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玄天龍尊 > 神界——天帝風云 第2226章 又來一頭
    噢吼!

    體形龐大無比的黑獸就算再笨拙,也在危急關頭被驚醒過來,在發現兩道蚩尤毒龍鉆形成的旋渦高速刺向自己雙目之際,猛然發出一道驚怒交加的怒吼聲。

    眼看著這兩道致命攻擊直奔雙目而來,它根本就來不及做出有效的防御,只能邊狂吼邊下意識地閉上雙眼的同時,猛然將頭顱向一旁極力閃避開來。

    然而,杜龍的蚩尤毒龍鉆在發動以后,并非不能改變方向,繼續狠辣無情地鎖定它的雙眼直刺過去,瞬間轟擊在了被一層鱗甲覆蓋的眼皮上。

    又是一道凄厲的怒吼聲響徹這片密林,以上品超神器強度的長戩為主攻核心一擊,蚩尤毒龍鉆高速旋轉下瞬間刺破了黑獸的眼皮。

    杜龍嘴角泛起一抹淡淡的笑容,感受著蚩尤毒龍鉆瞬間刺破對方的眼珠,然后繼續向內轟落,直奔黑獸的頭骨刺了過去。

    蓬!

    當蚩尤毒龍鉆狠狠地刺中黑獸頭骨之際,原本無堅不摧的致命一擊竟然被卡住了,根本就無法在短時間內將頭骨穿透。

    劇烈的刺痛感讓這頭黑獸發狂地猛甩著自己的頭顱,這也讓蚩尤毒龍鉆無法集中在一個點位,竟然被它給成功甩掉了!

    噢吼、噢吼、噢吼。。。

    陣陣凄厲而又怒氣沖天的狂吼聲響徹云霄,這頭黑獸雙目被刺瞎之下,開始無比瘋狂地攻擊著身旁的一切,攻擊方式毫無章法卻又讓杜龍不得不暫時后退開來。

    “好硬的骨頭!居然連蚩尤毒龍鉆都沒能將其頭骨一擊轟穿?!”邊后退杜龍邊暗暗有些郁悶地嘟囔了一句。

    也許是他這句話將發狂的黑獸給驚醒過來,便見它發了一聲吼后,立馬朝杜龍狂奔而來,大有一副要將他生撕活裂開來的架勢。

    這可是神尊境界實力的黑獸,就算雙眼被刺瞎掉了,它還能夠通過自身的神識探查到杜龍,和用眼睛看到他幾乎也沒有多大區別。

    面對發了瘋似地向自己狂奔而來的黑獸,杜龍眉頭微微一皺,立馬不退反進地迎了過去。

    他此行的目標是要斬殺眼前這頭遠古兇獸,倘若連遭受重創的兇獸都不敢正面與之對抗,那干脆就早點撤離此地算了。

    法天象地狀態下,杜龍的體形并不比對方小多少,兩個龐然大物就這樣在這片密林間的空地中爆發大戰。

    鐺鐺鐺。。。

    道道刀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接連不斷地朝那頭黑獸身上招呼過去,杜龍并不與對方正面硬抗,而是借助著五行風雷步法的速度優勢,在不斷與這頭笨拙的大家伙周旋,不斷地將盤蛇刀光轟擊在對方的身上。

    這些原本能夠對神尊境強者產生致命威脅的攻擊,落在這頭大家伙身上,卻仿佛斬擊在銅墻鐵壁上一般,居然連對方的防御都破不掉。

    眨眼間,杜龍就已經在黑獸身上瘋狂地斬了成千上萬刀,幾乎將對方暴露在外的身體每一寸區域都轟擊了個遍,可惜卻都沒有找到突破口。

    “靠了!難道這家伙身上就沒有真正的弱點了嗎?!除了被自己弄瞎的一雙眼睛之外,這一輪轟擊下來竟然連破防都做不到?!”白忙活了半天以后,杜龍這才有些郁悶地爆粗怒罵道。

    噢吼!

    似乎在回應他的不滿一般,黑獸仰天發出一道悲憤交加的怒吼聲,緊接著撒開四蹄繼續瘋狂無比地想要用自己鋒利的獠牙攻擊杜龍。

    也許是因為受傷的緣故,這頭黑獸暴跳如雷下往往會爆發出一些出乎意料的動作,好幾次都差點把杜龍給拱到了。

    就算身披擁有上品超神器硬度的戰甲,杜龍也不敢被這個大塊頭用獠牙給拱中,他非常清楚一旦被拱中就算自己不會死,估計也會脫層皮就對了。

    ‘靈兒!這就是你說的要小心它?!這家伙除了皮燥肉厚以外,我怎么沒發現它有什么可怕之處?!還有它身上難道真的沒有防御弱點?!’萬般無奈下,杜龍只能向戒靈靈兒尋求幫助了。

    ‘唉!’戒靈靈兒故作老氣橫秋地嘆息一聲道:‘弱點應該會有,只是人家也不知道它的弱點是什么,這需要你自己去探查,至于黑獸的可怕之處嘛。。。也要你自己去切身體會才知曉!’

    噗!

    杜龍直接被自己的口水給嗆到了,這丫頭說了半天等于沒說,看來一切還得靠自己來尋找突破口了。

    心念電轉間,他開始圍繞著黑獸邊轉悠邊仔細打量著對方的身體,努力想要從中尋找到防御薄弱點。

    此地不宜久留,必須速戰速決才行,如何不成那只有另覓一個新的目標了。

    ‘咦?!’當杜龍再次轉悠到黑獸身后的時候,猛然發現對方的尾巴一直緊緊護住關鍵部位,當即眼睛一亮道:‘難道這家伙的弱點就是這里?!’

    這個發現讓他又驚又喜,喜的不用說了,驚的卻是他實在不太愿意朝這個敏感部位狠下殺手,那也太讓他無語了。

    噢吼!

    遠處,傳來陣陣獸吼聲,仿佛在催促杜龍趕緊做出決定一般,而這也讓他最終不得不咬了咬牙決定不顧一定地償試一番。

    盤蛇刀光接連不斷斬落在那條被厚厚鱗甲覆蓋的尾巴上,為了將這條尾巴斬斷,杜龍操控著刀光不斷地斬擊在同一個點上。

    就仿佛是普通人在用菜刀砍鋼筋一樣,陣陣金鐵交擊聲中,僅僅只能造成極其有限的傷害,想要將其斬斷可不是一時半會能夠成功的。

    黑獸似乎猜測到他想要干什么一般,猛然發出一聲怒吼,然后瘋狂地想要轉身攻擊這個身法速度極其靈活迅捷的千手巨人。

    可惜無論它如何拼命想要擺脫杜龍的攻擊,而杜龍卻猶如狗皮膏藥一般緊緊鎖定它身后的尾巴,似乎要發狠將其斬斷一般。

    轟轟轟。。。

    就在此刻,地面傳來陣陣轟鳴聲,不遠處的一片密林有許多參天大樹接連不斷地傾倒下來,很明顯是有一頭遠古兇獸正在朝這個方向沖過來了。

    “不好!”

    分心多用的杜龍自然發現了這個情況,緊急關頭他面臨兩難決擇,要么放棄斬殺這頭黑獸,要么就得速戰速決了!

    咻哧!

    便見他咬了咬牙,再一次施展出千手版的蚩尤毒龍鉆,狠狠地朝黑獸尾巴縫隙間轟擊過去,這一擊若是再沒有成效,他就只能暫且退避三舍了。

    只見蚩尤毒龍鉆瞬間從縫隙間穿透而入,杜龍眼睛猛然一亮,他能夠感受到蚩尤毒龍鉆瞬間刺了進去,其間幾乎沒有遭受到太大的阻礙。

    噢吼!

    黑獸仰天發出一道又驚又怒的慘叫聲,整個身體下意識地向前方蹦了起來,一股血箭從它身后噴涌而出,瞬間染紅了一大片的林地。

    “哈哈!居然有效果!”杜龍興奮地大笑一聲,腳底五行風雷步法變幻之間,繼續如影隨形地朝黑獸追殺過去。

    蚩尤毒龍鉆繼續狠辣無情地猛轟而出,再一次狠狠地刺入了被黑獸尾巴緊緊守護住的縫隙部位,這一次杜龍毫不猶豫地將蘊含有九色真火的恐怖能量從戩尖瘋狂地轟射而出,當場在黑獸的體內爆發開來。

    砰!

    一團恐怖的能量在黑獸體內猛然爆炸開來,當場將這頭大塊頭給炸了一個趔趄,也許是太過痛苦的緣故,它的前膝當場跪倒在地。

    噢吼!!

    這一次,黑獸發出的是痛苦而又絕望的慘叫聲,它那望向杜龍的目光不再兇悍,隱約流露出一抹極其明顯的驚懼神態。

    身為防御力驚人的遠古兇獸,渾身上下幾乎很難被人發現弱點,黑獸無論是在遠古世界還是這片密林當中都極少遇到敵手,今天它還是第一次被人從自己體內發動重擊,這也給它造成了極為致命的一擊。

    嘩啦!

    眼看著杜龍就要成功斬殺一頭神尊境戰力的黑獸之際,空地邊緣某片林木突然傾倒而下,緊接著又有一頭巨大的黑獸沖了進來。

    沒錯!

    又一頭體形更加龐大,獠牙更加鋒利,后背還長出一排利刺的黑獸沖了進來,而且一進來立馬就怒氣沖天地向杜龍猛沖了過來。

    “靠?!怎么還有一頭黑獸?!”杜龍怒罵一聲道:“這頭的長相似乎不太一樣。。。難道是一公一母?!”

    ‘是的!’戒靈靈兒驚呼失聲道:‘杜龍!新來的這頭是公黑獸,它才是真正可怕的黑獸啊!!’

    ‘。。。。。。’

    杜龍有些無語掉了,轉身望向重傷跪地的母黑獸,好不容易就要將這畜生斬殺了,哪曾想人家的姘頭找上門來了?!

    ‘不行!眼看著就要殺死這頭黑獸,斷不能就此中途而廢了!’杜龍瞬間就有了決斷,然后毅然決然地再次發動致命一擊。

    咻哧!

    蚩尤毒龍鉆再次發動,直奔那頭連閃避的力量都失去的黑獸猛轟過去,杜龍顯然是想要趁著對方的援軍趕到以前,爭取殺死眼前的這頭黑獸。

    噢吼!

    在看到自己出現以后,那個可惡的千手怪物非但沒有收手,居然還在拼命地攻擊自己的伴侶,公黑獸怒氣沖天地狂吼一聲,然后沖天一躍直奔杜龍飛撲而至。

    面對那頭公黑獸飛撲而至,先下手為強的杜龍自然不甘心就這樣退避開來,手中長戩狠狠地刺入母黑獸的身體,再一次將蘊含有煌雷真火的恐怖能量全力釋放出去。

    轟!

    一股恐怖絕倫的能量瞬間在母黑獸體內爆炸開來,這一次對方已經完全沒有能力進行抵抗,身體的抗性弱到了極致。

    只見它的七竅與身后被長戩刺穿的部位紛紛噴射出道道煌雷真火,恐怖的煌雷真火在其體內熊熊燃燒起來,就連它的神魂核心晶體也在烈焰當中蓬然碎裂開來。

    噢吼!

    半空中,正飛撲向杜龍的龐大身影爆發出一道驚天怒吼聲,那頭公黑獸顯然已經感受到母黑獸的生命氣息正在高速消逝,這讓他又驚駭又憤怒!

    咻!

    幾乎就在怒吼聲響起的同時,一道毫光電閃而逝,公黑獸后背猛然電射出一根利刺,目標直指杜龍的頭顱要害。

    這根利刺瞬間洞穿了時空的限制,眨眼間出現在了杜龍的面前,這要是被一擊身中的話絕對夠他喝一壺的了。

    危急關頭,杜龍當場解除掉法天象地的變身狀態,利刺瞬間從他上空電射而過,直接把他給嚇出了一身冷汗。

    又是一聲怒吼響起,那頭公黑獸也沒空理會自己的伴侶,而是蓬然一聲落在了地面上,然后抬腳就向杜龍這個縮小了無數倍的人類當頭踩落。

    他慌忙閃身退避開來,邊退避還邊四下打量著周圍的環境,然后暗中向戒靈靈兒追問道:‘靈兒!那頭母黑獸應該已經隕落,為何還不見有離開這個洞天世界的跡象?!’

    ‘也許。。。’戒靈靈兒有些不太確定地回答道:‘要殺兩頭以上的神尊境遠古兇獸才能離開此地也說不定。。。’

    杜龍愣怔了一下,雖然對她的這個答復不是很滿意,卻只能無奈地接受了這個現實!

    就算滅殺幾頭神尊境兇獸也無法離開此地,他也要全力償試一番才行,這應該也是九黎部落的考驗之一吧!

    唰!

    成功避開那一腳踩踏后,杜龍再次搖身一變又進入法天象地的狀態,五行風雷步法極力施展開來,他顯然是想要同樣的方法滅殺掉眼前這頭公黑獸了。

    只要不是達到神尊境后期實力的遠古兇獸,他就敢于償試著將對方斬殺,這也總比再去尋找其它遠古兇獸,然后不小心遭遇到不可匹敵的目標要安全許多!

    噢吼!

    面對突然又變大的杜龍,公黑獸滿眼悲憤地掃了眼一旁已經完全失去生命氣息的伴侶,這才怒吼一聲便朝杜龍又殺了過去。

    看它那雙目赤紅如血的樣子,顯然是恨不能將杜龍這個仇人生撕活裂一般,猛然揮動著那對尖銳的獠牙,就朝著杜龍全力刺了過去。
12057七星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