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小說網 > 限制小說 > 穿越之不想做主角 > 第四十九章:山楂粉
    二丫揣著心事,回到了小廚房,懷中的藥包仿佛像滾燙的煤炭一般,烙的她生疼,但是她不后悔,眼前的這次機會她要緊緊把握住。

    嬰喜是小廚房的?,或者說她是每個廚房的?,因為心性單純,所以和后廚的下人們關系都算不錯。

    二丫看著吃著白菜梆子的嬰喜,心中仿佛有了主意,“嬰喜,你過來一下!”

    嬰喜走到二丫的面前,然后將手中的兩片白菜梆子分出一片伸到二丫面前“要吃嗎?很甜的!

    二丫心中厭棄,誰稀罕吃你的白菜梆子,但是卻漏出微笑道“你能不能幫姐姐一個忙!

    嬰喜看著她說“什么忙?”

    “你去把大夫人院里的春燕叫來,我有事要和她談!”

    “你若肯幫我這個忙,我就做糕點給你吃!

    嬰喜聽到她的話無比高興,激動道“真的嗎?嗯嗯!我答應你,你可一定要給我做糕點吃!”想著能吃到糕點,嬰喜覺得白菜梆子也沒那么好吃了,于是將它放下,說道“我現在就幫你去叫!

    二丫連忙攔住她“不用,現在春燕姐正忙著,等會她去給大夫人送膳,你在路上叫住她,我去小花園等你們,這樣就耽誤不了多長時間了!

    嬰喜想了一下點點頭“還是二丫姐姐想得周到!

    午時,嬰喜在半路攔到了春燕,將她帶到了小花園。

    “春燕姐你可來了!倍九苓^去拉住了她的手。

    “你是?”春燕似乎不太記得眼前的這個丫頭。

    “我是二丫,和嬰喜一樣,是三小姐院的!

    春燕點了點頭。

    “你叫我來有事嗎?”

    “之前無意中看到姐姐有一個帕子特別好看,想借來看看,回去,我也秀一個來!

    春燕點了點頭,將帕子從懷中拿了出來,遞給了二丫。

    而二丫則是遞過來一個食盒“這是給姐姐和嬰喜準備的一點點心,還熱乎著,姐姐快吃了吧!

    春燕有些猶豫“這………”

    嬰喜一聽有點心吃,連忙接回來,打開食盒,拿出一塊糕點,吃了起來,嘴里還說著“春燕姐,可好吃了,你快吃一塊!

    春燕看了一眼那點心,別說二丫的手藝還真不錯,于是將手里的籃子放到一邊,拿心吃了起來。

    二丫趁著二人不注意,轉過身來,瞧瞧的將紙包里的粉末,倒進了盒子里的參湯中。

    然后拿著帕子走到春燕面前,“姐姐的手藝真好,妹妹看了這么久,也未能看懂姐姐的針法!

    春燕接過帕子,揣進懷里“時候不早了,我先走了,若是遲了,該受罰了!

    二丫點了點頭“姐姐快去吧!”

    二丫看到春燕遠去的身影,心中松了一口氣,這藥粉終于順利的放進了大夫人的湯里了。

    不知那紙包中究竟是何物。

    她已經顧不上那么多了,只是手中的空紙包還有些燙手,夜晚,丫鬟房內,二丫趁著眾人熟睡,偷偷將紙包藏進了嬰喜柜子的包裹里,然后躺了回去,安心的睡下了。

    第二日一早,二丫在小廚房中神情有些恍惚,眼神一直看向外面來往的人。

    “聽說了嗎?大夫人快不行了!

    “怎么回事,昨天不是還好好的嗎?”

    “我也不清楚,只知道老爺都把宮里的太醫都給請來了!

    “這么嚴重……”

    二丫隱約聽到那二個丫鬟口中提起了大夫人,太醫,心中猜測,應是那包藥粉起了作用,希望不會查出什么吧,畢竟大夫人最近本就病的嚴重。

    重瑞玉站在太醫身邊,表情有些擔憂,“李太醫,我娘身體究竟怎么樣了?”

    那李太醫搖了搖頭,摸了一把自己的胡子道“丞相夫人本就身體虛弱,怎么會誤食了山楂?”

    “山楂?”重瑞玉疑問道。

    “體虛之人,是千萬食不得山楂的,那是大忌啊,看夫人這般模樣,只能慢慢調養了,現在只能找好的人參,切片每日沖服,剩下的就只能看夫人自己的體質了,這山楂若是尋常人食用,倒是健胃消食之物,但夫人此刻的體質以后萬萬不可在服用山楂之物了,一會兒我寫一些禁忌的食物,以后夫人所食,一定要萬般小心,在不注意,老夫也沒有辦法了!

    重瑞玉接連點頭稱是,然后接過太醫的寫的單子,仔細看了一遍又一遍。

    重巖廣親自將李太醫送走后,又回到了房內。

    “夫人所食之物里怎會有山楂?”重巖廣怒問道跪在地上的春燕。

    “奴婢………”春燕顫抖著,努力回想著夫人之食都有何物,好像并沒有山楂啊。

    “奴婢,夫人昨日喝了雞湯,可雞湯之中并無山楂啊!

    重巖廣一腳將她踹倒“查,給我查明這山楂究竟是從何而來!

    張鳳蘭院中小廚房里的人全部都叫到了重巖廣面前。

    所有人都矢口否認并沒有放山楂之物,就連整個小廚房都沒有一顆山楂。

    重瑞玉看著跪在地上的眾人,“小廚房內可進了旁人?”

    小廚房的管事搖了搖頭。

    這是春燕突然想起了嬰喜把她叫走的事情,會不會………

    “回二少爺…………奴婢………”

    重瑞玉看向她“有話就說!

    “昨日午時,奴婢給夫人送雞湯,在半路上遇到了三小姐院中的嬰喜,她把奴婢叫走,換了二丫,不過二丫只是問了奴婢帕子之事!

    “哦?那是否還有其它異常?”

    “奴婢只記得二丫說要看帕子,還特意做了一盒糕點給我和嬰喜吃,并沒有什么異!瓕α,奴婢在吃糕點時怕弄灑了湯碗,就將食盒放到花壇的石頭上了!

    重瑞玉皺著眉頭,怎么會牽扯到三妹?應該不會是三妹院子里的人做的。

    重巖廣卻立刻下令將二丫與嬰喜叫來。

    不一會兒……

    二丫洋裝鎮定的跪在重巖廣和重瑞玉面前,反倒是嬰喜有些害怕,她本來膽子就小,看著老爺和二少爺都在,而且漏出冰冷憤怒的神情,心中慌張不安,她雖然不知叫她何事,卻怕的要死。

    重瑞玉看到嬰喜的神情,心中想到難道真的與這二人有關?看著年齡尚小的嬰喜,或許只是膽小害怕吧。

    但重巖廣卻不這么認為,在他眼中,嬰喜格外惹人懷疑。

    二丫與嬰喜一起搖頭聲稱從沒有見過山楂之物。

    重巖廣下令去她們房中搜查,不一會一個侍衛就起來了嬰喜的包裹。

    嬰喜好奇的看著自己的包裹,怎么回事?

    倒是二丫放松了一口氣,更加鎮定的跪在地上,身板筆直,一臉和她無關的神情,幸虧她沒有將那空藥包留在身邊。

    重巖廣打開了那個帶白色小花的包裹,發現里面都是一些尋常衣物,但是從衣物中突然出現了一個小紙包,他將紙包打開,聞了聞氣味,又粘了些粉末在舌尖舔了一下,神情一遍,然后大怒的指著嬰喜道“來人,將這個奴才拉下去,好好給我問問,為何要在大夫人的湯中下山楂粉,不說就給我重重的打,打到說為止!
12057七星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