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前方高能 > 正文卷 第五百七十九章 初試
    那星辰先前不費吹灰之力斬殺兩個凝神境修士的情景被那持劍青年看在眼內,深知這星辰厲害之處,又哪里敢讓這詭異的星芒靠近。

    他飛身后退出十來米,將手臂一抬,掌心攤開,那穿梭的飛劍感應到主人心意,‘嗖’的一聲飛落回他掌心。

    青年一將長劍抓在手里,劍尖劃破半空,劃寫出一個巨大的‘十’字光影!

    那光影迅速隨著凌厲的劍氣而擴大至數十倍,‘轟’的一聲,往疾馳而來的六顆星辰氣勢如虹的壓蓋下去!

    四溢的劍氣鋒利非凡,‘嗖嗖’聲響中以摧枯拉朽之勢將附近的房舍建筑一應摧毀!

    地面的磚石、路徑被劍氣刮起一層地皮,曹增等人之前便知道不妙,站得頗遠。

    反倒是幾個悟道境修士見勢不對,想要飛身后退時已經晚了,劍氣橫切而來,直接擊中他們的身體,兇猛異常的力量所形成的勁風將這幾人身軀連同殘渣碎瓦卷起飛身摔出十數米開外,當即生死不知!

    持劍的青年在這一劍之下并沒有留有余力,而在這驚天一劍的劍意之下,六顆星辰被卷入那‘十’字形劍氣之中,星光被銀芒所蓋,來勢一頓。

    那青年眼中露出喜色,他看得出來宋青小剛踏入丹境,而相較之下,他已經進入丹境中階。

    境界壓制之下,宋青小那六顆星辰法器看起來雖說玄妙無比,但青年對于自己的劍道卻更有自信!

    那長劍是上品法器,已經幾乎可媲美低階的法寶品級,更何況修士之中,劍修殺傷力遠勝其他法門,這六顆古怪的星辰絕對有來無回!

    但下一刻,那六顆星辰縮小聚為一個圓環,在與‘十’字光影即將相碰觸的剎那,并沒有被丹境修士揮出的劍意鋒芒所摧毀。

    星辰之上,一下爆發出璀璨的星光,一股浩瀚之力從星辰之中吐出,竟將那霸道凌厲的劍氣一下逼擋回去!

    ‘十’字光影在星光之下湮滅,兩股能量排山倒海反噬而回,化為疾虹,‘砰’的一聲撞擊中飄浮在半空的青年,將其拍落下地。

    “怎么可能?”青年被擊落倒地,起身便噴出一口血,面露不敢置信之色。

    這口精血一吐,他臉色登時煞白,相形之下宋青小似是并沒有吃什么虧,氣息未變的樣子。

    那六顆星辰到底什么來歷,竟能擋住他全力一擊?

    事實上宋青小心中也驚喜無比,六顆星辰在顧府之行中,吸收了丹珠力量之后星體能量得到極大提升。

    六顆星體形成大陣,只要宋青小靈力充沛,大陣靈力便生生不息。

    星體不損,六顆星辰合而為一,哪怕就是丹境頂階的劍修全力一擊,這星辰大陣也未必擋不下來!

    持劍青年這一劍聲勢浩大,卻僅耗去宋青小靈力十之一二。

    她當下一試之后心中有數,神情便更為篤定。

    在青年被劍氣、星芒反噬之后,手腕一翻,數顆星辰重新分開,再次化為流星往那青年包困而去。

    青年面色一變,這星辰之威已經令他心生忌憚,不愿與之正面相對。

    但星辰來勢洶洶,一旦被圍困其中,恐怕難逃活命。

    一味躲閃不是個辦法,他飛身退后,一面喊了一聲:

    “十七!”

    他與同來的青年相互配合極有默契,此時生出暫避星芒,放棄圍剿銀狼而先殺宋青小的決心。

    一開始他預估錯了,相比起四階的妖獸,這個殺死兩名楚氏家奴、夜闖皇城及斬殺范氏叔侄的女人更為危險百倍!

    他話音一落,分出一縷神識,往十七的方向探去。

    卻見他先前收回長劍,劍陣一破之后,那被困在陣中的銀狼則往十七疾撲而去!

    那十七雖說已踏入丹境,但四階妖獸已經覺醒天賦異能,銀狼口吐烈焰,四爪鋒利不下于一般法器,哪怕是以十七劍修之體,獨自與它相對,卻也斗得難舍難分。

    銀狼長爪擊打在劍鋒之上,發出‘鏗鏘’之聲,眨眼功夫便交擊不下百回,速度奇快無比。

    青年召喚之時,那十七雖有心回應,卻被這頭巨狼將去路封死,四周俱是狼影,烈焰的燃燒使得周圍的空氣仿佛都被染為紅色,令四周溫度陡增。

    這樣的大戰之下,幾個不知是死是活的悟道境修士已廢,自然是派不上用場的。

    青年的心直直往下沉,這一趟任務來時,二人還以為捉拿區區一頭妖獸一個女人,用不著二人出馬,可此時看來,兩人聯手,卻隱隱反被這一人一狼壓制。

    預備隊中的人實力低微,上前也是來送死,今日不止完不成任務,極有可能兩人還不能完好而退。

    銀狼的咆哮聲中,撲抓之勢每一下迸發出極為驚人的靈息,帶著破空之聲,縱躍撕咬,兇悍無比。

    青年分神之間,那六顆星辰再次飛至,以包圍之勢往他襲來。

    他臉上飛快閃過一絲焦急,當即閃身往那十七逸去,同時劍尖再次斬出一個巨大星芒,欲將那星辰擋上一時。

    持劍的青年這一退離十七便僅有數米之遙,他專心將以劍氣劃出的星芒揮斬而出,卻不料后背之處,原本一直在瘋狂襲擊十七的銀狼卻在縱身撲往十七之時,那十七冷哼一聲,眼中閃過寒芒:

    “畜生休想傷人!”隨即將長劍一拋,劍身飛速旋轉,劍氣形成一個巨大的圓盤,擋在自己面前!

    銀狼在即將撲到那飛旋的劍芒之上時,那灰藍眼中卻閃過一絲人性化的狡黠、殘忍之意,接著它一扭龐大身軀,悄無聲息的往靠過來的青年轉而撲去!

    這一變故殺了兩人一個措手不及,那拋劍成環的青年一見于此,當即駭然變色,倉促之下只來得及大喊一聲:

    “小心!”

    他話音未落,那青年聽到身后風聲不對,殺機與血腥氣將其籠罩。

    原本正攻擊著十七的銀狼已經轉過身往他飛撲而來,他先前被星辰所追殺,慌不擇路之下逃往十七這個方向,原本是準備與其聯手,先誅殺宋青小這個最危險的敵人,再收拾銀狼的。

    哪知還未行動,卻離這四階的妖獸太近。

    前有星辰大陣,后有妖獸撲來,青年大驚失色間,一下明白宋青小是有意將自己逼來此地。

    他與十七有聯手先干掉其中一個強敵的心,恰巧宋青小也打著同樣的主意!

    她與銀狼配合之默契,不下于這兩個持劍的青年。

    銀狼撲殺而來,火紅的烈焰已經率先‘轟轟’撲至。

    青年慌亂之間忙不迭挽劍回擋,卻已經無力再斬出先前那樣的驚天一劍將銀狼逼退。

    銀狼張開巨口,‘嗷’的兇叫聲中一口將長劍咬住。

    喉間‘轟’的一聲噴出火光將長劍包圍,接著那鋒利無匹的牙齒用力一合間,那以極其稀有材質、且經名家之手所打造出來的上品法器在這妖獸口中竟然‘鏗鏘’一聲被咬碎!

    斷劍傳來一聲哀鳴,當下靈性盡失。

    那長劍是青年本命法器,劍身一斷對他來說無異是個致命打擊!

    他臉色剎時慘白,蘊養法器的丹田及與之相系的神魂傳來劇痛,令他再次吐血。

    可最讓青年惶恐的并非法器的損毀,而是銀狼還未吐出碎劍,便抬起前肢,往他身上拍落。

    它的巨掌帶著颶風,探出的數寸長甲寒光凜冽,靈氣化為紅焰覆蓋于甲上,令人不寒而栗。

    ‘嗖’的聲響中,青年的護體靈氣在這四階妖獸爪甲之下脆如薄紙,一拍即破。

    在青年絕望駭然的眼神中,銀狼長爪‘嗤’一聲刺中他肩骨,再‘嘩’一下用力抓下,將其五臟六腑抓出,血‘嘩啦’涌出,隨即被烈焰所封閉!

    頃刻之間,那青年臉色化為青黑,生機登時滅絕,尸體緩緩倒地。

    那十七一見這青年一死,頓時發出一聲悲鳴:

    “十五!”

    兩人似是感情極深,但關鍵時刻,他心中清楚,銀狼是四階妖獸,宋青小的實力也極為驚人。

    他與十五聯手之時尚且落于下風,此時自己獨自一人絕非這一人一狼對手。

    一想到此處,十七當機立斷,將長劍握于手心,用力一搓,那劍身化為三柄長劍光影,‘嗖’的一聲往宋青小、銀狼疾刺而來。

    同時他從腰側似是抽出一樣東西,往天際用力拋了上去!

    那拋出天際的東西化為一股靈力,‘嗖’的一聲破空而飛,片刻之間便遁失了蹤影。

    銀狼一將十五殺死,輕巧落地,扭頭之時聽到劍音聲響,側身退避,低吼著轉過身來時,卻見那十七已經逃出十來米遠,連十五的尸體都顧不及!

    宋青小見劍光飛來,面不改色,將手一招,那先前還在遠在十五身旁的六顆星辰一閃便出現在她身側,形成法陣,將這劍影一擋。

    她偏了下頭,看著青年逃走的背影,伸手一捻,一小點青幽的火花出現在她指尖之上,微微跳躍。

    “跑得了嗎?”她露出一絲笑意,接著指尖隨手一彈,靈力灌注于那青焰之上,那一小點火花化為青影,往那十七疾射而去。

    :。:
12057七星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