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獵妖高校 > 第六卷和你在一起 第一百四十二章 樹上騎個貓
    “前些日子,就是你們學校舉行冬狩的時候。”

    “就在你們校外獵場的附近,爆發了一次短暫、但是劇烈的時空波動。可能是有可怕的巫師在跨越時空束縛試圖進攻學校;也有可能是學校的某位大佬在逆轉時空,顛倒因果。”

    “不論如何,因為那次短暫劇烈的時空波動,導致布吉島附近的空間溢出了一個小小的褶皺。”

    “嗯,打個比方……就像一張鋪在桌面上的塑料薄膜,原先是平平整整的。但是因為有人扯了它一下,導致薄膜里產生了一個小氣泡。如果你對魔法宇宙學有一定了解,那么就能理解何謂‘氣泡宇宙’。”

    “換句話說,那個小氣泡就是你心心念念的一個秘境。”

    “正常情況下,第一大學,或者說布吉島上出現這種新誕生的秘境,學校往往會在第一時間進行搜索、錨定,然后進一步組織獵隊探查、清理,最后按照是否有開發利用價值進行登記造冊。”

    “但是因為某些緣故,學校這一次的反應稍稍有些遲鈍。秘境已經誕生了兩個月了,還沒有看到他們搜查清理的跡象。”

    “這是你們的機會。”

    “可能也是唯一一次機會。”

    鼠仙人并沒有對女巫詳細提及它這些消息的來源,也沒有告訴女巫那個秘境的具體方位、進入途徑、強度大小等等。它只是給了女巫這么一個機會。

    聽到這個消息,科爾瑪臉上壓抑不住內心的喜悅。

    但與此同時,她的注意力顯然也被鼠仙人這番話里的某些內容所吸引住了,她非常敏銳的追問道:“校外獵場發聲了劇烈的時空波動?與我們上學期冬狩提前結束有關聯嗎?大家都在傳言這件事與黑暗議會有關,是不是真的?”

    鼠仙人胡須抖了抖,胳膊重新放回太師椅的黑色硬木扶手上。并未正面回答女巫的疑問。

    “傳言,傳言,真真假假誰又說得清楚。”鼠仙人搖搖頭,和氣的對科爾瑪說道:“你們還年輕,有大把的時間。應該你了解的,我都會告訴你。不適合你們了解的,知道太多并沒有什么好處。”

    “就像前幾天,撒托古亞那個家伙從星空深處投影過來,瞪著個黃澄澄的大眼珠子湊到布吉島上空亂瞅,似乎想找什么東西。結果被學校的人直接把眼珠子戳爆了。”

    “這件事你有印象嗎?”

    科爾瑪揚起眉毛,緩緩的搖了搖頭。在她印象中,這幾天學校里除了某條寵物蛇與畫皮的新聞沸沸揚揚之外,整體還算得上平靜——她下意識的將社團矛盾、魚人矛盾忽略了。

    鼠仙人點點頭:“不出所料。自從我的孩子們告訴我那天什么奇怪的事情都沒有發生之后,我就猜到了這一點。就像我剛剛說過的那樣,學校認為不適合你們了解的事情,你就算知道,也不會有任何印象的。”

    “這是對你們的保護。歷史上有無數驚才艷艷的年輕巫師,就是因為過早接觸不適合他們了解的知識而陷入瘋狂。更有甚者因此而墮落腐化。這都是歷史的經驗與教訓。”

    “當你到了合適的位置,擁有了足夠的能力后,總會了解相應的事實。”

    說到這里,鼠仙人扯了扯嘴角,嘶了一口涼氣,嘟囔道:“嘶……這番話說完后,總覺得我更適合像錢知幾那個老夫子一樣去研究歷史正文,而不是鬼扯的生物進化。說不定,如果我研究歷史正文的話,早就擺脫這幅人不人鼠不鼠的模樣了。”

    科爾瑪沒有出聲,只是默默記下鼠仙人說過的每句話。上大學以后,知道的越多,越會對這個世界充滿敬畏,越知道把握每次機會積累知識的重要性。

    鼠仙人頓了頓,細長的手趾重新敲了敲黑色的硬木扶手:“言歸正傳……你剛剛詢問我哪里有合適你們擺放魔法陣的小世界,我的回答就是剛剛那條線索。那是一座新誕生的,還沒有被學校收入囊中的秘境。如何進入,會不會有危險,這些都需要你們自己去解決。”

    女巫聞言,忍不住悄悄翻了個白眼,抱著最后一絲期望看向鼠仙人。

    “拜托!”她雙手合十,做出一副可憐巴巴的模樣祈求道:“您是仙人,是大佬,是老祖。隨便這么搭眼一瞅,就知道那座秘境的具體方位,隨便畫個圈圈就能找到那座秘境的入口。我只不過是還沒有畢業的大學生。就算學習成績稍微出色一點,勉強擁有了注冊巫師的實力,但是距離探索新世界需要的資格證書還差十七八本呢!”

    “我可不是什么仙人、老祖,我就是個鼠子!”鼠仙人顯然還記得女巫之前說過的話,哼哼著回答道。只不過科爾瑪那番恭維并非毫無作用,說的它心里非常熨帖,鼠仙人聽著笑的眼角都瞇成了一條縫。

    女巫繼續雙手合十,可憐巴巴的瞅著鼠仙人,不再言語。

    不得不承認,有的時候沉默比辯解更能打動人心。

    “好啦好啦,每次沒道理的時候就這幅模樣。”鼠仙人的爪子少有的從硬木扶手上抬了起來,對著女巫輕微擺了擺:“這件事說難也難,說容易也容易。雖然因為某些限制,我不能直接給你幫助,但我可以幫你找一個向導。”

    “向導?”科爾瑪眨了眨眼睛,欲言又止。

    她計劃做的那件事對于鼠仙人來說自然算不上什么大不了的。但對于學校、對于巫師聯盟來說,卻是嚴格禁止的范疇,屬于絕對的黑色地帶。

    做這種事情,沒有百分之百的信任,是絕對不能告訴別人的。

    所以,她在鼠仙人提到的‘向導’的時候,天然就帶了幾分審視、幾分提防。但從另一個方面,鼠仙人于她有引導之情,而且剛剛也猜到了她想做什么。俗話說,人老成精。鼠老了,也是老鼠精。不應該不知道那些忌諱。

    因此,女巫并沒有立刻開口拒絕,而是靜靜的看著鼠仙人,期待他能提供一個什么樣的向導給她。

    鼠仙人瞇著,忽然一樂:“在介紹那位向導之前,我先給你出個腦筋急轉彎好不好?”

    科爾瑪迷迷糊糊的點點頭,不知道老頭子又在賣什么關子。

    鼠仙人輕咳一聲,鄭重其事的問道:“問:樹上七個貓,地上沒有貓,總共幾只貓?貓是誰家的?”

    :。:
12057七星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