氣嗎?”在華建敏和阿爾斯蘭因為一個話題狂笑不止的時候,申文學忍無可忍說道。

    而車子,也在此刻恰到好處地停住了。
12057七星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