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天阿降臨 > 第三卷系列任務 第289章 大演說家
    場中起了一陣小小的騷動,海夢星上幾大家主都沒想到李心怡會自告奮勇,一時面面相覷,不知該如何是好。

    聯邦席位上,一位知性美女湊近蕭,小聲問:“她怎么會上場?”

    蕭聳肩,說:“很正常,畢竟她才是今天的主角!

    “她的機甲格斗只不過是業余水準!泵琅@然并不服氣。

    “你要這么想可就錯了!

    “就憑她的大演說家?不用說我,鮑比都能對付得了吧?”

    蕭笑了笑,說:“你要這么想的話我也沒辦法,一會鮑比輸了,你可以上去試試。不出意料的話,我們當中只有我能夠拿下她!

    “不可能!”

    “若不是這樣,我們這個使節團何必繞這么大一個圈子跑到海夢星來?你看著就是!

    “我還是不信,要不要打個賭?”

    “好啊,賭輸了你就是我的!笔掚S口就道。

    “好的!”

    這下輪到蕭一驚,趕緊道:“不不,我只是開玩笑的!

    “你放心,我絕不會輸給她的!”

    蕭暗嘆,不再多說。

    李心怡登場,來到模擬艙前,開始上傳機甲資料。而她的對手,那個叫做鮑比的年輕人也從模擬艙中出來,上傳一具新的機甲。

    鮑比的機甲上傳只花了幾秒,而李心怡的機甲整整上傳了一分鐘?吹诫p方的時間差,鮑比臉色開始變得凝重,向李心怡深深看了一眼,才走入模擬艙。

    戰斗開始,李心怡的神秘機甲終于登場。

    這是一具中小型機甲,深灰涂裝,背后有一雙線條極盡優雅的金屬羽翼,其上不斷流動瑩瑩光芒,美倫美煥,宛若降臨天使。

    而出現在她對面的是一具持盾和長槍的特殊機甲,十分高大,合金外殼充滿現代科技感,其造型設計又帶著一絲復古韻味。一看到這具機甲的外型,暗中不知有多少大人物都微微點頭。

    徐戰峰本來躲在人群之后,正心灰意冷,忽然耳中響起熟悉的聲音:“這次干得不錯,等活動結束后到可以到族中領取獎勵!

    徐戰峰愣了一下,他本以為這次活動完全搞砸了,根本就沒想到會弄出這么大的場面,連受罰輕點都要謝天謝地,怎么現在還要領獎?

    頻道中的徐家長者見他不解,解釋道:“光是那具唐吉坷德的資料,哪怕只是部分數據也很有價值,以功抵過綽綽有余。我們徐家一向賞罰分明,你當然要有獎賞!

    徐戰峰這才明白,頓時精神一振,就待走向前排,但旋即想起自己是慘敗退場,頓時氣焰全消,就停在原地,遠遠地看著李心怡戰斗。

    此時模擬戰場范圍數十倍擴大,投放出戰場場景則按比例縮小,雙方初始位置相隔數千米。

    戰斗開始,唐吉坷德就速度全開,全力沖向對手,同時數枚導彈自背后射出,直撲李心怡。

    李心怡的機甲雙翼展開,翼面噴射出淡淡光流,瞬間速度暴增,轉眼間沖入山林,就此消失。

    幾枚導彈追到她原本所在位置就失去了目標,在空中胡亂打轉。

    唐吉坷德此刻也失去了目標,而且是完全消失,正不知所措之際,忽然看到空中幾枚導彈居然掉頭鎖定了自己!

    他立刻豎起盾牌,防御護罩全開,硬抗了導彈的幾輪轟擊。

    哪怕唐吉坷德是以攻防一體著稱的重型主戰機甲,連挨了自己幾枚大威力導彈,也被炸得護盾消失,裝甲都被卸掉了好幾塊。

    鮑比正在搜索李心怡,耳邊忽然炸響一聲雷鳴!

    這一驚非同小可,把他嚇得直接跳了起來,然后手忙腳亂地落地,勉強沒有摔倒出丑。

    雷鳴只是前奏,接下來鮑比耳邊開始轟響工業搖滾,而且是最大音量。聲嘶力竭的嘶吼一個接一個地疊加,轉眼間變成數十首最著名歌曲的大合唱。

    沉重的打擊樂交織在一起,全都是同一節拍,帶得鮑比的心跳都想要與這節拍趨于一致。

    鮑比手忙腳亂,試圖關閉音樂,可是這一部分系統已經完全脫離了他的控制。不管他怎么嘗試,數十名工業搖滾的巨星始終以最大肺活量對著他的耳朵咆哮。

    “不,不,停下!”鮑比的號叫顯得如此柔弱,完全被巨大聲浪淹沒。

    戰場上,唐吉坷德已跪倒在地,抱著自己的腦袋,顯得痛苦不堪。

    機甲中,鮑比一咬牙,竟摘下頭盔,在自己雙耳上各點一下,鮮血立刻自耳孔涌出,竟然把自己的耳膜給戳破了。

    無數觀眾遽然動容,萬沒想到這個小伙子居然如此剛烈,不惜自殘也要爭取勝利。轉眼之間,聯邦一方的賭金就直線上升,數額瞬間壓過了盛唐,突破8億大關。

    蕭抬手向賭盤指了指,旁邊助手會意,準備加注,問:“加多少?”

    蕭用有如蚊蚋般的聲音說:“有個幾萬就行了,主要是得有下注的動作!”

    “您都贏了快一億了!”

    “廢話,錢還嫌多嗎?”

    助手心領神會,重重在屏幕上點了幾下,表情兇猛,動作夸張,下了2000塊猛注。

    蕭哭笑不得,說:“不用那么節省,我們還會賺錢的!

    助手下完注,小聲問:“您對鮑比就那么沒有信心?”

    “不,我只是不確定應該對她有大多的信心。他以為把耳朵弄聾就完了嗎?太小看她了!

    此刻鮑比滿臉鮮血,他也不擦,只是目光兇狠地掃視周圍,然后才把頭盔戴上。

    然后他就又聽到了轟鳴的工業搖滾。

    “這是怎么回事?!”

    一番手忙腳亂的自檢之后,鮑比才發現護甲的聲音傳導模式已經被切換成骨傳導,并且正在迅速向神經傳導蔓延。他瞬間絕望了,難道要把神經切斷才能屏蔽這要人發瘋的噪音?切斷神經還怎么戰斗?

    這時他眼角余光好像在監視視野中看到坐席上不少同伴都站了起來,有的正在向自己拼命揮手,喊著什么?上г谡鸲@的工業搖滾中,鮑比什么都聽不見。

    此刻一片陰影掠過了他。

    鮑比下意識抬頭,就看見一枚體型肥大的導彈慢吞吞地飛來,已經到了頭頂。

    戰場上一小朵蘑菇云冉冉升起,煙灰散盡后,原地只留下一個大坑,鮑比的機甲早就不見蹤影,他甚至連叫都沒來得及叫。

    模擬艙自動打開,把鮑比彈了出來,他已昏迷不醒。

    不知多少人都一時無語。

    這枚導彈體型如此之大,飛得如此之慢,充分顯示了主人的貪心,除了一丁點發動機之外塞的都是炸藥。這枚大家伙一落,方圓800米都是殺傷范圍,還是針對重型機甲的殺傷。

    人們終于見識到了大演說家的威力。

    蕭看了眼那位知性美女,悄悄對助手說:“啟用我們那三個秘密賬戶,下5000萬到對面吧!”

    助手嚇了一跳,“這樣好嗎?”

    蕭撫著下巴,沉吟道:“確實不太好,那就一個億!”
12057七星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