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天才紈绔 > 正文 第2200章 我忽然有不好的預感
    江楓自然不清楚喬無際的那些想法。

    江楓對古皇庭遺跡感興趣的原因也不是因為喬無際,而是由于玉璽的緣故。

    玉璽也是出自一座古皇庭。

    固然江楓并不認為,雷海深處的這座古皇庭,能夠比肩玉璽的來歷,但總歸是有著一些類似之處,江楓想要嘗試,是否能夠借此,更進一步的打破玉璽的那些禁錮。

    若是能的話,玉璽將能一舉凌駕于嗜血劍之上!

    和喬無際不同,江楓前去古皇庭遺跡的速度則是很快。

    “哦?”

    當江楓出現在古皇庭遺跡之旁,神識隨意掃視,就是察覺,至少有十位尊者到來。

    毋庸置疑,還有其他尊者,正在趕來的路上,將很快出現。

    古皇庭雖然在雷海的禁區地界,但這里并不是最核心的地帶,即便是真人,借助一些秘寶或者秘法,也能到達。

    江楓心知消息已經造成了轟動,接下來陸陸續續,會有更多的強者到來。

    江楓的到來并不起眼,一些尊者已經在第一時間,進入了古皇庭遺跡之內。

    “嗯?”

    當江楓也是進入古皇庭遺跡后,感覺情況與他所想略有些不同。

    皇庭號稱正統,有光明正大的說法,但這里的氣息則有所不同,一時間江楓竟是不知該以何等言語去形容那一份不同。

    古皇庭無盡歲月以來,在雷霆的轟擊之下,坍塌破碎,可見到不少建筑化為齏粉,隨著時間的流逝而漸漸失去了痕跡。

    只不過從那不多的痕跡殘留,卻也依稀可見,這一古皇庭曾經有過何等極致的燦爛輝煌。

    殘缺的遺跡,仿佛是一頭千瘡百孔的異獸一樣,安靜蟄伏。

    這頭異獸已經失去了獠牙,可也是給人一種無上猙獰之感。

    隨著江楓進入古皇庭遺跡,原本安靜的玉璽,變得躁動起來。

    “去吧。”江楓笑著,任由玉璽沖出。

    江楓于古皇庭遺跡內漫步,觸目所見,遍地蒼夷,在那里,數十根盤龍石柱吸引了江楓的目光。

    盤龍石柱矗立,歷雷霆而不倒,每一根石柱之上,都是縈繞著淡淡的白色神芒,神芒奇異,隱約與漫天雷霆形成對立之勢。

    “好生奇怪的感覺!”

    朝著那盤龍石柱看去,江楓若有所思的說道。

    這些盤龍石柱很是非凡,銘刻無上至理,任由漫天雷霆轟擊,歷無盡歲月而不倒。

    江楓看向那些盤龍石柱上的銘文,銘文無比的繁奧,那是另一種文字,天元大陸無盡之多的典籍之上,從未有過關于這種文字的記載。

    “嗯?”

    江楓愈發覺得怪異,這種情況的出現多少讓江楓費解。

    天元大陸,諸多典籍如那繁星,可是這里的文字,從未出現在任何一本典籍之上,這不是正常的情況。

    除非一種可能!

    這是一種刻意的結果,因為某些原因,這段歷史,被抹去了。

    “會是什么原因?”江楓暗自思附。

    看似不算多么起眼的古皇庭遺跡,沒由來多了幾分神秘的氣息,江楓沉吟思索,可惜他對這座古皇庭的了解終究太少,并無太多的頭緒。

    這里的盤龍石柱,吸引了不少尊者的目光,他們紛紛駐足,像是發現了新大陸一般,每個人都欣喜不已。

    “這些家伙!”

    將諸人的反應看在眼中,江楓笑著搖了搖頭。

    那些盤龍石柱上的銘文,無不是那無上至理,若是能夠參悟,將會是驚人的契機,撕裂壁障,更上一層樓不再話下。

    江楓很清楚為何這些尊者會變得狂熱,尊者之境,步履維艱,往往一個小境界的突破,就要付出難以想象的代價。

    更多尊者,終此一生被困在一個境界難以寸進半步,并非每個人都如江楓一樣妖孽,也并非每個人都如喬無際那樣,自出生開始,就不缺少機緣。

    對于這些尊者而言,這就是機緣,他們必須抓住。

    江楓興致寥寥,緩步離去。

    “這是一座大陣!”江楓默默說道。

    數十根盤龍石柱矗立,看似并無特殊之處,只是當江楓換了一個角度看去之時,就是發現,一根根盤龍石柱有序排列,構建一座大陣。

    這一發現讓江楓的腳步停了下來,眉頭微皺。

    這座大陣很詭異,也不存在任何一本典籍的記載中,江楓仔細打量著,那種難以言說之感,無端端強烈不少。

    時間不長,一座破碎的建筑,進入江楓的視線。

    這是古皇庭的中央神宮。

    神宮的門庭坍塌了,龐大的建筑僅剩下框架,這似乎是預示著輝煌的謝幕,江楓看在眼中,思緒良多。

    “這世上,從來沒有什么是一成不變的!”江楓感慨道。

    從種種跡象來看,可見古皇庭曾經有過極致的輝煌,但終究是落寞了,留下的只有斷壁殘垣。

    眼前的一幕幕讓江楓想起九幽秘境,然而又是有著極大的不同,某種程度而言,古皇庭比之九幽秘境,有著更為系統的傳承。

    一個皇庭的衰落,比之一個部族的衰落,也是有著更大且更為深遠的影響力,遠非表面上所看到的這般簡單!

    歸根結底,皇庭不只是道統,有著更多超出道統之外的寓意。

    ……

    當江楓不斷的朝著古皇庭遺跡深入的時候,喬無際終于領著妙齡少女三人姍姍來遲。

    “這么熱鬧嗎?”喬無際目瞪口呆。

    盡管消息是他放出去的,但也沒有料到,吸引了這么多人的前來,不少真人強行闖了進來,甚至,還有那合體修士,要冒險一搏,富貴險中求。

    妙齡少女三人也是有些傻眼,沒有想到會出現這種情況,低估了古皇庭遺跡的影響力。

    “我忽然有不好的預感。”喬無際喃喃說道。

    他忽然覺得,未必忽悠住了江楓,畢竟從江楓的表現來看,并不是那么好忽悠的,就算他在忽悠的時候一本正經,但這時候心里沒有底了。

    “這些家伙到底要做什么,這么著急送死嗎?”喬無際又是有些惱火,真人來了也就算了,居然合體修士也闖了過來湊熱鬧,看起來就很不舒服啊。

    “少宮主,要不要驅逐?”一個老者說道。

    這兩個老者盡管都是真人,但并不普通,能夠媲美第一境的尊者,而那妙齡少女,也是有著非凡手段。

    “驅逐做什么?他們上趕著送死難不成還要攔著?你什么時候變得這么好心了?變化挺大的啊。”喬無際瞪眼。

    “少宮主,我等畢竟代表天宮。”那老者訕訕提醒道。

    “反正又沒人認識我,難不成我會告訴他們,我是天宮少宮主?”喬無際不以為然的說道。

    老者呆了呆,小心翼翼的說道:“少宮主,這樣不太好吧?”

    “沒什么不好的。”擺手,喬無際不容反駁。

    如果按照老者的意思進行驅逐,喬無際感覺自己真的要變成一個好人了,問題是他從來不想做什么好人。

    稍微一想喬無際就是郁悶不已,自從和江楓遇上之后,就再也沒有好事發生過,想了想喬無際嘆了口氣。

    喬無際就帶著妙齡少女三人,大搖大擺的走了進去。

    他雖然僅僅是第七境尊者,但橫壓第九境的尊者不再話下,喬無際認為除了江楓之外,誰也沒有資格入他的法眼。

    這座古皇庭喬無際算不上太熟悉,但恰好,天宮的典籍中,有著關于這座古皇庭的記載,喬無際也恰好,翻閱過那本典籍。

    “這地方怎么和記載的有點不同?”一會之后,喬無際說道。

    有關這座古皇庭的信息太少了,即便天宮的那本典籍上,所記載的也只有只言片語,諸多地方,語焉不詳。

    這樣的情況一度讓喬無際感到困惑,所以他要親眼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然而這時候所看到的,卻又與典籍之上的記載,有著莫大的出入。

    于是喬無際迷惑了,覺得不太對勁。

    “走!”一揮手,喬無際說道。

    很快,喬無際就是看到了那數十根盤龍石柱,入眼喬無際眼前為之一亮,加快腳步走了過去。

    “滾!”

    一道厲喝之聲在喬無際耳邊炸響,那是一個正在參悟盤龍十足上銘文的尊者,被喬無際四人驚擾了,臉色不善,發出怒斥。

    “滾的是你!”

    喬無際是什么人,豈能忍受他人在他面前指手畫腳,毫不客氣出手,鎮壓過去,最終,那位第八境的尊者大口吐血,狼狽遁走。

    這才是喬無際的真實模樣,與在江楓面前截然不同,當然喬無際并不清楚,這是因為一直被江楓壓制的緣故。

    “這些石柱給我的感覺怎么這么怪異呢?”盯著盤龍石柱打量,喬無際喃喃說道。

    他身為天宮少宮主,見識非凡,遠非尋常尊者所能比擬,然而這些盤龍石柱,給喬無際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怪異之感。

    喬無際盯著仔仔細細的看著,良久過后,他臉色驟然一變,終于明白過來,這種怪異之感,源自何處。

    “居然是這樣?傳聞難道全部都是真的?”喬無際失聲道。

    而以他的身份,能夠讓他如此失態的,已經不多了。

    而后,喬無際就看到了江楓,二者相距并不遠,喬無際側頭看向江楓,他眼睛瞪大,就像是看到了鬼一樣。

    江楓也是朝著喬無際看來,微微笑著,算是回應!

    喬無際也想笑,他很努力的擠出一絲的笑容,只是那笑,比哭還要難看!
12057七星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