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南宋風煙路涉道 > 章節目錄 第二十一章 撲朔迷離(下)
    南宋風煙路涉道無彈窗 吟兒的腦中一片混亂,她越想下去,整片事情就越不對勁……

    循聲而來的張家徒弟,看見張潮尸體,哪個不是憤慨仇恨幾欲將越風立刻就地正法?!李辯之瞪大了雙目,怒吼著沖到越風身前:“眾位同門聽著,咱們要殺了越風,為師父和師叔報仇!”響應聲即刻此起彼伏,吟兒詫異地深陷當中,自身難保。

    越風一如既往地不予辯解:“隨你們怎么說,他不值得我殺。”

    李辯之流著眼淚惡狠狠地瞪了鳳簫吟一眼:“盟主,我希望你不要一心一意護著越風!因為你也是幫兇!”

    “幫兇!幫兇!”

    越風先前還面無表情,忽然動怒,一鞭直抽向李辯之手臂,刷一聲打上去毫不留情,李辯之血流如注,驚呆著慘白著臉捂住傷口連連后退幾步:“越風……你!你!還敢當眾殺人!”

    “你可以說我是兇手,但不可以叫她幫兇。”對誣陷侮辱,越風向來無動于衷,可是這一次不同,這一次要不連累自己心愛的人。

    

    “怎么會這樣?”“出了什么事?”領們接二連三地聞訊趕至,屋子里頓時擠了一大群人。

    金陵捂住鼻,從張潮的胸口拔下另一枚相同的銀針,忽地受不了血腥味,掩口奔出去,風行大驚,趕緊追出去:“陵兒……”金陵控制不住地在偏僻處嘔吐,有些虛弱地倚墻而立:“把這支銀針還給他們,張潮死于一種名叫‘蝴蝶谷’的毒藥,也是性寒。”

    “你沒事吧?”風行一臉緊張地問。

    “沒什么……”陵兒臉色蒼白地回答。

    

    “處決越風!處決越風!”一片嘈雜聲里,越野怒不可遏地喝止:“夠了,別再吵了!”

    李辯之哼了一聲:“越野寨主,你曾經說過,你會大義滅親!現在證據確鑿,你還這么偏執作甚!”

    “我看事情還有許多疑點,必須慎重地考慮。”吟兒輕聲說。

    “國有國法,家有家規。越風要用咱們張家的家法處置,你們領不必干涉!”群龍無的逐月山莊,李辯之終于即將猴子稱王。

    “笑話!越風是我們越家的!”沈絮如微笑著替越野說。

    勝南環視四周一刻,嚴厲地看回李辯之:“張夢愚猝死,張海和張潮之后的繼承人到底是哪一個?李辯之你真可以代表逐月山莊說話?!”

    李辯之臉上青一陣白一陣,一群師兄弟從來都跟著他阿諛奉承的,私底下也知道他的人品,絕對不可能勝任一個領袖,他怎么好意思接過勝南的話茬說下去!

    “他不可以,我可以!”在一片沉默中,人群中出現的應話女子是孟流年。

    “對對對!流年師妹!”李辯之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使勁地點頭,下面的師兄弟們盡數附和,也是不想讓外人笑看逐月山莊群龍無。

    勝南微微一愣,孟流年到的確出乎自己意料之外,這個女子嫉惡如仇是真,不過她判斷是非沒有多少閱歷,完全靠主觀臆斷,實在令人無法放心。

    孟流年的話也頗一言九鼎:“越風,現在你確實是嫌疑最大的人,我們逐月山莊有理由將你關押起來。各位英雄也請放心,在各位還有疑問的時候,我們絕對不會要了越風的命!越風,你最好還是不要再逃跑,這一回他們都是懷著好意要替你澄清的。”

    “我明白,孟師妹,這一群垃圾,要勞煩你帶領一段時間了。”越風微微笑,盡管被縛,對李辯之眾位仍舊不屑。

    勝南沒有否決這個方法——也許,越風先被收押,真的是最好的出路。

    

    終于,還是橫生枝節。

    打草退蛇這一計在實施之初便即宣告失敗。原先的出其不意、先制人,竟然被張潮之死推翻。

    事情,才愈顯得撲朔迷離。

    

    而且閉上眼睛,已經能聽見草叢里,蛇的窸窣。

    勝南明白,張潮死得這么不明不白,抗金聯盟可能會再度分裂為兩派,不,三派,四派,做胡亂的猜測,一頭霧水,不明是非,人人自危,而金人,就可能躲在暗處,伺機對他們一網打盡,甚至,看著抗金聯盟——不攻自破……

    而真相,可能會有兩種:

    一、越風其實就是真兇,殺人之后矢口否認,張潮被他借楊妙真一事冤死,他還故意把盟主拖下水制造疑慮和混亂。表面看來可能性很強,可是勝南不信。

    二、張潮是內鬼,卻不是唯一的一個,金人為了掩飾另一個內鬼,情愿先殺了張潮,另一個內鬼才徹底安全,繼續保證金人的安全出入,但這內鬼是誰,就成了事情的關鍵——

    這位自告奮勇的孟流年,勝南和五津等人略微清楚些她的來歷。身為黔州锏王孟良關長女的孟流年,一年以前來到蒼梧山,立刻技壓群雄成為張潮最厲害的徒弟,那一句“武功平平,義正行廉”一出口,逐月山莊沒有一個師兄弟敢反駁,無論她做錯或做對,大家都服氣都一句也不敢多言,這到不是一般的大小姐脾氣,這是一種鶴立雞群的清高。孟家一直立足于抗金聯盟與金人的斗爭之外,完全可以隔岸觀火,所以孟流年根本沒有必要做內鬼;

    而李辨之,再怎樣十惡不赦,從來都是狐假虎威,無一絲魄力,說他做內鬼,金人可能會擔心地睡不著覺。

    所以,隨之而生一個解決方法:先不管那內鬼是誰,趁他還沒有得勢之前,在最短時間里,控穩逐月山莊的局面,簡而言之,正是關押越風,限制李辨之,架空孟流年!

    

    又其實,再怎樣撲朔迷離,都是軒轅九燁引來的,張潮的死,由他一手策劃,真相,也許到抗金聯盟全軍覆沒的那天他們才會猜到。

    “張潮死了,我只想看看林阡想怎么辦。”軒轅九燁淡淡地說。

    利用張潮之死這場迷亂送給抗金聯盟一次一頭霧水的經歷,實在也是攻心之術——那群領們一旦心理缺失,局面立即失控,軍心顯然不穩,士氣隨之不振,到那時,也就是金人動手的最佳時機。

    軒轅九燁明白,他離鏟除所有的敵人,僅僅一步之遙了:林阡,除非你能猜到,張潮之死是為了掩護山莊里哪一個內鬼……

    “如果林阡識破了你這一計,你會怎么辦?”東方雨輕聲問。

    “那我們,只有正面交鋒……”

    </dd>
12057七星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