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前方高能 > 正文卷 第五百零七章 趕人
    劉肖這話音一落,宋青小便揚了揚眉,試探著問:

    “往年也是這樣?”

    他的表情一下變得有些嚴肅,神色間也帶著幾分猶豫:

    “不是。”他搖了搖頭,否認道:

    “關于私衛的挑選、進階,流程一向嚴格,需要多番考查才行。”

    進入預備隊的人,將來的每一個人都有可能是屬于時家勢力的核心,除了天份與實力之外,對于每個人身世、人品的審核,會遠比進入后備隊時更為仔細。

    所以新人進入后備隊后,一般會有一個漫長的觀察期。

    “但這一次情況不同。”劉肖往四周看了一眼,示意宋青小跟著他的腳步,兩人往校練場的外邊走,離人群遠了一些之后,劉肖才壓低了聲音道:

    “十天前,各地預備隊的隊長,都接到了時家本部下達的函令,要將原本預計在年底舉行的考試,提前到下個月進行。”

    帝國各大預備隊有自己一個培養人才的流程,這一次時家的函令一下,極有可能會讓預備隊面臨一個頗為尷尬的地位。

    以劉肖所在的預備隊為例,劉肖作為隊中一直備受矚目的隊員,他與好幾個表現杰出的隊員都在此次考試的名單之內。

    一旦幾人都被選中,曹增管理的預備隊便面臨青黃不接的處境。

    等到來年考試之時,極有可能便挑不出適合的人。

    “為了這事兒,隊長已經接連發了很多天的脾氣。”劉肖說到這里,苦笑了一聲。

    他在跟宋青小說話時,曹增也在跟雙眉緊皺的任隊長閑聊,自然注意到了兩人交談的情景,他像是早就知道劉肖要跟宋青小談的話,并沒有要過來打斷兩人的意思。

    目光在轉到劉肖身上時,又若無其事的轉了開去。

    時家的函令對曹增來說就像是一種提前的壓榨,他交出名單時都是心痛如絞的,再加上還要擔憂來年的人才儲備,自然想到這事兒就暴跳如雷。

    “幾個人都走?”宋青小敏銳的捕捉到了劉肖話中的信息,不由問了一聲:“這樣的考試不是說要求格外嚴格嗎?”

    宋青小進入后備隊的時間不長,但也知道預備隊每年的考試中,每個預備隊報上去的名單內,可能仍有一半是不合格的,總會被涮下來,來年再申請。

    也就是說,預備隊的考試并非百分之百的錄取率,在一群天之驕子的爭奪之中,有一半的落榜機率。

    可這會兒劉肖話中透露出來的意思,倒像是幾人必定會被選入時家私衛似的。

    “你有所不知。”劉肖嘆了口氣,“今年跟往年的情況不同,今年的考試,我在猜測,可能只是走個過場而已。所謂的比試,應該也只是劃分隊員不同的小組。”

    說到這里,兩人的談話終于進入了正題,宋青小眉梢一挑:

    “為什么?”

    “可能……”劉肖躊躇片刻之后,輕聲說道:“可能時家跟星空之海,會再次開戰!”

    已經說到了這個地步,劉肖自然不再隱瞞:

    “前段時間,時家闖進了野獸的新聞,你應該看過吧?”

    其實宋青小在聽到時家一系列異動之時,便已經懷疑可能與當日自己闖進皇城有關。

    這會兒劉肖問起這事兒,她鎮定自若的點了點頭:

    “有所耳聞。”

    劉肖并沒有將她與當日闖進時家的人物聯系起來,接著說道:

    “當日新聞對外說的是有猛獸闖進了時家,但其實是有兩頭妖獸進入了皇城內部。”

    他正色道:“當年的休戰協議是互不侵犯,可如今妖獸的闖入自然是撕毀了這一盟約。半個月前,時家派了人前往星空之海,但不久之后便隨即發下函令召集人員,這根本就是在做戰前的準備。”

    “我們與當年的前輩之間,實力相差甚遠。”他說到這里,像是感到有些遺憾:“當年許多人都血濺星空之海,如今輪到我們時,不知道這一趟去了,還能不能回來。”

    他將頭別開,目光落到遠處匍匐在地的銀狼身上,從先前它被宋青小強行提起寫了字之后,它一脫了身便躲得很遠,沒再回到宋青小身邊來,仿佛怕她又要折磨它一般。

    現在的他連宋青小的狼都摸不到,更別提與星空之海的妖獸作戰。

    “那倒未必。”宋青小察覺到他的視線,從他臉上的神色,便能猜到他心里的想法。

    她雖然沒有真的深入星空之海,也不了解血脈蘇醒之后妖獸的力量強大到什么樣的地步,但銀狼的存在絕非一般妖獸能比。

    進化到銀狼這樣的地步,綜合實力恐怕已經不亞于一個普通凝神境后期的高手,劉肖與它之間等級相差太多,畏懼是自然。

    “我的狼,實力可不是一般妖獸能比的。”宋青小的話令劉肖愣了一下,收回目光看她,卻見她也在盯著正整理著皮毛的銀狼看,說這話時語氣雖說冷淡,卻帶著幾分傲然之意。

    “可能是考試在即,我有些失態。”劉肖很快調整了自己的心態,又平靜了下來:“不論如何,我身為帝國一員,自然義不容辭。”

    “今日跟你聊了一會,感覺好多了。”他伸了個懶腰,確實如他所說,跟宋青小說了幾句之后,他一掃之前的頹廢之態。

    遠處一直分神關注這邊情況的曹增自然沒有錯過劉肖神情放松的一幕,不由彎了彎嘴角,露出一絲笑容來。

    大戰在即,時家的壓力分別往下傳遞,令預備隊中的人都遭受感染。

    與妖獸作戰帶來的慘痛教訓不過才區區數十年,當年死掉的精銳不知凡幾,在生死未知的情況下,像劉肖這樣會參與此次預備隊考試的人自然會感到不安。

    可是預備隊中,他的實力已經是頂尖,戰前的緊繃氣氛令他頗感壓力的同時,卻又不知該如何去排解。

    曹增實力雖說略勝于他,可他此時自己都焦頭爛額,實在無法安撫。

    唯有宋青小,實力遠勝于劉肖,對他來說如師亦友一般,劉肖不能對其他人說的擔憂,在她面前可能會表露幾分。

    與劉肖分開之后,宋青小招呼了銀狼往回走,直到此時才開始整理這幾日分別從劉肖、杜行云處得來的消息。

    從目前的情況看來,預備隊的考試提前毋庸置疑,確實跟當日自己闖進時家惹出一番麻煩有關系。

    興許是涉及到了自身的原因,劉肖的消息比杜行云更準確,從他的話聽來,時家恐怕誤會了自己與銀狼的身份,將自己與銀狼認成了星空之海逃出的妖獸。

    也就是說,見過自己的時越并沒有將自己的真實情況和盤托出,這令宋青小稍微安了些心。

    但令她感到有些古怪的,是時家在這個關鍵點上準備與星空之海的妖獸撕毀盟約并開戰的舉動。

    自己當日與銀狼的闖入雖然給時家帶來了一定的麻煩,但時越未死,且與當夜三顧等人身亡及蘇五現世的事情比起來,都不算什么大事。

    星空之海內血脈覺醒的高等大妖實力非凡,據蘇五所說,當年為了寒玉礦,隱世家族曾與星空之海的大妖宣戰,最終都吃了大虧,定下協議失敗告退!

    當場那場令時家元氣大傷的戰爭,起因是為了爭奪珍稀非凡的小型寒玉礦。

    如今時家明知星空之海的妖獸兇悍,卻有意再次挑起戰事,若說只因為妖獸闖入驚動了皇室,冒犯了皇威,未免太過牽強了些。

    那么時家不惜以身犯險,強行召集人手再次開戰的真實意圖,究竟是什么呢?

    她撫著手臂處被銀狼爪子灼傷的傷口,心里倒是突然想起了一件事——血液!

    宋青小正往前疾走的腳步突然一頓,當日她借時越庇護,升境引發的靈力波動導致時越體內的禁制不穩,險些危急他生命。

    這個人的體質異常古怪,體內能量磅礴,卻沒有相應強悍的肉身,在他體內能量暴動的剎那,她曾送了他一滴自己的血,維持他的性命。

    可能正是因為這一滴血,為時越爭取了生機,卻引起了時家的覬覦。

    宋青小不知自己的推測有幾分屬實,不過這件事情也令她警惕。

    隨著她體內藍血的解封,身體一再進化,她的血液不止是對銀狼有吸引力,恐怕對許多人來說,也屬于天才地寶之一,不能再隨意示人。

    如今知道她秘密的,除了寄居在她神魂中的蘇五及銀狼之外,便只剩時越。

    她眼中閃過一絲暗芒,看來她需要找個時機,再走一趟皇城!

    ……

    雖說劉肖在考核結束之后跟宋青小提過這一次考核結束之后曹隊長便有可能將宋青小拉入預備隊,但調派的屬令來得遠比宋青小想得更快一些。

    她還沒來得及回房,便被任隊長的助手截住,說是調令已經下了,任隊長說今晚她就可以去預備隊報到。

    “這么快?”宋青小皺著眉,問了一聲。

    她并沒有大發雷霆,可在看過她展現出的實力之后,過來傳話的何寧對她的態度卻絲毫不敢有松懈。

    宋青小身邊那頭巨狼的目光幽幽,看得何寧后背發麻,感覺小腿肚直抽筋。

    “隊長說怕您東西收拾得慢,讓我陪您一起,正好也送您過去。”

    宋青小靜靜的看他,很快何寧的額頭便滲出細汗,頻頻直推眼鏡,掩飾心底的不安之意。

    走廊轉角的一側,傳來‘咚咚咚’的腳步聲,同時有幾個年輕的男女正在談笑的樣子,像是有人正往這邊走來。

    另一邊,檀文幾人也在往這邊走,遠遠的看到了宋青小,檀文眼睛一亮,不由加快了速度跑過來。

    而另一廂,以杜行云為首的幾個年輕人繞過墻壁,也看到了正跟何寧交談的宋青小及遠處的檀文等。

    三方相碰,兩端的人都是一愣。

    大家看得出來這會兒宋青小與何寧之間氣氛像是有些不對勁兒,檀文原本歡快的腳步也顯得有些遲疑。

    倒是杜行云,在愣了一下之后,反倒往兩人的方向走了過來,招呼了一聲:“何寧哥。”

    這兩撥人的到來令宋青小將目光移開,何寧頓時壓力大減,對杜行云打招呼的舉止幾乎感激零涕。

    其實他今日也覺得隊長十分古怪,讓他立即找到宋青小,盯著她將東西收拾了立馬走人。

    這樣的舉動仿佛在趕人一般,實在失禮。

    可何寧也摸不透任隊長這樣做的用意,他仿佛對留宋青小在隊里感到十分不安般,給何寧一種他迫不及待想要將鍋甩出去的感覺。

    他甚至吩咐何寧在宋青小走后,立即派人搜查她住的房間,像是對宋青小感到有些懷疑,令何寧百思不得其解。

    不過這會兒他自然不敢隨意亂說的,隊長怎么吩咐,他只能怎么做,因此面對宋青小時,便感到十分心虛。

    “這么急?”宋青小皺了下眉。

    “是的。”何寧汗如雨下,點了點頭,隨口扯了個理由:“后備隊最近又要來新人,隊長的意思是要騰出房舍,安排其他人。”

    他這樣一說之后,便感到檀文及杜行云眼中露出的詫異,顯然這個理由連這兩個年輕的女孩兒都沒法瞞住,更別提宋青小了。

    不過出乎他意料之外的,宋青小的目光往杜行云的方向看了一眼,嘴唇動了動,卻并沒有再出聲。

    她得到了答案之后,仿佛對何寧扯謊的理由并不再感到好奇。

    “要不我們這就先回去收拾行李?”她的態度令何寧心中一松,試探著問。

    他看到宋青小點頭之時,才長舒了一口氣。

    宋青小往杜行云的方向走去,何寧剛想跟上,銀狼卻抬頭看了他一眼,那眼神將他釘在原地,像是在警告著他,不準走到它前面去。

    直到銀狼跟上了宋青小的腳步,那眼中的殺氣才稍減了些,最終別過頭,不再看何寧。

    何寧以手背擦了擦額頭,如受氣小媳婦般碎步跟在銀狼后面,不敢邁到它前面去。

    跟在杜行云身后的人側身給幾人讓開一條路,直到走在最后的何寧身影也轉拐消失之后,其他少女才像是卸下了心中大石一般,唧唧喳喳的開口:

    “剛剛何寧哥在跟她說什么呢?氣氛好可怕的樣子。”

    “后備隊要來新人騰房舍,莫非是讓她搬離現在的屋子?”

    “……”眾人對二人談話感到十分好奇,你一言我一語的熱情討論,而忽略了從一開始便一言不發的杜行云,此時反常的望著宋青小之前離開的方向,眼中帶著掩飾不住的震驚。

    宋青小離開之前,杜行云的腦海中像是聽到了宋青小的聲音,在對她說:

    “替我看住房子。”

    她‘說話’的時候,明明沒有發出聲音,但那聲音卻像是直接映在了自己的腦海里,周圍其他人都在,卻仿佛都沒有聽到一般。

    這種‘詭異’的手段,令杜行云感到吃驚。

    她還沒摸到踏入真正武道的大門,以神識傳音對她來說實在太過高深,但宋青小這樣的手段,卻令她仿佛提前得窺一二,令她眼中露出羨慕、向往、崇拜等復雜之色。

    眾人還在唧唧喳喳的胡鬧猜測,就連檀文幾人也在好奇心的引誘下站了過來,杜行云卻在盯著宋青小離開的方向半晌之后,像是下了決心一般,往另一側撥足狂奔!

    “噯,行云,你去哪里?”杜行云急跑的腳步聲引起了其中一個少女的注意,不由急喊出聲。

    她卻頭也不回,回答道:“我去找副隊長討教問題,你們不要跟!”

    她要先找張義幫忙,把宋青小住過的房間搶先占下來才行,她有預感,這一次若是幫了宋青小的忙,可能會是自己的一個重要的機會,極有可能會改變自己的一生!
12057七星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