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唐俠 > 廿四章 逛大觀園
    “月落烏啼霜滿天,江楓漁火對愁眠。姑蘇城外寒山寺,夜半鐘聲到客船!

    韓臨淵見到南湖,馬車的速度反而慢了下來:“張懿孫的好詩不多,但這一首卻當真漂亮。想來當時他所見,便和眼前的景色沒什么分別!

    李秉一路上說話并不多,這次從長安出來之后,就好像轉了性子一樣,一路上少有嘻嘻哈哈、打打鬧鬧,心里總有一股說不出的不安,尤其是到了南湖之后,這種感覺更加明顯,覺得一股危機伏在自己身邊,說近不近,說遠不遠,壓迫的人有些不自在。

    兩人剛靠近岸邊,略略能聽到船艙里嘈雜的樂聲和談笑聲。

    這南湖極大,一眼望不到頭。湖面上有八只大船,都是單帆,甲板之上,有雙層船樓。不過,岸邊和甲板上不見一人,顯得有些詭秘。

    “尋;ù,就算沒有迎賓的粉頭,也該有些老鴇龜公候著,這倒好,外面一個人都沒有。也不知道這些花船是葷是雅!表n臨淵嘀咕一句,停好車駕,走近了才瞧見這些花船的風帆和船身顏色并不相同:

    朱、緋、黃、藍、栗、青、褐、黑。

    八船八色,以鐵索懸橋相連,在岸邊一字排開。

    兩人在岸邊繞了一段路,卻找不到登船的橋板。好在這船的甲板也不算高,韓臨淵正欲躍上,瞧見那為首的紅船上走出兩位姑娘。分別端著托盤,個頭不高,似乎年紀也不大。

    小姑娘看見李秉略有驚異,呼道:“二位公子可是要去島上的?快上來吧,幾乎誤了時辰,不然今夜可就白來了!

    說話間,另一個小姑娘已然拋出一段繩梯,又喊道:“船橋剛剛已經被收起來了,委屈二位公子從這繩梯上上來!边@小姑娘說話嬌聲嬌氣,說完還對著二位公子做了揖禮。

    韓臨淵上了船,打量一眼兩個小姑娘,不禁鼓掌,對李秉說道:“果然是個妙地,身段模樣都不差,調教的也好!

    “公子謬贊了!我二人只是侍女,船坊里的姑娘才是真正的國色天香!毙」媚镏噶酥复g的鐵索橋板:“趁著懸橋還未收,二位公子要去哪個船坊?丫頭愿意為二位公子領路!

    “這有什么講究嗎?”李秉心心念念是那艘藍帆大船,又問道:“那艘藍色的船可去得?”

    小姑娘嗤笑一聲:“公子要去‘玉蕊莊’,怎么連這些也不知道?”

    另一位小姑娘一彎媚笑,解釋道:“這八艘船里主事的,就是我們玉蕊莊的八位坊主。每個坊主所長也不甚相同,至于是什么,離開船的時間也還有一小會,二位公子可以先去各艘船上看看!

    “不過馬上要開船了,開船之后就換不了船坊,二位公子要快些拿個主意!眱蓚小姑娘一唱一和,逗的韓臨淵更加好奇。

    “這船要去往哪里?”

    “自然是去玉蕊莊啊。亥時初刻開船,戌時登島。島在‘南湖’中心,一大一小共兩座,小島曰‘瓊華’,大島曰‘碧玉’。玉蕊莊,就在瓊華島上!

    韓臨淵似有玩味:“漢代《十洲記》有云:‘碧玉之堂,瓊華之室,西王母之所治也!@名字起的,可真是別致!

    “謝公子稱贊,這島的名字是很早就有的,不過這玉蕊莊三個字,卻是我家莊主起的!毙」媚锴浦畋杂幸苫,補充道:“哦。公子若想一見莊子,選船坊的時候,可要謹慎些。八艘船里只有一艘開往瓊華島,其他七艘則開往碧玉島?”

    “哦?”李秉驚異一聲:“那如果今日沒被選中,豈非要在再等明日?”

    “明日可不行。莊主三日會客一次,運氣不好,等上月余的人,也是有的!毙」媚镏噶酥概赃叺拇唬骸岸还与S便看看。我們還有差事,先行離開了!眱蓚小姑娘做了萬福禮,這做派不像青樓妓館,倒像是大家閨秀的丫鬟。

    “走!去瞧瞧!”韓臨淵見過的花船,少說也有百艘,但如此做派,還是第一次見,一下來了興趣。

    二人現下就在八個船坊中第一艘的甲板上,正紅色船身和船帆,該是兩個侍女口中的“朱船坊”了。

    李秉兩人沒有直接進船樓,只是透過窗縫往里探去。

    船坊很寬闊,場內正中幾十個舞娘正在群舞,外圈滿座都是男客,不住的喝彩。

    看背影,舞蹈不算出眾,不過這主舞者,身材豐腴卻婀娜多姿,也是個佳人。

    李秉剛覺著這并非中原舞蹈,剛想問韓臨淵,恰好碰到“朱坊主”轉身。

    兩人只看了一眼,忽覺得面紅耳赤,心跳加快。那朱坊主竟是個“大食舞姬”,金發碧眼,身上雖穿著兩縷朱紅紗衣,卻沒有內襯,有些不該瞧見的地方,居然明晃晃的展示給所有人看。

    本朝受胡人影響,民風開放,穿著上比之前幾朝都隨性不少。即便如此,韓臨淵也覺得這太過火了些。倒是滿座賓客為這一回眸大聲喝彩,震耳欲聾。

    李秉臉色緋紅,下意識扭頭過去。韓臨淵看的卻目不轉睛,忽然覺得鼻子一熱,連忙捏著鼻尖,仰天,對李秉說到:“這個不行!我們……還是換一個吧!”

    順著懸橋到了第二船。

    船艙里賓客少了些,不論是賓客或是姑娘,穿著都雅了不少。

    船坊正中是對雙胞胎姐妹花,一琴一箏,邊彈邊唱:“寒雨連江夜入吳,平明送客楚山孤。洛陽親友如相問,一片冰心在玉壺!

    這首絕句傳世也不過二三十年時間。兩人對著詩重新譜了曲,雖不如漢晉古曲典雅,但也少了蕭瑟,多了變化,更揉入了一點本朝風韻。

    “你覺得這兩位比起長安那兩位如何?”韓臨淵聽著琴音,沒頭沒尾的問了這么一句。

    李秉略有回憶:“好像差不太多!

    都是雙胞胎,長相、身材也都頂好。不過這譜曲和彈琴的本事,卻和‘雪磬雪笙’差的太遠!表n臨淵卻搖頭:“既然已經見過‘諸葛亮’,我們就不去掀‘周瑜’的紅蓋頭了!

    雪磬雪笙是長安“傳曲閣”里的雅妓,也是雙胞胎。各種樂器都能會,尤其是一磬一笙,被大家評為傳世之音,多少世家公子上門,就位聽一首新曲。

    李秉只是粗通音律,覺得船坊里的這兩位姑娘的彈唱是極好的。不過韓臨淵說差的遠,那應當是真的差的很遠吧,反正自己也聽不出來。

    二人棄了緋船坊,接著往前,便是黃船坊。

    這坊里的人又多了起來,而且人聲鼎沸,比第一艘朱船坊還熱鬧些。透著窗往里一瞧,映入眼簾的不是人,還是兩個巨大的酒柜,整整齊齊放著幾十壇酒,每一壇都貼了封簽,下至“蜀黍雜釀”,上至“前朝宮廷瓊漿”,韓臨淵所知的酒,這柜子里,算是應有盡有。

    行酒令,猜字謎,劃拳斗酒,坊里鬧得不以樂乎,總算有了幾分尋常青樓的味道。

    正中的坊主模樣尚可,年紀比前幾個坊的人都大些,該說是風韻猶存。她笑臉相迎,不似其他青樓歌姬的諂媚,更有一種知交好友的親近感。坊主熟諳處事之道,又有豐富的人生閱歷,和這樣的人把酒談話,也是人生一件妙事。韓臨淵現在才明白,這每艘船坊各有特色,投其所好。朱坊主,就是一個色字。緋坊主,則是一個樂字。這黃坊主則以酒為主。

    更好奇下一艘藍船坊是什么,不覺腳下加快步伐。

    說來奇怪,這藍船坊卻關閉了所有的門窗,里面也安靜的出奇。

    李秉思量一瞬,剛欲敲門。忽聽的后面一艘船傳來打斗聲!班!”一扇門整個被踢飛,落入湖中。

    動靜之大,李秉和韓臨淵均是一驚,連忙回頭,奔向那第五艘“栗船坊”。

    一男一女從船中飛出,在空中拆了三招。

    “好劍法!”李秉呼了一聲。話音未落,兩人已經停在船樓的頂上,女子一劍抵住男子的胸前:“孫公子,你又輸了咯?”

    一群看客從船艙里跟出來,瞧著頂上兩人。

    這孫公子收了劍,朗聲道:“姑娘劍法絕妙,在下佩服!“

    女子一笑,媚道:“光佩服可不行!公子認不認罰?”

    孫公子抿嘴一笑,反手將劍擲出,正好插在甲板上。一手抓在自己領口:“既然輸了,自然是認罰!闭f完,將自己的外衫脫去,隨手一揚,白紗衫子被湖風一吹,飛入湖中。

    這還不算完,他竟然雙手各自拉開內襟的一邊,猛的張開雙臂,赤條條站在姑娘身前,淫笑道:“姑娘可還滿意?”

    下面的看客可不樂意了,一人嚷道:“我說孫公子,既然輸了,就趕緊下來,別浪費時間。上面風大,當心再著涼了!”

    又有人喊道:“如果每個人都跟你一樣拆幾個七八十招最后還輸了,什么時候才能讓脫光坊主的衣服!你趕快下來!讓我跟坊主姑娘討教幾招!”

    說完,他一腳踢了剛才孫公子插在甲板上的劍柄,一腳踏在一樓屋檐,一個飛躍便立在二樓船艙之頂,這劍正好也飛到他身邊,他一手接劍,抱拳道:“坊主姑娘,我來討教討教!”

    說完他又對孫公子道:“你還站在這干嘛!還不下去!”說完便是一腳,踹在他屁股上。

    原來這栗船坊居然是比武的地方,輸的人就要脫一件衣服,這種花船,倒是是第一次聽說!韓臨淵都覺得有趣。

    再往前走走,便是青船坊,韓臨淵在窗口只看見里面掛滿的字畫,就知道這個是個什么格調,拖著李秉離開。附庸風雅的人有不少,但在花船上做的這么刻意的,連李秉也覺得沒什么趣味。

    這船顯然不合李秉兩人的口味。

    之后是倒數第二艘褐船坊,大門敞開,韓臨淵遠遠就瞟見一身褐色尼姑袍。

    “不會吧!”李秉和韓臨淵也算是在這方面見多識廣,尼姑還真是頭一次見,難道這“褐”是指尼姑的僧袍?

    湊的更近些,能瞧見的人多了起來,不僅有尼姑、道姑;還有姑娘身著前朝官服,又有仿著楊玉環的裝束。還有西施、貂蟬,大小二喬、這些扮相一點不差,連舉手投足都帶著舊朝味道。

    原來都是扮相而已,這艘船也算的上有趣。

    李秉打量著里面各式姑娘,正想找找哪個是坊主,忽然聽著后背一道巨大的皮鞭聲響,還以為是栗船坊那邊又打起來了。仔細一聽,這聲音居然是從最后一艘的“黑船坊”上傳出來的。

    “!啊~~!”皮鞭之后,一聲慘叫、一聲爽叫,刺破蒼穹。

    李秉和韓臨淵面面相覷:“算了,算了!這最后一艘船還是不去看了!”

    “惹不起,惹不起!也快開船了,我們去藍船坊吧!”
12057七星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