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小說網 > 限制小說 > 末世手記之黑暗 > 第一百零九章 人性游戲結束了
    腳步聲,在我做困獸之斗時突然傳來的快速的腳步聲。

    眨眼之間,腳步聲忽然消失,緊接著一個瘦弱的身影便從樓梯扶手上滑落下來,同時帶著弓弦緊繃的聲音!

    嗖!

    撲哧!

    最前面的喪尸應聲而倒,它的頭顱被一支利箭貫穿了太陽穴。

    繼而又是拉弓搭弦的聲音,隨即又一支利箭放出,瞬間放倒了另一個怪物。

    下來的這個人影,正是弓女蘇柒。

    蘇柒在臺階上側立身形,下半身穩穩的固定在原地,同時雙手連續的將箭矢搭在弓弦上,拉開再射出,整套動作連貫有力,且迅猛無比!隨著弓弦的脆響,一只又一只的喪尸翻倒在地,繼而順著樓梯滾落下去。

    這回算是見著‘綠箭口香糖’的現實真人版了……而且還是女版……

    只用了大約十幾秒,面前的喪尸們就全部中招了,紛紛倒落摔到了樓梯的最底層。

    我再次看向蘇柒,小姑娘的額頭已經微微見汗了。當射殺完所有喪尸之后,她扭頭看了看我,見我并無大礙,才漸漸松了口氣。

    我剛想說什么,這時樓上再次傳來腳步聲,很多的聲音。不用看也知道是誰來了。

    “哦西~!蘇柒妹子為磊子成功送上主角光環!”

    狄巖真是人未到、聲先至。

    跟他一起下來的還有林月、小雨、葉子、大林。

    眾人一下來便看到我滿身血污的樣子,一個個都焦急不已,一邊急聲詢問一邊就要從扶手上翻過來。

    “別緊張,我沒事!

    不等我再多說,忽然從一層再次傳來一聲嘶吼,看來還有沒死透的。

    我伸手攔住眾人,隨后提著刀就下了樓。

    到了底層尸堆旁邊,正好看見一只喪尸掙扎著想要爬起來,蘇柒的箭矢射在了它的臉上,沒能完全殺掉它。

    我走上前一刀將其結果,然后一邊檢查其他喪尸一邊用刀去捅入它們的大腦,以保證絕對的安全。

    趁著這個空檔,上面的人也下來好幾個,我先擺手示意眾人禁聲,然后再次提刀走向一層那幾個房間里查看。

    這回林月和小雨可是對我寸步不離了,在我不經意看到她們的時候,也發現她們盯著我的眼神中帶有不安和埋怨。

    沒有過多的在意,等查清這些房間里再無喪尸之后,我又轉頭走了回來。

    蘇柒此時已經來到尸堆旁邊,正在拔出那些箭矢,用一塊白布擦凈箭身之后再次放回后背的書包之中。

    “謝了!蔽覍χ」媚镎f道。

    蘇柒只是搖了搖頭,又繼續收拾她的弓箭了。

    這會林月和小雨正一刻不停的檢查著我的全身,還拉著葉子幫忙檢查,即便我再厚臉皮,這會被三姑娘沒完沒了的弄身上也會覺得不好意思,所以趕緊叫停,告訴她們我沒事,然后帶著大家先上樓了。

    我們回到被桌椅擋住的樓梯上,大林一直留在這,正在將擋路的雜物紛紛清除開來。

    這個時候,我的老舍友羅俊杰也站在一旁,不知道是什么時候下來的。

    他沖我擺了擺手,然后對其他人道:“我和他單說幾句!

    在看到沒人阻撓之后,俊杰才將我拉到一邊,然后對我耳語道:“老五,我就說兩句,第一,你一定不要再脫離隊伍單獨行動;第二,那個拿著弩弓的貧小子最好也不要離開你的視線!

    我沒有任何回應。

    俊杰在說完之后,只是再次看了看我,隨后便邁步上樓了。

    狄巖這時才慢慢靠了上來,他剛才去檢查了一眼外面的情況。

    一邊看著俊杰遠去的背影,狄巖一邊輕聲對我說道:“磊子,我看你這哥們要危險了。我跟你說,剛才是他告訴我們這里有喪尸,我們才及時下來的,當時他跟我們說的時候我就看到那個孫愛奇好像瞪了他一眼,不過這哥們卻當沒看見,還跟我們說這些喪尸是他們為了在遇上壞人的時候來拖住對方以便于自己隊伍逃跑用的!

    “嗯,”我算是應了一聲。

    狄巖繼續道:“而且之前那個一身黑衣的女人來的時候,也是這個羅俊杰告訴她,那u盤被布雷亞拿走了,那時候孫愛奇也有點不滿的意思……我看你還是跟你這老兄弟聊聊吧,不行就來咱這邊,也可以……”

    “狄巖,”我打斷了他的話,“知道的太多不是什么好事!

    “哈?”

    我搖了搖頭,反問道:“其他人呢!

    狄巖奇怪的看了我一眼,然后脫口而出道:“都在樓上。胡小新下來不方便,我就讓辰瑞留下來看著她。子青是不知道自己該怎么辦,索性也不叫她了,一看這情況師堯也就主動留在上面,另外李川河也是!

    我點點頭。

    這時小雨過來又打量我一遍,確認真的沒有問題以后,才問道:“石哥,你有沒有看到七哥?”

    這次是搖頭。

    “那、那怎么辦……”

    “回頭再說,先上樓!蔽移届o回道。

    狄巖再次開口問道:“喂,磊子,你想著什么呢也跟大家說說,樓上那情況你打算怎么解決?”

    我把真夜重新系回腰上,這次只是確保它不會掉下來,就不再用那塊布包裹刀刃了。

    一邊向上走,我一邊讓聲音回蕩在這樓道之中——

    “你們的人性游戲,結束了!

    (ix卷開篇)

    我叫石磊,男,20歲,生日是6月24日。家住山風市古豐區凌惠大街23號樓,曾經是山風經貿學院計算機系的一名大二學生,幾個月后過完生日我也就21了……但是誰知道我還能不能活到那天。

    2012年12月29日,末日病毒侵入了我所生活的世界,隨之而來的是諸如殘虐、殺戮、悲涼、痛苦等一系列的詞匯,當然,還有那更加恐怖的喪尸大軍。

    爆發之初,為了找尋自己的父母,我毅然從家中跑了出來,來到這血腥殘忍的世界。在周邊不斷地有人死亡離去的環境下,我很幸運的活了下來,并且成功穿過了兩座城市,來到此時所在的省會——玉天市。

    時間一晃,從我離開家到現在,已經有兩個月了。父母還沒有找到,我仍在憑著僅存的意志掙扎著活下去,期望在官方建立于市南的玉天安全所中能夠遇到他們。在這條無法回頭的道路上,我帶領著一些在危難中建立信任的人們共同生存,同時也逐漸發現了自己的改變。

    “你們的人性游戲,結束了!

    接下來故事的展開,發生在我說完這句話的兩小時之后,地點還是那個該死的學校。

    接下來,我們遭到了更加兇猛的攻擊。

    接下來,我們連哀悼的時間都沒有了。

    2013年2月24日,星期日,晚,越河一中校園。

    外面的天色早已黯淡下來了。

    教學樓的樓梯上。

    “呼……呼……呵……”

    劇烈的喘息充斥在空氣中,同時伴隨著掛耳的風聲和急促的腳步。

    可即便是再凌亂的聲音,也掩蓋不住樓上傳來的嘈雜。在這‘嘈雜’之中,包含了重物的落地,玻璃的破碎,喪尸的嘶吼,人類的哀嚎,以及‘它們’所帶來的‘死亡之音’。

    “快!”

    樓梯上,一個將近30歲的成年男子在我身邊督促道。他長著棱角分明的臉龐,其上一雙銳利的眼神和唏噓的胡渣讓這個男人自然而然的透露出一股凌厲的氣息。

    他叫雷羽。

    雷羽的一聲話語隨著雜亂的聲音鉆進我的耳朵,我并沒有回答,卻是將最大的力氣加注在雙腿之上,只是效果并不明顯。

    我也想快點,可實在是力不從心,因為我的懷里還抱著一位。

    柔弱的女孩,有著美麗的面容,此時正如同睡美人一般倒在我的懷中,任憑一路顛簸,也不見她有絲毫蘇醒的趨勢。

    她叫燁梓,音同葉子。

    我用‘公主抱’帶著葉子一路往下跑,兩個人的體重加到我這一雙腿上,想再快點實在是困難的很。

    身邊的雷羽也好不到哪去,他的腿受傷了,是被樓上一個課桌的鐵角刮出的一道傷口。雖然他之前已經草草的用布條將傷口綁住,但由于之后的劇烈運動,現在他的血液已經逐漸的滲出布條了。

    雷羽忍著疼痛和我一起往下跑,他的臉上除了有些焦急之外,再看不出其他軟弱的神情了。

    其實在幾分鐘以前,我和雷羽已經到了學校外面,但為了此時懷中的女孩,我不得不再次跑進這個人間地獄之中。至于雷羽,他現在非常不希望我死,所以才回來跟著我玩命。

    接下來不到一分鐘的時間,我們就來到了一層,但這時背后的樓梯上所傳來的聲音也越來越大了。

    “它們來了!”

    雷羽向后張望了一眼,同時立刻推著我的后背向教學樓門口跑去。

    剛剛轉過樓道拐角,我們借著窗外的月光,就看見前面的樓道里分散站立著四只喪尸,它們也發現了我們,開始嘶吼著慢慢向這邊走來。

    沒有任何的動搖,我繼續抱著葉子往前跑。

    身邊的雷羽只是深深吸了口氣,繼而突然爆發,如同出弦之利箭一般飛奔向前,幾乎是以快于我兩倍以上的速度迎上了那四只喪尸。

    在接近喪尸的瞬間,雷羽順手從后腰拽出一個類似電視遙控器大小的東西,雖然我這個位置看不清那具體是什么,但我之前在樓上的時候也見過了,那是一塊銅板,也是雷羽身上僅存的一件冷兵器。

    第一只喪尸。

    雷羽沖將上前,忽然又向一旁微微閃步,在滑過喪尸身邊之時,他的左手一把抓住喪尸的脖領,同時借著慣性轉身,右手握著銅板掄出一道完美的弧線,隨后便如同炮彈一般猛然砸中了喪尸的頭顱!

    轟!

    第二只。

    在銅板砸穿頭顱的瞬間,雷羽沒有拔出武.器,依舊隨慣性而轉身,同時雙臂用力,直接將喪尸拉轉回來,繼而將其掄向第二只喪尸!

    身體的激烈碰撞卻迸發出腐爛的聲音,兩只喪尸撞翻在地。雷羽馬不停蹄,繼續向前。

    第三只。

    兩只辦倒以后,雷羽的速度就被迫降了下來,但他的氣勢可是愈加高漲。

    雷羽快步上前迎上第三只,在那腐爛的雙手抓住自己之前,他一把揪住喪尸的頭發,隨即用力下壓,右手的銅板亦隨之猛然上它們的目標確實是人類第一,但它們好像也是會對前進路上的所有人、尸、物發動攻擊。

    就剛剛被雷羽打倒的那幾只喪尸,其中有倆沒死的,掙吧了一會就慢慢爬了起來。當烏鴉群飛過的時候,它們立刻包圍了兩只喪尸,接著便以迅雷不及掩耳盜鈴之勢將喪尸撕成了碎片!

    或許這樣形容有點夸張,但事實就是一旦被這些烏鴉包圍,那么一個活人可能只需要四、五分鐘就會丟掉一整只胳膊和一整條腿了。而這只不過是十幾只烏鴉的威力,如果是上百只呢。

    兩只喪尸多少為我們爭取了一些時間,我和雷羽很快便跑到了一層的大廳,這里通往操場的樓門已經被徹底‘毀滅’了,喪尸正在源源不斷的走進來,而且我們從這也可以看到,后操場上的喪尸數量更是如同螞蟻搬家一樣。

    不過我們原本也沒打算去操場。到了大廳我們第一時間就奔向通往教學樓前小院的樓門,原本堵住門口的那些桌椅板凳大多都被清到了兩邊,中間留出的那個過道足夠讓人通行了。

    轉眼間鉆出了樓門,雷羽在我后面,跑出來的時候還順手拽了兩個課桌。

    邁出大門的同時,雷羽將兩個課桌用力一合,隨即直接堵住再次關閉的門板。

    這扇門是向里開的,追著我們的那點數量的烏鴉還不足以將其一次撞爛,但估計也撐不了多久。

    果然,在我們跑出數步的同時,門板便傳來了遭到撞擊的響動,卻并沒有破開。

    再看眼前,視野內教學樓前的小院再不是之前那么干凈的場景。此時我目光所及之處,遍布的尸體即便是在月夜之下也顯得如此扎眼。

    這些尸體,有喪尸的,也有剛剛死去的。它們唯一的共同點,就是全都是從樓上掉下來的,這一點毋庸置疑。

    另外這里還游走著一些‘醬油’喪尸,它們原本在毫無目的的亂轉,或者撲在仍然熱乎的尸體上亂咬。當發現我們的出現以后,便開始慢慢聚攏過來,只是那緩慢的速度對我來說還構不成太大威脅。

    奔向學校大門的過程中,我看到了一個熟悉的尸體,或者說我只是熟悉它的衣服。
12057七星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