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南宋風煙路涉道 > 章節目錄 第409章 逐個擊破
    而接下來蜮兒將要遭遇什么,就已經不屬金陵計策,乃出自范遇之謀……

    早在眾將決議之前,天驕就事先看過策略并察覺,金陵的計謀雖然高妙,卻明顯手段過柔,因此私下找到厲風行提及:“厲夫人的策略雖妙,卻似乎旨在鬼蜮被拆分就終結,對于蜮兒上當之后如何將她處決,厲夫人說得含糊,顯得有些虎頭蛇尾。厲幫主是最早見過厲夫人策略的人,應該也有所察覺。”

    “天驕有所不知,陵兒和那蜮兒有淵源,很有可能還是至親,所有不能狠下這個心。”厲風行解釋說。

    “原來是這樣,那就可以理解了。”天驕點頭,理解,“既然如此,厲夫人的計策,能對蜮兒立一個下馬威也行。”

    “可是,對蜮兒,要的是命,不是下馬威。”厲風行搖頭。

    天驕不禁一怔,有感厲風行夫妻二人,在這方面真正是個性互補:“那是自然。范遇獻策,正是為了取蜮兒性命。”頓了頓,又說,“說到范遇計謀,和厲夫人當真不相上下,布局縝密,細節出色,都找準了對手的弱點環環緊扣,論智謀,他二人當屬盟軍之中數一數二。”厲風行聽他贊美金陵,顯然高興。天驕續道:“而更為湊巧的是,兩大方案竟還互為前提后續,乍一看雖不契合,仔細想卻屬‘逐個擊破’。只不過,要想將他二人計策合二為一、天衣無縫,還需要一個‘起承轉合’。”

    “怎樣的‘起承轉合’?”厲風行饒有興致。

    “需要將蜮兒從一個戰局引入另一個。”徐轅說。

    “他們的計策,發生的地點不一樣嗎?”厲風行頓悟。

    “厲夫人的‘請君入甕’,發生在河岸,范遇的‘請君入甕’,則是在內陸。”徐轅笑了笑,“其實還有個陳旭的‘請君入甕’,在后山,不過,很可能用不著了。就算是純粹以鬼蜮為目的,在內陸也就可以終結了。”

    “好,我來引。”厲風行當即贊同。他知道天驕事先找他的原因,正是希望他在合議的那天,主動請纓。以他厲風行“風行水上”的輕功,盟軍之中,有且僅有獨孤清絕能及、鳳簫吟可追,顯然是起承轉合的不二之選。

    善用人者,布局之處,處處皆遣首選之才,以便人人各盡其能——厲風行當時便肅然起敬,原來天驕之將才,是如此的深藏不露!

    

    不僅善于用人,天驕行事亦是慎之又慎,金陵和范遇的出謀劃策都是親自傳達到他一人手中的,故而一直到決議之前,大多將領還不知道總體方案。直到決議之日,徐轅才宣布將金陵與范遇之策合二為一,視為上策;陳旭與莫非之策,視為中策;其余人等,皆為下策。并且為了安全起見,決議時僅有數人參加,擇隱秘處探討,與會者盡皆參戰者;若不參戰,一律不令深入了解。論行事,徐轅亦明顯與阡不相上下……

    也正是在決議當天,厲風行才獲悉范遇的策略,果然像天驕所說,與金陵是“逐個擊破”——如果說金陵的計策借鬼蜮二人各自的性格弱點成功拆分了他們,那么范遇與之承接的計策,是建立在鬼蜮被拆分的基礎上,利用了水弩本身的限制,繼除鬼之后再除水弩——

    “一旦除去了鬼之,蜮兒的攻擊防御就全靠水弩。換句話說,只要水弩再沒有了作用,蜮兒就什么都不是了。”范遇如是說。

    “如何能夠讓水弩失去作用?”與會者皆問。

    “書中有載:水弩是一種生活在南方水中的毒蟲。就算曾經被馴養過可以離水存活,缺水、干涸也一定會對它們的戰斗力有影響。”范遇說,“我分析過鬼蜮幾次偷襲,都發生在雨天,后來的暗殺地點,也全在河岸,也就表明,水弩還是很需要水汽來保證。若將蜮兒從河岸引向內陸,一旦干燥無水,水弩的危險性必將大打折扣,甚至,可能在某一個時間失效。”

    “要找到這樣的一塊地方不難。”陳旭點頭,黑(道)會畢竟有太多人土生土長在這里。

    “范將軍果真妙計!”徐轅真正虛懷若谷,盡管范遇曾對他言辭不敬,都可以完全包容。也許就是溫和這一點,才使得徐轅好像欠缺了些什么,厲風行看見的時候想。

    卻因為這份雄才偉略背后的溫和,厲風行敬佩他。

    范遇的突破點原來是在攝魂斬的媒介——水汽,而陵兒的突破點則是在源頭——笑容,思路雖然不一樣,卻因為天驕,而達到統一。試問厲風行又怎能不敬佩他。

    “范遇真可謂林阡最好的謀士。”單獨行走時徐轅對他講,“就如金陵是你最好的謀士一樣。”

    “什么?”厲風行一怔,不解。

    “她手段過柔,所以有些決策,還必須由你來下。”徐轅語重心長。

    厲風行一愣,他記得,從前阡也對他說過類似的話。是,阡說過,厲風行你是領袖,而陵兒是你的軍師……

    竟然,阡不在此地這么久了,自己還無時無刻不憶起他。是的,這一刻,服從天驕,根本上還是服從他啊。又是因為什么,自己對他比對天驕還要服從?因何而生?說不清的理由……也許,還是兩年前開始的緣分吧……厲風行苦笑。

    不多想什么了,不該輕敵,該全神貫注,全力以赴!

    厲風行回過神來,回到現實——

    目的地就在眼前,目標就在身后……

    既然已經把蜮兒引到了另一個戰局,厲風行是時候該全身而退!

    

    飛沙走石,天干風澀。眼前人影子一閃,人間蒸發。

    蜮兒猛然止步,隱約嗅出了空氣的沉悶,與燥熱。

    不過幾十步,兩個轉彎而已,竟就跟丟了那個人,蜮兒又哪里知道,那個人是輕功卓絕的厲風行?此刻深陷石之迷宮,蜮兒左顧右盼,徹底被疑云籠罩。她當然不怕明槍暗箭,卻也懼被困其間長久地走不出去。

    她自然不明白,盟軍為避免遺患無窮,是非殺她不可的——不會只想著困住她,不可能容許她有生機!

    百轉九折,路越走越窄,當此時,頭上有亂石陡峭搖搖欲墜,且僅有一線天光投射,腳下有機關重重,若有陷阱必重蹈鬼之覆轍,中間偏狹,只容一人通行。蜮兒受困其間,明顯心理上要遭到重重一擊,同時,此處地形復雜,依據陳旭所言可能還會帶來“額外功效”——消光。因為這里空間封閉,可以很大程度地減弱光線,一旦光線不再,或許也能使得水弩失效……

    不過陳旭也說了,這個想法未必成真,作為媒介,光線可能遠不如水汽影響水弩。光線再微弱,水弩都會竭盡所能發現影子……

    果不其然,藏匿在此的風鳴澗于暗處悄然投出一粒石子試探,還未觸及蜮兒身體便即消失,水弩所造,正如結界。這樣一來說明水弩殺傷力還在,此刻還不是出擊蜮兒的最佳時機,風鳴澗斷然往身邊諸將使了眼色,守候在此處的盟軍撤去。易旗之后,下一路盟軍備戰。

    轟然一聲巨響,蜮兒循聲望向另一側,疑是出口。步步走去,直至光亮。

    視線陡寬,豁然開朗。沙礫漫天飄揚,疾風沖地而起。江山無限,一望無際。

    空曠的戰場上,陣列著白衣武士,整齊劃一,秩序井然,約百十人,合劍為陣,顯然等候良久,威嚴無限。

    塑影門。

    蜮兒她這才明白,自己是被請到了更大的甕中!

    此地離河岸已經有了一大段距離,亦比石之迷宮更加干涸。不錯,便是這里,范遇為蜮兒選定的葬身之地!

    不允許后退,那蜮兒就只能度過這一劫。但當此時,蜮兒卻臉色一變,陡然察覺,她的水弩因缺水而衰竭——可想而知,經過這么長時間在干旱之地迷路,水弩群的戰力有著怎樣的衰減……

    

    莫非的暗器之策,金陵的拆分為先,天驕的起承轉合,陳旭的迷宮消光,范遇的消磨水弩;再加上如今最后塑影門的合而攻之。

    這一步步,一層層,環環緊扣的要蜮兒性命的設置啊,竟使她和鬼之、水弩、還有她自己、從不可分割的整體被逼淪落到如斯田地!別說她是剛剛出道還不諳世事的蜮兒,就算她是黃鶴去賀若松,也不可能算計得了,盟軍的布局,縝密得無懈可擊,誰撞上誰就必死無疑!

    “要欺負一個這么小的姑娘,還真不大情愿呢。”乍見蜮兒慌張,等候多時的陳靜,忽然就動了惻隱。

    “姐姐可千萬別亂憐憫,她殺你可不會留情。”陳安提醒。

    陳靜哦了一聲正色,蜮兒眼中散發出猶疑和冷傲,未笑。</dd>
12057七星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