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大醫凌然 > 第808章 中流砥柱
    “又是一年畢業季啊!弊蟠鹊涠似鸩璞,喝了一半,深深的嘆了口氣,他來凌然手下的時候,才42歲,如今卻已經看到45歲的尾巴了。

    超過45歲,可就不能再自稱青年了。

    接下來,再有四青的評選(青千、青拔、青長和優青),或者杰青的名額,可都不能申請了。超過45歲的非青年,就只能和老家伙們一起競爭標準的千人,長江學者之類的名號了,那可就困難多了。

    想到自己可能一輩子都成為不了國字號的人才了,左慈典不由再嘆口氣,看著站在辦公室里的仇輝,瞿霄濂等規培醫,道:“還是你們年輕人好呀,有無限的可能!

    “左老師還年輕呢!背疠x突然彎腰給左慈典的茶杯里,續滿了茶。

    左慈典愣了一下,不由重新打量起面前的年輕人,嘴角掛笑:“年輕人可以啊,有點社會經驗!

    身在凌然的治療組,左慈典是比較心累的。不算凌然,自上而下的數,余媛、呂文斌、馬硯麟和張安民都不能算是合格的馬屁精,日常拍馬都經常拍到馬蹄,端茶倒水什么的就更指望不上了。

    輪轉過來的規培和送來的實習生,往往是有馬屁精神,而無馬屁實力,別說是端茶倒水了,有時候拍馬都拍的人尷尬……

    要左慈典判斷的話,也就是新來的瞿霄濂算是個小馬夫,但也是空有技術,動作什么的依舊稚嫩。

    眼前的仇輝的倒水姿勢,卻是很給左慈典好感,不做作,很自然,沒有好像被社會強上的無奈,也沒有想要強行融入社會的干澀,更難得的是,不矯揉造作,又清新可人,給人以潤滑的感覺,又不會太假大空……

    左慈典將仇輝1倒滿的茶杯端了起來,輕輕的抿了一口。

    仇輝也稍稍放心下來,微笑道:“我之前跟著老爸去公司,就給各個辦公室的叔叔伯伯的端茶倒水,所以有一點端茶倒水的經驗!

    “恩,年輕就是好啊,年輕人做這種事,不怕羞,也抹得開面子!弊蟠鹊湎蚝笱隽搜瞿X袋,笑道:“高學歷的新人為什么老是混不開,其實不是他學歷高,是他年齡太大,又是新人!

    時年44歲的新人住院醫左慈典的話里,滿懷著感慨。

    張安民聽著也有了感覺,看看仇輝干干凈凈的白大褂,筆挺的一看就價值不菲的白襯衫,以及正在流行多半不是假貨的椰子,不由感慨一聲:“家里有公司才是真的好,我小的時候倒是想給叔叔伯伯端茶倒水的,可惜叔叔伯伯家里都沒有茶葉,熱水壺都不敢讓我用,要是給打了,我們家賠不起!

    在場的幾個人都噗嗤的笑了出來。

    呂文斌笑的最大聲:“老張做了副高以后,生活經歷都豐富了!

    張安民用副高的威嚴看著呂文斌。

    呂文斌逐漸心虛,問:“真的?”

    “真的!睆埌裁癯林攸c頭。

    呂文斌嘖嘖兩聲,莫得感情。

    眾醫微笑,莫得感情。

    仇輝默默的退回到了其他兩名規培醫身邊。大佬們的聊天,加入進去就很危險了。

    左慈典忽然坐直了身體,面對電腦,做出拼命工作的樣子。

    幾秒鐘后,辦公室莫名的就安靜了下來。

    幾名規培醫互相看看,剛剛有所醒悟,就聽啪啪啪啪的腳步聲,邁了進來。

    左慈典嘩的就站了起來:“凌醫生,手術完成了嗎?”

    “嗯!绷枞稽c點頭。

    “凌醫生,病例我都填完了!眳挝谋笠彩栈亓宋矣袑汃R525的驕傲。

    張安明微微笑:“今天肝膽那邊的查房都搞定了,沒有太大的問題!

    凌然輕輕點頭,給了一個贊許的微笑。

    辦公室里,頓時洋溢起快樂的空氣來。

    直到凌然坐進自己的辦公室里,房間里的氣氛,才重新變的正常起來。

    三名規培醫生互相看看,自覺頗有所得了。

    “走吧,我帶你們溜溜!弊蟠鹊湔玖似饋。

    仇輝跟在后面,口中道:“太麻煩左醫生了!

    “沒什么麻煩不麻煩的,急診科現在升格到急診中心了,人多了,事情也多,我不帶你們,其他人也懶得帶!

    仇輝等人向四周看看,果然見其他醫生都是一副忙忙碌碌的樣子。

    就算是三人的帶教老師呂文斌,也仿佛賣掉了他們。

    左慈典背著手,帶著三名規培醫,慢悠悠的踱向了急癥區。

    出了電梯,就聽到人喊物撞的混亂噪音。

    在奔波往來,頭頂見汗的人群中間,有一名身穿白大褂醫生傲然挺立,如中流砥柱,又好似河中的信標,給人以無限的安心感。

    三名規培醫都用崇拜的眼神看向那名身高普通,卻給人以高大感和安全感的醫生。

    進入急診科,大家的目標不就是做一名能扛得住壓力,做得了決斷,可以給人以依靠,又能救人性命的醫生嗎?

    “周醫生忙呢!弊蟠鹊浣o打了聲招呼。

    站在人群中間的白大褂緩緩的轉了出來,露出一個遲緩的笑容:“哦,老左!

    “嘿,您別又是站著睡著了?”左慈典看著周醫生的樣子,頗為羨慕。當了主治就是不一樣呢。

    周醫生擺擺手:“瞇了一會!

    “我給您帶幾個人過來幫手!弊蟠鹊浣又,就給周醫生一個“你懂的”笑容。

    周醫生“哦”的一聲,瞬間清醒,臉上的笑容也真誠起來:“哪來的?”

    “我們組的規培,凌醫生今天沒幾臺手術了,牽給你們用一天!

    “規培好,比實習生好用多了!敝茚t生樂呵呵的,連忙招收:“那個誰,趕緊的,剛才不是說缺人嗎?”

    “哦,好,我是備著一會用的!币幻粘笞≡横t走了上來,向三名規培點點頭,就算是完成了交接。

    “一會怎么了?”周醫生順口問了一句。

    “兩名警察執勤中受傷,從郊區送過來,大概還要40分鐘到!逼粘笞≡横t瞅了眼墻上的表,又修正道:“35分鐘!

    “哦,那我等他們來吧,這會不做其他手術了!敝茚t生點點頭,很鄭重的樣子。

    三名規培醫頓時露出崇拜的眼神。

    普丑住院醫重重的嘆口氣,沒敢揭穿事件的本質。

    “你們好好做,有問題就找上級醫生!敝茚t生很滿意年輕醫生的崇拜,面帶微笑的叮囑了一聲。

    新規培們哄然應諾,仇輝更是積極的問:“老師,兩名警察傷到哪里了,我們能幫忙嗎?”

    “鈍器傷,具體還不清楚!弊≡横t說完,突然問:“你們養狗嗎?”

    兩名規培醫搖頭,仇輝道:“我家里現在有三傻和黑背,還有一條邊牧!

    普丑奇怪的看仇輝一眼,道:“那你留下吧,有個是帶警犬的女警,跟著的狗好像挺兇的!
12057七星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