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這個明星來自地球 > 第600章:總決賽(完)
    注:《李香蘭》、《秋意濃》——張學友

    ————————

    電子通訊設備在進場前就被收走了。

    在等待比賽開始的這段時間,大家都在談論著比賽的勝負。

    “王璐是不錯,但還差點感覺。她太聰明了,太知道聽眾喜歡聽什么,做出來的歌匠氣有點重。”

    “許桉還行,不過今天另一邊有李老板在,他等于是跟自己的發展模板比賽,懸吶,應該會被比下去。”

    “姜綺太小清新了,格局太小,這跟天賦無關,跟閱歷有關,過幾年說不定會不錯,但今天就……重在參與吧。”

    “……”

    翁遙仔細聽了聽,發現身后樂評人大多更看好【下半季】的老江湖組。

    其實也無可厚非。【下半季】陣營的四位唱作人,有早早幕后轉臺前的,有年少成名一路走到今天的,有早年是偶像藝人后來轉型唱作人的,還有從唱片時代一直呼風喚雨到數字時代的。

    許桉、姜綺和王璐都能在這里找到他們未來的樣子。

    但樂評人們唯一保留意見不下絕對判斷的一場比賽,是韓覺的那場。

    “韓覺的可以期待一下。”

    “我太喜歡韓覺了,寫他的樂評,我很難客觀。”

    “你怎么跟黃坤以前說的一樣?”

    “……”

    翁遙轉頭看了看周圍,發現隊友們也都在說韓覺的好話。不限于音樂。

    “韓覺好帥啊好帥啊!他跟我說話的時候對我笑了一下,是不是喜歡我啊?”

    “傻了?笑是因為你偷拍的時候忘了關閃光燈!!”

    “……哈!吃我一拳!”

    她們之前被姜綺帶著去各個唱作人的化妝間進行拜訪,轉了一圈,有對比就有傾向,一堆人吃了韓覺的面包,和韓覺聊了許久,有說有笑,短短半個多小時內,不少姑娘悄悄把心目中的理想型掛上了韓覺的名字。

    什么韓覺毒舌,什么韓覺不近人情,什么韓覺不會社交,都是假的!

    一個姑娘憤懣道:“韓覺很好說話啊!以前誰跟我講他不好接觸的???”

    友人回答:“呃,【藍鯨】的?”

    “懂了,這是陰謀。目的就是為了獨占韓覺。”

    “啊!我竟然忘了跟他合影!遙遙,你到時候能不能幫我……”

    這姑娘情急之下竟叫了翁遙的名字。

    邊上幾個隊友一下子安靜了下來,對著那姑娘齜牙咧嘴。

    之前韓覺在化妝間里招待了大家,面對問題有問必答,十分友善,翁遙也問了問題,搭了話,韓覺也回答了。韓覺對待翁遙和對待她們是一樣的。

    然而問題就出在【一樣】這兩個字上。

    因為韓覺對姜綺不一樣。韓覺明顯使喚姜綺,開姜綺的玩笑更多,體現出來的訊息,就是他雖然和翁遙沒有因為翁楠希的事而反目,但他顯然對姜綺更親近。

    那姑娘似乎也意識到了自己讓翁遙幫忙怕是在傷口上撒鹽,但她好歹不算傻,沒有說出“我找小姜幫忙”。

    “這個你應該找小姜幫忙啊。”翁遙笑著回答。

    ”嘶~~“隊友們紛紛倒吸一口冷氣,覺得翁遙生氣了。翁遙在隊內擁有【小翁楠希】、【笑面虎】之稱,更是隊里的隱形老大,她如果生氣要整人,那基本誰也幫不了。

    只見翁遙又說:“不過你們別一下子去太多人,免得到時候惹他煩。”

    姑娘連連搖頭:“不會不會。”

    眾人都松了一口氣。

    此時燈光漸漸出現了變化,大家就知道比賽就要開始了,紛紛停止討論,發出了類似的歡呼聲。

    在掌聲和歡呼聲中,主持人隨著聚光燈走到了舞臺中央。

    念了一串冠名商和贊助商的名字之后,主持人開始介紹:

    “上下半賽季都已經鎖定了第一位出場的唱作人,總決賽即將開始!有請第一組唱作人出場!”

    “首先演唱的,是上半季的唱作人,姜綺!”

    觀眾就開始鼓掌。

    姜綺走了出來,她拿著話筒,講:

    “剛才我跟上半季的幾個唱作人聊天,聊到專輯。

    他們都做過專輯,從一百多首滿意的歌里挑十幾二十首,湊成一張。而來這里比賽呢,則是從那十幾二十首歌里,挑出七首八首。

    我沒有做過專輯,也沒有像這樣比過賽,我為自己準備的小樣只有七首,都沒想過會全部用上。因為突圍賽勝出的緣故,我比大家多唱了一首,那首是我的最后一首,因為我沒想過會走到這一步。

    今天這首歌,其實原本是不存在的。

    突圍賽之后開始準備總決賽的歌,我寫了很久都寫不出滿意的作品,有時候我甚至想過干脆不寫了,退賽。

    后來我給韓老師打電話,當時是凌晨四點,我沒想到這個點他還會接,我把苦悶一股腦倒給了他,他安靜聽完,跟我說——

    ‘有的人天生就適合干這一行,而有的人是到了一定的階段才會顯露才華。知道為什么會有第二種人嗎,是因為他們沒有在寫不下去的時候放棄。別人睡覺的時候,他們寫,別人玩的時候,他們寫,不停地寫,不停地改。每一次不滿意的修改,都是在征服自己的品位。一個人的【創作力】永遠低于這個人的【審美力】,有的人會以此為理由,放棄創作,有的人則視之為動力,邁向偉大。我現在就走在叫作偉大的這條路上,你快跟上來。’

    我當時聽完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我不能停在這里,我要跟上他才行。

    ”

    姜綺話一講完,觀眾哄然鼓掌。

    到現在,姜綺雖然是個偶像藝人,但樂迷們已經不將她視作一個純粹的偶像藝人然后輕視她了。

    姜綺從第一期開始,就完美展示了粉對了偶像,會對一個人產生什么樣的影響。

    《唱作人》還在播上半季的時候,姜綺接二連三地保住中位區位置,網上有人感嘆,當然也有人陰謀論背后有什么不可見人的交易。姜綺不畏流言,不辯解,只用作品說話。因為韓覺就是這樣做的。

    粉絲和公司里的人都說姜綺超越了無數職業的音樂創作人,是個天才,然而姜綺面對這些話,始終保持清醒,不讓自己迷失在周圍的人編織的美好世界里。因為韓覺曾這樣勸阻過年輕的偶像藝人。

    翁遙以前因為姜綺看不懂韓覺在看的書,暗嘲過姜綺和韓覺不是一路人,但現在再看,翁遙不這么覺得了。

    偶像的作用,真有這么大嗎?

    翁遙恍惚想到:【那我呢?】

    翁遙的偶像是她的堂姐,她在想,她的堂姐又給她帶來了什么樣的影響?

    她知道了怎么讓一個男人迅速對她產生好感。

    她知道了怎么從字里行間聽出說話人背后的真實意圖。

    她知道了怎么滴水不漏地說話和做事,知道了怎么在晚會或晚宴推銷自己,知道了怎么發現一個人的弱點,知道了作為一個明星怎么利用人氣做生意,知道了怎么讓錢生錢,知道了如何保護自己……

    翁遙突然有一種想吐的感覺。

    她以前,明明知道民謠圈出了哪個實力不錯的新人,知道哪個出版社的封面設計最好,排版最用心,知道什么月份的花在哪開得最好看……但現在,這些她都不知道了。

    當翁遙回過神的時候,姜綺已經演唱完畢了。

    翁遙立馬掛起笑容,用力鼓掌,并回憶著剛才攝像機掃過她們的時候,有沒有把她發呆的樣子拍進去。

    接下來的比賽,【下半季】和【上半季】你來我往地派歌手出場。

    歌都是極好聽的歌,然而翁遙的心思根本不在這里。

    她腦袋里有時想著姜綺,有時想著自己,有時想到韓覺,有時又想到堂姐。

    不知什么時候,就到了最后一輪。

    這一輪韓覺要出場了。

    聽隊友的討論,翁遙知道了比分是二比一。

    【上半季】贏了一場,輸了兩場。

    唯一一次勝出,出乎意料的竟是姜綺那場。

    隊友甲:“王璐和許桉都是惜敗,票數沒差太多,如果這場韓覺贏下來的話,最后比總票數,也不是贏不了!”

    隊友乙:“韓老師出場,能贏!”

    隊友丙:“韓老師肯定能贏的!韓老師加油!!”

    隊友丁:“你瘋了!韓覺最后一個出來,先出來的不是他!”

    在韓覺之前一個出來的,是唱片時代的巔峰,到了數字時代,挪挪步子,依然是巔峰。給很多歌手寫過金曲,自己也唱過不少金曲,但他已很久很久沒有出現在綜藝節目里了,這次出山,只是因為“想找個地方唱一下”。

    韓覺對上這個老妖,是本期,也是本季《唱作人》最大的看點。

    老妖出場,唱歌。

    歌唱完。

    鞠躬,賺足了掌聲和尖叫,揮著手下臺。

    之前那些說【韓覺可以期待一下】的樂評人,一個個摸著下巴感慨【沒關系,雖敗猶榮】,【拼一拼未必不能贏】。

    這些話在滿是掌聲、尖叫聲和歡呼聲的現場,翁遙自然是聽不到的,但她轉頭能看到他們的搖頭和嘆息,意思多半差不離。

    剛才的歌翁遙也聽了,好聽。但翁遙覺得,韓覺應該會拿出一首把搖頭的人腦袋扶住的歌曲。

    她就是對韓覺有信心。

    終于輪到韓覺出場了。

    翁遙突然聽到同是招待區的人突然喊道:

    “我愛黎明!我愛黎明!”

    翁遙感覺奇怪,探身看去,發現那邊是熟面孔,宋寅。

    宋寅邊上是裴清,和王植那幫作為韓覺好友的人。

    沒想到他們也來了。

    那個裴清拍了拍宋寅,問:“干嘛喊這個?”

    “不知道,”宋寅聳了聳肩膀,“老韓讓我在他出場前這樣喊幾聲,說是有屬性加成。”

    裴清搞不懂:“什么屬性加成,莫名其妙啊。還屬性加成……老宋,你最近是不是帶韓覺打游戲了?后臺看他的樣子,今天萎靡不振,是不是昨晚在跟你打游戲?都什么時候了,還拉他打游戲?”

    “呃,不是啊!這不關我的事啊!”

    “不是?你回答得這么慢,肯定心里有鬼!”

    “我是……啊,痛!”

    “……”

    翁遙是第一次看到那些韓覺的朋友。

    【和照片里的那些人真的很不一樣啊。】翁遙想到了那天那個男人送來堂姐家里的那些照片。

    韓覺穿著一身得體而不張揚的演出服,在歡呼聲中出場了,對著宋寅那邊揮揮手,笑了笑,臉上沒有絲毫處于關鍵賽點的緊張感。

    演唱之前,照例要說一番話。

    韓覺舉起話筒,說:“我在采訪的時候講了【見自己】,【見天地】,【見眾生】三個境界。我說我見完了自己,來見天地。這話聽著挺狂,但對我來說是真心話。我做音樂一直是閉門造車,后來聽到有個機會跟其他的音樂人切磋,我就來了。現在到了最后一場,我很慶幸我來了這里,我不僅見到了遼闊的天地,我還紅了。”

    臺下觀眾就哈哈大笑。

    “真的,我身價漲了,個人專輯也馬上就發布了,甚至還在籌備十月的個人演唱會。認識了小姜,王璐,和許桉,還有其他那些今天不在這里的唱作人。如果我沒來這個舞臺,后面的這些都不會有。所以我挺感謝這個舞臺的。為了表達感謝,我特意準備了這首歌。”

    韓覺說完,燈光就暗了下來,甚至暗到舞臺中央的韓覺都不容易看清。

    看著微弱藍燈下的韓覺,有些人一想就想明白韓覺是減弱了視覺的部分,希望聽眾只關注歌曲。

    歌曲開始。

    小提琴拉響前奏,把所有人拖進憂愁。

    一分鐘后,提琴停下。在鴉雀無聲中,韓覺舉起話筒,緩緩開口:

    【惱春風,我心因何惱春風

    說不出,借酒相送

    夜雨凍,雨點透射到照片中

    回頭似是夢,無法彈動

    迷住凝望你,褪色照片中

    啊——】

    年輕時候的韓覺唱歌愛用技巧,近乎炫耀地展示天賦,然而除了讓人【哇】的嘆一聲厲害,別的沒了。聽完韓覺的歌,他的聲音不會停留在聽眾的腦袋里。因此【唱歌機器】明夸實貶,不配被樂評人成為歌者。

    自從韓覺復出轉型之后,短板補齊了,然而人們感嘆韓覺厲害,大多是感嘆詞曲方面的造詣。在唱功方面,韓覺進步雖大,但功夫都在細節里,要跟外行人說【韓覺唱功其實也很厲害的】,舉例很難舉。

    今天之后,可以舉例了。

    【像花雖未紅,如冰雖不凍

    卻像有無數說話,可惜我聽不懂

    啊——是杯酒漸濃

    或我心真空,何以感震動】

    情真意切,情意綿綿,如泣如訴。

    從青年邁入中年,韓覺的聲音多了滄桑的沙啞,聲音一出,滿滿的都是故事。

    人們仿佛置身歌中場景,看到一個人在雨夜里,對著舊照片追憶往日種種。

    一個【雖】字的顫音,一個【啊】字的長音,以及其他每個字欲斷未斷的轉音、假音,字字飽含了濃烈的感情。

    令人驚嘆的是,濃郁的感情卻是通過克制的唱功來實現的。

    情感和技巧的完美融合。

    半首結束,舞臺上連最后一盞散發出微弱藍光的燈也熄滅了。

    在完全的黑暗中,只聽到韓覺輕哼旋律的吟唱聲。

    聽眾如墜雨夜,雞皮疙瘩不知是因為曲冷還是因為驚嘆。

    在黑暗中,翁遙回想著有【酒】有【照片】的歌詞,只想到自己的堂姐。

    然而沒等翁遙多想,下半首來了。

    【秋意濃,離人心上秋意濃

    一杯酒,情緒萬種

    離別多,葉落的季節離別多

    握住你的手,放在心頭

    我要你記得,無言的承諾

    啊——】

    眾人略微有些驚訝,因為沒想到后半段是用國語唱的。

    而且意境相連,一春一秋。

    春是在雨夜看照片,秋則是人在照片里。

    關于秋天,翁遙只能想到另一個紅頭發的女人。

    【不怕相思苦,只怕你傷痛

    怨只怨人在風中,聚散都不由我

    啊——不怕我孤獨

    只怕你寂寞,無處說離愁。】

    演唱結束。

    燈光亮起。

    韓覺鞠躬稱謝。

    觀眾們回過神來,掌聲稀稀拉拉地響起。

    之所以掌聲一開始不多,并不是因為歌不好聽,而是觀眾尚未從歌聲里抽離,情緒依舊悵然,有些觀眾甚至驚惶地抹著眼淚,掩飾狼狽。

    等大家緩過來了,掌聲才慢慢的,慢慢的,越聚越多,越聚越響。所有人都從位置上站了起來。現場的歡呼聲和尖叫聲不多,因為在這首歌面前,就連尖叫和歡呼都顯得輕浮。

    翁遙站著,看著舞臺上的韓覺,她用力鼓著掌。

    為歌曲。

    為勝利。

    也為韓覺和章依曼之間那濃郁得快化不開的相思之苦。
12057七星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