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前方高能 > 第一百二十二章 蜘蛛
    ‘嘶’,四周圍觀的人看到這一幕,頓時倒吸了口涼氣。

    那男人將蜘蛛甩飛了出去,臉上露出劫后余生的神情,他情不自禁的勾起嘴角想笑,下一刻卻像是渾身虛脫一般,軟軟的癱倒在地上,臉色非快的開始變青。

    “啊……”

    旁邊的人見到他的變化,發出驚呼。

    那被甩了蜘蛛落到頭上的保鏢壓根兒沒料到會有飛來橫禍,幸虧他頭上戴著防暴頭盔,蜘蛛在落上去時,先是一頓,很快緩過神來后便在這保鏢頭上爬了起來。

    它足部的爪下似有倒刺,爬在防暴頭盔上時發出輕輕的‘咔咔’聲。

    這一幕刺激著眾人的視覺神經,那保鏢愣了愣,回過神來之后用力甩了下頭,伸手去拍。

    嚴教授等人回過神,在看到蜘蛛的一剎那,臉色一變,見到保鏢的動作,連忙便喊:

    “別拍,有毒的。”

    這一聲‘有毒’又把周圍的人嚇得不輕,宋青小也覺得后背發麻,那保鏢卻并沒有將嚴教授的話放在心里。

    興許是頭盔光滑,那蜘蛛站立不穩,保鏢一甩頭,再一拍它,很快便掉落了下來。

    但與先前同樣的情況再一次發生了,一根半透明的蛛絲將蜘蛛的身體與保鏢的頭盔之間連接了起來,它掉出去之后并沒有落到地面上,而是掉落一半,在保鏢的肚腹那里停了下來,蕩了兩下之后,它一下便落到了保鏢肚子上。

    “快準備容器!”

    嚴教授大聲的吩咐身邊的人,其他科學家們臉上露出既興奮,又帶著些害怕的神色,忙不迭的翻找著背包,試圖取出一個東西將這蜘蛛活捉之后裝起來。

    可蜘蛛落到那保鏢肚子上后,便仰起了頭,保鏢發出一聲吃痛的悶哼,顯然吃了蜘蛛的虧。

    蜘蛛咬穿了他厚厚的作戰服,讓這保鏢有些怒火,他這一下手抓著槍去將肚子上的蜘蛛挑開,但可能是被咬的事兒激怒了他,他并沒有像先前那男人一樣將蜘蛛甩飛出去,而是將這蜘蛛扔到了地上。

    蛛絲粘在槍管上,但在這保鏢用力之下,蜘蛛仍被砸落在地。

    它身體翻轉了過來,幾條腿不住亂蹬,試圖翻過身繼續往上爬。

    保鏢并沒有再給它機會,而是舉起槍用力往地上砸了下去。

    ‘哐’的聲響中,這只拳頭大小的黑蜘蛛一下被砸碎,黑黑褐褐的汁液飛濺了出來,這大蜘蛛被砸得腸開肚裂,除了幾條腿還在本能的抽搐之外,顯然已經對人造不成威脅。

    “哎呀!”

    嚴教授有些可惜的拍腿,這只蜘蛛如果抓到,對他們這一趟入島之行的研究顯然是有很大幫助的。

    現在被砸死之后,自然價值就不大了。

    他臉上的惋惜之色一閃而過,保鏢砸死了蜘蛛還不解氣,又接連砸了兩下,那蜘蛛徹底被砸得粉碎,除了腿還在動,汁水淌了一地。

    “是不是受傷了?”

    嚴教授問了一聲,那保鏢單手抓槍,伸手去扯作戰服:

    “被咬了一……”

    他話還沒說完,便與先前那個第一個發出慘叫聲的男人一般,軟軟的往地面上滑落了下去。

    “快扶住他,準備解毒劑!”

    嚴教授臉色微變,急忙開口。

    幸虧這群學者先前聽了嚴教授的吩咐,準備要拿這容器捉蜘蛛,背包都是打開的。

    這會兒很快有人從背包里拿出一個小的醫藥箱,取出一支針劑及一次性針管等物,嚴教授撕開了包裝,還沒來得及將藥抽進去,保鏢就已經開始抽搐了起來。

    最先被蜘蛛咬到的人此時臉色已經由青轉綠,再到臉上起一道一道的黑色杠紋,只是幾十秒的時間,整個人便翻起了白眼,腳一蹬一蹬,顯然回天乏術了。

    眾人嚇得不輕,根本不敢有人過去。

    這蜘蛛毒性之烈,被咬到發作只是片刻功夫而已。

    那保鏢可能身體素質強悍不少,此時雖然倒在地上,但并沒有完全失去意識。

    “撕開衣服,看他傷口,先拿繃帶捆住,防止毒液擴散。”

    嚴教授喊話的同時,手上動作不停,其他人在他說話的時候,將保鏢的衣服撕開。

    兩個保鏢一左一右將抽搐不停的男人按住,他開始大口喘氣,呼出的熱氣吹在防暴頭盔的透明玻璃上,哈出一層白霧,讓他的臉在霧氣下有些朦朧看不大真切。

    他的同行將他脖子上扣著的頭盔結解開,將其取了下來,就聽到他在‘呼哧呼哧’的喘氣。

    準備好針管之后,嚴教授疾步上前,看到了那保鏢肚子上被咬的兩個血痕。

    可能是因為毒發的痛苦,保鏢拼命的喘氣,肚子也在起伏不停,每動一下,齒印的地方便滲出一點兒黑色的血珠。

    嚴教授將針頭扎了進去,一面推著液體,一面喊:

    “抗毒血清。”

    聽他說話的助手東西還沒遞過來,但這支解毒劑的作用好像并不那么明顯,因為被按住的保鏢身體的抽搐加劇,他與先前被咬的男人一樣,臉色開始有了變化,一道道黑色的紋浮現在他臉上,他的嘴唇開始變紫,手腳不受控制的痙攣。

    “有用嗎?”

    周先生有些虛弱的聲音響起,嚴教授神色凝重的搖頭:

    “現在還不清楚。”

    但事實上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來,這保鏢已經不行了。

    宋青小心里如明鏡一般,他會死。

    不管這解毒劑及抗毒血清有沒有作用,他都無法活下來的。

    他中毒之后,是需要一定時間休養的,可上島之后,并不能給他休養的環境。

    對自身難保的眾人來說,沒有人會花付額外的體力再去扛抬一個受傷的人,一旦他落后,在這座島上根本不可能活命。

    兩分鐘后,已經有人開始躁動不安,大家不敢在這個地方停留,最開始被咬到的人已經停止了呼吸,死狀極其猙獰,從他臉上的扭曲神色,可以想像得出來他死前是遭受了多大痛苦的。

    這里出現過一只毒蜘蛛,哪怕很快被弄死,但大家都擔憂第一只蜘蛛死了,會有第二只出來。

    可就算是害怕,好在還沒人催促。

    一來受傷的是周先生的人,其他工人不敢在這個時候出聲。

    二來嚴教授救人的舉止也是讓不少人心懷僥幸,一旦嚴教授救人成功,證明被蜘蛛咬后也并不可怕,是能得活命的。

    如果蜘蛛的毒能解,接下來的行程就算是遇到了這些毒蟲,也能讓人更安心。

    可懷抱著這種念頭的人注定是要失望的,約數十秒后,抗毒血清也并沒有起作用,那被咬的保鏢臉上的黑紋更深,喉頭吐出大量穢物,呼吸微弱了下去。
12057七星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