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帝神通鑒 > 王道俱崢嶸 第1231章 延攬強者
    書友奉獻的帝神同人曲已在網易云、b站、群文件發布,搜太一戰紀即可,然后良心隱隱作痛的作者菌來補更了,愛你們~

    ------

    慕青云按了按衣服下的福字玉,想起一事,仰頭問道,“先生,是否認得一個叫辛楊波的修士?”

    “沒聽過,怎有此問?”

    “這一人在仙戮秘境惹到了雪滿頭,且又有衰運附體,第二試進入任務后就失蹤了,但在不久前,有人在任務中又碰見了他.....他修煉了惡源。”

    “一位尊者親自將他緝拿了回來,一個上了古天庭的修士,竟然修煉惡源,這樁事是極其嚴重的,為了安撫人心,黑帝做主,當場還原他身上發生的一切。”

    慕青云憂心忡忡地看著她,“發現他會被惡源種心,是因為運氣低落,而運氣低落,又是因為雪滿頭和襲你不成,被衰運反噬了。

    另外,他是一名散修,在古天庭接觸到了寧鶴帝君,并暗中投效了他,也是奉他命去傷你的,想讓你拿不到小道印。”

    “辛楊波?”湛長風從單薄的記憶里挖出了相應之人,“那次他應是用了假名假臉,不過寧鶴帝君居然想在古天庭里下黑手,可見是被我逼急了。”

    “先生你還笑,你回到了太一,可得小心他。”

    “這事就不提了,惡源的情況怎么樣了?”

    “近來,佛門有大量弟子進入大魂世界,包攬了三成任務,加上其他自愿加入近來的修士,總有兩千多人在做任務。”

    慕青云背負小手,兩條眉毛擰了起來,“但情勢不容樂觀,下界修煉惡源的修士越來越多了,就好像有人在專門傳播惡源的修煉之法,而且......有幾個修煉惡源的修士,原是中界,甚至大界中的修士。”

    湛長風記起自己在任務世界中遇到的那個會使蠱的修士,“他們入小界,都是為了竊取國運天運?”

    “是有這個傾向,現在,天道盟已開始追責那幾個惡源修士的原生宗派了。”

    “惡源之強大,一個心性堅定的人也會被它帶偏,這惡源背后的主使,圖謀的尚不清楚,卻已攪亂了眾多小界和門派,若不遏制,恐有大禍。”

    湛長風已打算想辦法,讓分身那邊聚集更多人積攢功德,清除惡源了。

    這點是不能說出來的,所以她唯有讓慕青云自己注意點,別讓惡源害了,而且慕青云到現在都還沒死,她很擔心她不死則已,一死驚人。

    她云山帝君的身份已經暴露了,等她魂歸之時,廣平可能會出手。

    罷了,她還是擔心擔心眼前的事吧,太一要晉升天朝,還缺一批能才良將呢。

    湛長風想將古天庭里的一些修士引渡回太一,但能上古天庭的都是一個界域中的天驕,哪會跟從同階的修士。

    某些散修倒有被招攬的可能。

    是以,她第四試結束,離開古天庭時,給一些散修和有點交情的門派修士遞了邀請帖,邀他們加入太一,并約定了時間,讓有意向者在酒肆等候,與她一起去太一。

    湛長風趕在這個時間點回到古天庭,也是因為時間到了。

    別了慕青云,她就往酒肆而去。

    雖說發了邀請函,但每人接到的邀請函都是不同的,她盡力在有限的訊息下,分析了他們每一個人的特點,邀請他們的理由自然也都不相同,只力求能引起他們的注意。

    且她還做了時間批次,先見來自風云界域的修士,再見玄天修士,然后是其他界域的修士。

    她沒讓人等,提前來到了雅間。

    過了片刻,一人來了,是風云五大宗派之一的云閣修士,蓋亭天君。

    對五大宗派的修士,她試探安撫多過于招攬,比如對這以醫術出名的云閣修士,她邀約的名頭是談論醫道。

    與蓋亭天君聊過后,她又依次等來了玄天劍脈溫子瑤,青云門織云天君,弧昊山嚴固天君和懷瑾。

    弧昊山邀了兩個人是因為嚴固天君乃這一脈內有實權的長老,而懷瑾卻是其師叔。

    湛長風首要是對他們釋放友好的信號,通過他們,與他們的門派進行初步交涉,免得她晉升天朝時,這些勢力突然冒出來搗亂。

    順帶試探哪一方勢力,可以作為友方。

    這些門派還是比較謹慎的,恪守中立,就像對待南江和長澤一般。

    湛長風雖沒籠絡他們任何一方,卻在對待他們上,有了點底。

    在風云界域的修士見面上,她最成功的,還是招攬到了散修千羽和其師父須賓白,一個新晉靈鑒,一個老牌靈鑒,可以為太一的頂尖勢力再添一翼。

    之后,她又分別見了柳一刀、項絕生二人,但這二人目前沒有加入一方勢力的意向,倒跟她切磋了一下戰力。

    從他們開始,有拒絕的,有不來的,其實也好理解,若真要跟隨一名王侯帝君,以他們上過古天庭的履歷,與其投靠她一個王侯,還不如去找帝君呢。

    最后來的二人,是黎明之和靈囿。

    湛長風邀了他們不同的時間,他們卻是一起來了。

    靈囿撩開竹簾便笑說,“凜爻莫怪,我二人閑談時,知道你把我們都約了,一合計,就一起來了。”

    “是啊,咱就開門見山吧。”黎明之豪爽地跨步坐到空席上,“凜爻道友的實力,我自是欽佩的,不過我這個人閑不住,到你的軍隊里去,也許會誤了你的事,你要是愿意,我可以先去你那兒當一陣子供奉。”

    黎明之說得爽快又考究,沒將自己一下賣出去,他愿意到太一一試,不是為了前途,主要還是覺得風云界域這地兒神奇,就想跟在其中一個神奇的人后邊,親涉那風起云涌。

    湛長風明白他的意思,“你能來就不錯了,我怎會要求太多,那靈囿道友呢?”

    “我也去,你若方便,就給我一個供奉之職。”靈囿笑瞇瞇,模樣很期待,她的初衷與黎明之有幾分像,黎明之是為了尋找刺激,她是為了湊熱鬧。

    一些修士本就任性,湛長風也不管他們是為了什么來的,先將人帶回去再說。誰叫如今的太一,還沒有資本讓人重視。

    現已臨近第二屆逢王會,沒資格繼續留在古天庭的修士已經離開得差不多了,整個古天庭顯得很空蕩。

    湛長風不打算久留,帶了黎明之、靈囿、千羽、須賓白去執事堂,祛除他們的秘鑰印記。

    她自己手上的那把全界秘鑰可以帶十個人來去,等把他們原本的秘鑰印記去了,她就可以直接帶他們返回太一了。

    半路,忽有勁風撲來,面前落下一人。

    重槍捶地,砸出一聲鈍響,馮諸天眸中似有寒星,“以前沒機會,今日遇見了,便來一戰!”

    在馮諸天眼中,實際威脅最大的,一個是軒轅本源血化身的姬朝月,一個是身負后土帝氣的太子縱太子橫,一個是打敗過他的計唐圣子,最后一個就是潛能莫測的凜爻王了。

    他本人負勾陳帝氣,還有稱霸一方的野心,自然視這些有王侯帝君之能的修士為對手了。

    湛長風第四試時,她就想與他一戰,可惜沒成,眼下他自己找上門來,她怎會拒絕他的邀戰,“擂臺上請。”
12057七星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