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最強掠奪女主系統 > 第七十四章 女仆
    蘇子墨接過降龍十八掌,頓了頓,卻沒有翻開那典籍,冷笑道:“呵,早知如此,何必當初?就種垃圾東西,我現在已經不需要了。”

    說完,便將那降龍十八掌宛如垃圾般扔在一旁,繼續離去。

    洪七公與黃藥師以及郭靖看著地上的秘籍,又看向那逐漸離去消失的背影楞了楞神,頓時個個面如死灰。

    “奪我妻子,棄我神功,星殿!我與你不共戴天!”回過神,郭靖對天怒吼,肆意的發出心中的怒火,蘇子墨的臉已經深深的烙印在了他的腦海中。

    黃藥師與洪七公也是面色憔悴,好似一瞬間老了數十年。

    ………

    在說蘇子墨,他帶著黃蓉離開丐幫后,一瞬間居然不知要去何處了。

    看了一下個人屬性。

    2.0萬界掠奪系統

    宿主:蘇子墨

    資質:上等

    心法:《道決》

    境界:練氣九重后期

    魂力:5000

    經驗:11001--90000

    積分:52400

    法決:《萬劍歸宗》《多重影分身》

    劍技:《光刃斬》《一炁化三清》《東方第一劍》

    體法:《煞體決》

    身法:《踏魂行》

    掌法:《履霜破冰掌法》《大北斗七式》《降龍十八掌》

    指法:《一陽指》《點穴道典》

    武器:神秘之劍x20 利劍x1000

    ………

    在這三年中,蘇子墨已經將主線任務完成了大半,進度則是5--8,加上剛剛獲得降龍十八掌便是6--8了。

    說不要都是假的,在接到降龍十八掌的一瞬間,蘇子墨便已經系統拷貝了數份了。

    一份回收完成任務。一份保留下來。一份花費積分快速領悟。

    接下來,就只剩下倆個武林秘籍未得了,一個是金輪禿頭修煉的龍象般若功和獨孤求敗劍冢內的獨孤九劍了!

    “你以后就是我的仆人了,你要做的工作就是給我端茶倒水,伺候好我,不然嘿嘿,小心你貞潔不保。”

    蘇子墨轉身目視身后的佳人,邪邪的笑道。

    聞言,黃蓉嬌軀不由一顫,俏臉上立即掛上了微怒。可惜,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這個道理她還是明白的。

    “是,主人。”

    當黃蓉說出這句話時,都是低著頭掩飾那羞到通紅的臉,聲音小的宛如蚊聲。

    聲音在小,蘇子墨依舊聽到了,便輕輕的點了點頭,黃蓉看不出面具下的他是什么表情,估計是滿臉蕩笑吧!

    想到這,黃蓉心中一陣不通暢,實在是太屈辱了,可卻又無可奈何啊。

    一旁的歐陽鋒,不敢言語,當看到蘇子墨的手段后,便如同個安靜的小貓。

    之前的三年中,都未曾見過蘇子墨真正出手,可曾想,他這一出手,便是血雨腥風啊!

    ………

    時間如細風,握不住也擋不住,看似渺小卻又快如狂風。

    三年的光陰,如同流水般逝去。

    某客棧中,一群江湖人士正在大伙拼桌,熱火朝天的哈著牛逼中。

    “可聽聞星殿與丐幫一戰?”

    “這個我知道,牛逼克拉絲!丐幫數萬人,被星殿殿主用神秘手段,屠了個遍!”

    “對對對!好似在三年前,丐幫轉讓打狗棍以及郭靖大俠與黃島主之女,喜結聯合之際,星殿殿主前來劫婚,然后一場曠世之戰便拉開了序幕!只可惜我不能親眼目睹啊!”

    “你還想親眼目睹?你難不成也想死在里面?”

    “額,哈哈,你說的也不無道理,在場的人好似全部被斬殺了,星殿可真是名副其實的魔教啊!”

    “王小二,你那是低配版本,我的可是高配版本,聽說星殿殿主久戀黃島主之女黃蓉卻而不得,便拼命修煉,在大喜之日前來劫婚,斬殺武林群雄!”

    “哥們,你這是高配的啊!如真是那樣,魔教殿主可真是個……個……膽大妄為的人啊!”

    “……”

    “噗嗤!”

    客棧中,靠窗的桌子,一位年輕俊逸的男子聽到了他們的火聊,不由的笑出聲。

    而一旁的俏麗女子則是惡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心中暗自出了口惡氣,便立即目露平淡,顯然不想讓那年輕俊逸的男子看到。

    而這一幕,全部落在了一旁的老者當中。

    那男子便是蘇子墨,那女子則是黃蓉,那老者就是歐陽鋒。

    剛開始,蘇子墨與歐陽鋒帶著個恐怖面具以及衣服,搞的沒有人敢跟他們說話,就這樣無厘頭的找獨孤求敗的劍冢,找了三個月的時間依舊毫無所獲。

    蘇子墨決定不在裝逼了,與歐陽鋒換下那詭異恐怖的裝著,繼續開始尋找。

    因為在原著中,也沒有具體描寫那劍冢的地方,只是說在一處山谷中,有個丑雕守護著。

    而這三年中,黃蓉也了解了蘇子墨的大概性格,吃軟不吃硬,有時冷如冰霜,有時暖如溫陽。

    漸漸的倆人的關系就熟悉了,有時還和蘇子墨開玩笑。

    “嗯?臭小子,你笑個蛋啊!”

    蘇子墨的笑聲不大不小,他們卻都聽的一清二楚,立即一位滿臉胡渣的大漢,拍桌立起怒視蘇子墨。

    蘇子墨緩緩夾起一個豆子,嚼了嚼,笑道:“你說的對,我的確在笑個蛋。”

    “哈哈哈,兄弟們,你們聽到沒,這個傻小子承認自己在笑個蛋了,哈哈哈……”那大漢看著自己的三個隊友,指向蘇子墨,抱腹大笑。

    片刻,他發現場面寂靜無比,他的哥們居然不和他一起笑,而是眼神奇怪的看著他,搞的他特別尷尬,腦筋一動,便知道了什么,立即喝道:“咦,不對,臭小子你找死!”

    “噗嗤!”

    一旁的黃蓉也忍不住了,即使她自信笑點高,不過奈何這憨厚的大漢,真心實力逗啊!

    蘇子墨抬起酒壺,輕輕的咪了一口酒,看向大漢笑道:“你一口一個星殿殿主,不知你可曾聽聞他的樣貌呢?”

    大漢豪情萬丈的說道,仿佛他就是星殿殿主般,肆意瀟灑,道:“呵,臭小子,見你期待的模樣,大爺也不妨告訴你,星殿殿主可是……是……”

    “是不是這樣啊?”

    這時,蘇子墨緩緩起身,不知何時,身上的衣袍已經變幻,而手中則是出現個面具。

    蘇子墨將面具放在自己的面部前方,又緩緩放下,眸中帶笑。
12057七星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