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我被小強咬了一口 > 第五集百鬼夜行 23、心紋領域
    “總大將,你這樣做,可真的很不地道!”

    說話的是一個極其英俊的少年,單論顏值的話,這個家伙,絕對可以吊打現在任何一個流量明星,那什么鯤啊,鹿啊,在他的面前完全不值一提。

    他還有一頭酒紅色的頭發,赤露著上身,手里頭拿著一個酒葫蘆。

    除了英俊之外,他還有一種說不出來的邪魅氣息,對于那些無知少女,很有致命的吸引力。

    “小心點,這個家伙很不好對付!

    “這不廢話嗎,這個家伙要是好對付的話,也不會突破執法隊的防線了!

    “……”游戲。

    這話說得好有道理啊。

    滑頭鬼站了出來,因為對方是來質問他的。

    他就是酒吞童子,鬼族之王,現如今唯一一個,能夠跟他爭奪百鬼首領位置的存在。

    “聯合陰陽師,舉行召喚儀式,殘害我們的同類,你就是這么做總大將的嗎?”

    “難道你看不清楚局勢嗎?”

    “我看得明白,只是總大將你老了!

    滑頭鬼老了嗎,從外貌的對比上來看,滑頭鬼的確比較老。

    但要說具體年齡的話,滑頭鬼也就比酒吞童子多了一兩百年吧,兩者的差距其實并不大,

    但要從心理上來講的話,兩者的差距就有點大了。

    滑頭鬼現在的心理比較保守,它思考的不僅僅是個人,也不是一時意氣,而是更加長遠的未來。

    心盟現如今勢大,硬拼對它們而言,根本就是百害而無一利。

    但酒吞童子跟十二式神一樣,它們并不在意什么長久的未來,也不在意他們這個種族如何。

    它們不是不會想,而是根本沒想去。

    說到底,它們始終只是一群邪念體,而非是一個種族,滑頭鬼會有如此的想法,在它們之中,實屬異類。

    “我的確老了,所以才不想讓你們胡來,徹底斷了百鬼的傳承!

    “可你從來都沒有問過我們,要不要這樣的傳承,想不想要傳承下去。

    你已經不配當我們的總大將了,今天,就請你退位吧!

    “想要讓我退位,那也可以,就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了!

    “哼,動手!”

    酒吞童子輕笑一聲,動手兩個字剛落,一直跟在滑頭鬼身后,擔任保鏢的牛鬼和犬神,同時動手。

    它們拔出腰間的武士刀,刀劍所向,不是酒吞童子,而是滑頭鬼。

    在它們拔刀的那一瞬間,滑頭鬼意識到不好,但距離太近了,它沒來得及發動自己的能力,就被它們偷襲成功,瞬間受到重創。

    與此同時的,原先就一直呆在古宅之中的妖怪們,也同時叛亂了,瞬間撲向那幾個陰陽師,將其殺死。

    之后撲向火爐,想要撲向返魂香的燃燒,阻止儀式進行進行。

    山口撫子和忍者們,紛紛出手阻止。

    一時之間,原本平靜的古宅,也成為了一個混亂的戰場。

    “你們……”

    滑頭鬼有點不敢相信,他怎么也沒有想到,牛鬼和犬神他們居然會背叛自己。

    “總大將,你老了!”

    犬神很平靜的說了這么一句,它的解釋已經很明確了。

    你老了,不值得我繼續追隨了,所以我選擇了酒吞童子。

    而牛鬼的解釋,就稍微長了一些。

    “你做任何決定,我們都會無條件的支持,因為您是率領我們的總大將。但現在,你不再適合率領我們了,因為你的想法,太接近人了!

    它們像人,那無非是在模仿人,但本質上還是格格不入的。

    可滑頭鬼不一樣,無論是在外表上,還是思想上,它幾乎已經于人類一般無二。

    所以滑頭鬼也就成為了百鬼之中的異類。

    當滑頭鬼決定,要跟白澤談合作的時候,它們的心里面,就已經有了別的想法。

    “呵呵……”

    滑頭鬼蒼涼一笑,也不知道他現在的心情,有多復雜。

    “總大將,由我們送你上路吧!

    因為忠誠于您,所以您的最后一程,也將由我們親自送您。

    還真是感人的忠誠!

    雙方信念不同,爭吵兩句或者打起來,這是十分常見的事情,各國會議上面還在互掐呢。

    白澤和游戲原本是打算看戲的,畢竟這是人家百鬼之間,內部的事情,內部斗爭外人不要干預。

    但現在的情況,好像有點脫節了。

    先是上演了一出反叛的戲碼,接著滑頭鬼被牛鬼和犬神牽制住。

    于是乎,酒吞童子沒人管,他直徑朝著白澤和游戲走來。

    在酒吞童子它們這些妖怪的眼中,人類不過就是一群低等生物,它們的身體會日漸衰老,還有壽命的限制,絕大部分的人根本沒有擁有,可以與他們抗衡的力量。

    這樣的物種,卻主宰了這個世界,霸占了所有的資源。

    憑什么?

    真是越想越氣。

    手上的酒葫蘆,朝著白澤和游戲兩人砸了過來。

    速度不是特別的快,但白澤卻感覺自己的身體,被一股無形的力量給定住了,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酒葫蘆砸過來。

    束手無策,只能坐以待斃等死。

    死,白澤心里面倒是沒什么感覺,畢竟就算自己的腦袋搬家了也沒事,被砸個稀巴爛了,無非就是需要一些時間重新長好就行。

    當然,前提是這個家伙不會補刀。

    白澤被爆頭也不會死,可游戲不行啊,所以他必須做點什么。

    只見他胸口的心紋亮起,艱難的說出兩個字。

    “決斗!”

    那一瞬間,酒葫蘆停滯了下來,酒吞童子的臉色變得十分奇怪,他似乎是在抗拒,抗拒某一種力量。

    但他最終還是失敗了,只能乖乖的退到距離白澤和游戲,兩人十米之外的地方,正對著兩人。

    與此同時的,雙方之間的場地,出現了一個長方形場地。

    場地中間隔開,雙方所在的地方,擁有十個空格。

    “你對我做了什么?”

    攻擊被停止,身體不受控制的走了起來,這一些都違背了酒吞童子的意愿,但冥冥之中又有一股力量,強迫著他不得不這樣做。

    “我只是展開了心紋的領域,我的心紋領域有點特殊,它蘊含著規則的力量!
12057七星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