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南宋風煙路涉道 > 章節目錄 第503章 難得情真
    據向清風描述,今日酉時開始,為吟兒敷藥和清理傷口的幾個女將,相繼出現中毒跡象,全身發熱、高燒不退,最嚴重的那個夜里已經死亡,癥狀和完顏鬼之十分相似。

    這幾位女將都是田若冶親自篩選,連日來體質都證明了適合留在十九關,這些天來也經常去二十關和吟兒短暫接觸,一直都沒有任何異樣。為何偏巧在今天中毒,只能說明今天和往常不一樣。須知火毒一向都是只往五臟六腑去絕不外滲,從來不可能殺死與中毒者接觸過的任何人。突然發生這樣的意外,向清風當然推測這是火毒變種。

    但向清風的推測,并不是所有人都相信。也可以換個角度這么想:為何今夜情況會和過去不一樣?今夜,吟兒也就只服食過那唐門冰蟲啊,那冰蟲,還是向清風極力主張吟兒去試的……

    雖然向清風不曾開口,阡卻已經猜到致誠等人對他的態度是怎樣。

    “回去告訴致誠,不管是不是火毒變種,今夜以后,不要再讓任何人觸碰吟兒,免得再有無辜受累。”阡對向清風囑咐,“清風,明天起你勿再滯留十九關了,以免又和致誠他發生沖突。”

    “可是……”向清風欲言又止。

    “我知你極是擔憂吟兒,一定不愿離開寒潭。”阡看出向清風的心意,輕聲道,“上次我見你幾個親信能在十七關逗留,你便與他們一起,在十七關照應,如何?”

    “也只能這樣了。”向清風點了點頭,“致誠看見我便像看見仇人一樣,若一直耿耿于懷,反而無法守護主母……”

    “記住,你們的職責,都只是防范著外人侵入寒潭。若吟兒不能復活,也無需自我歸咎。”林阡正色對他講。

    “主公。我把話帶給致誠之后,一定不聲不響地撤出去,不會給主公添一絲亂!也一定會將寒潭守得密不透風,不令主公有后顧之憂!”向清風含淚立誓,立即領命回了寒潭。

    林阡在斷崖周邊部署直至午夜,腦海中一直在盤旋著這樣的疑問:服下了唐門冰蟲,難道真令吟兒體內的火毒變種?

    萬萬想不到,這最后一日,還沒來得及判斷吟兒生死,吟兒就忽然淪為毒物。

    如若火毒是真變種了,他斷然不會再讓別的無辜碰觸吟兒。可憐吟兒躺在寒棺里,沒有人再能去照顧她……

    

    子時他重新回到寒潭里,是瞞著祝孟嘗、海逐浪、寒澤葉等人的。

    他誠知這樣對不起魔軍和林家軍,大敵當前他身為主帥不應該冒這個危險,但他,決不能放棄吟兒。

    愛一個人,本就該為了她殞身不恤,不管他于天下來說再怎樣重要,離開了天下他只是她的丈夫。

    從開始到現在,吟兒受到挫折遭遇失敗,都是他在身邊支持鼓舞,如今她只能一個人去對抗死亡,他更加不能讓她覺得孤獨。

    然而她酉時出事,他子時才能抽身到場……難怪,難怪曹范蘇顧要傳言他們是政治婚姻啊。

    他在寒棺旁停留良久,沒有感覺吟兒有任何異常,還是跟四十九日前一樣,臉上一絲血色也沒有,頰上那道刀傷也未能愈合,甚至唇邊停止的那絲微笑都還不曾散去。吟兒的狀態,根本還跟中秋那夜一模一樣,除了火毒的溫度之外,沒有一樣依據能夠證明她活著。

    吟兒什么起色都沒有,火毒卻可能變種……

    為什么吟兒沒有起色火毒卻會變種?!!

    冷風吹過阡陡然一凜,視線從吟兒身上移開,愣怔怔地看著另個角落失神:吟兒,吟兒她真的還活著嗎?回生丹、世間真的有起死回生嗎?會不會是天驕在騙我,會不會?!他怕我當夜就隨吟兒而去,所以用回生丹來拖延時機,其實,吟兒根本就回不來……

    會不會,這四十九日根本就是個騙局而已!活著的根本不是吟兒,而根本只是她體內的火毒!阡心一抖,從這四十九日的大騙局里猛然清醒了。清醒的一剎那,淚水竟如決堤般落滿了衣襟。

    顯然是假的啊,世間哪里會有真正的起死回生?他竟不讓她入土為安,硬生生讓她的身體在冰與火中停了四十九天,他真是世間最狠心的丈夫。他也是世間最傻的男人,為什么當夜她明明已經死去他還堅信天驕漏洞百出的話,又或許,他相信是因為他“寧愿相信”?!

    “吟兒,你不在了,還有誰,能把我的命藏著掖著……”他心如刀絞,萬念俱灰。憶起吟兒在新婚之夜的話語,他知道,以后如果自己再把命系在刀鋒上、劍刃上,都不會有人心疼了,再也不會了……

    不會再有人總是做錯事狼狽地等著自己去補救了,再也不會了。

    不會再有人在絕境里都會驕傲地微笑,每時每刻都會微笑的,再也不會了……

    不會再有人連他命令都要忤逆,被他指責的時候含淚頂撞:“是你林阡讓我覺得你的命比我重要,因為你是盟王我是盟主,我可以有閃失你卻不能有!一點閃失都不行!”再也沒有這樣的人了……

    她怎就有魄力對洪瀚抒說出一句:“若天注定你與越風都不能再做勝南的左膀右臂,那便由我一個人來做他的左膀右臂。”她怎可以說出那樣的話,又怎可以做得那樣拼命、偏還那樣出色……

    當年他因為玉澤和云煙而真的曾經走不出天之咒的困境,對吟兒明言他心存顧忌不敢禍害她的人生,他永遠記得她在川東的山頭輕聲對他講:“那就,試一試吧,就把我當成最后一個。”所以他打開了心扉因她才真正地走出陰霾。天之咒是什么?在吟兒的明媚笑容里,他早就忘光了,眼里心上,只剩下她帶來的快樂……

    她還說過,“一生平安卻要與林阡疏遠,永不及滿布傷血卻能在林阡身邊。”她還說過,“肯為玉澤姑娘獨身闖入點蒼,敢為云煙姐姐不惜背離聯盟,現在愿為楚將軍而堅決忽略金宋,這些事情加起來,才是一個完整的林阡,便是我愛的那個林阡。”她還說過,“林阡的一生,也是吟兒的一生。”她說過太多太多的話他已經記不清了,但只要聽到了她的聲音他再疲憊都會放下心的……

    最傷魂是咽氣之前她滿身是血遍體鱗傷,可卻還完好著一顆毫無保留地愛著他的心:

    “他有苦衷不能說,他不能向大家說的,就由我來向大家說……”“都是你自己的人!不要……不要再……互相!”

    她那么熱愛生活的一個人,為什么總是要為了別人不顧自己的性命?白帝廟對宋恒如是,沼澤荒對海逐浪如是,奪魂柩對楊致誠如是,隱逸山莊對洪瀚抒如是。

    對誰她都可以這樣,為誰她都還不是為了他嗎。因為這些人,是他的麾下和戰友啊,她要幫他愛著他們,同時也要幫他們去理解他……

    所以那天夜里,為了保護他們的盟軍,她把她自己完全忽略了,卻忘記她是他的新娘,她對他來說比什么都重要……

    

    其實這四十九日里,他常常見到吟兒,常常在夢里見到她。

    最多的夢,就是在魔門的電瀑里,彌留之際他感覺到吟兒伏在他身上哭泣:“不要死……若是你不在了,黔靈峰我陪誰去……陪誰去……”他當時被八道真氣和青龍之血打得經脈幾近爆裂,魂魄也猶如神游,卻因為她的淚水而重新有力氣摟住她。

    假如,時間可以倒流一次,回到那個時候,他將緊緊摟住她永遠永遠不松開,如果他能預見到,空虛徑的盡頭等候著的是他的光明和她的劫難,他寧愿困在那里無論如何都出不去。

    “吟兒,若是只能在夢境里與你一起,我寧可每天每夜都沉浸在夢里,不要醒來……”

    今生今世,都不會再有第二個誰能比得上吟兒。

    眼前這個剛剛年滿十八歲的女人,必將是他林阡老去后都會一直懷念的,全身上下沒有哪一處不是因他而得來的傷痕,全身上下也沒有哪一點不值得他林阡去愛。

    

    忽然身后傳來很輕的腳步聲,不刻就漸漸放慢而止住。

    阡不曾想過此刻會有人來,那從來不肯在人前流露的心情,竟因為吟兒而第一次完完全全暴露在來人面前。

    來人,是田若冶,作為長輩,作為一個過來人,看見這一幕情景,只能微微嘆了口氣。

    “田女俠,吟兒身上的毒可能已經變種,你們……不應當再接近她。”阡看見田若冶手中是要給吟兒敷的藥,知她是冒死也要來照顧吟兒。阡一面拒絕她靠近,一面意欲接過她手中的藥、親自來為吟兒敷。田若冶卻不肯給他:“盟王,此時此刻,最不該接近她的人是你。”

    林阡來不及阻攔,田若冶已經解開吟兒衣裳,一邊替她上藥一邊繼續說:“他們都需要你,不要丟下他們不管。”見田若冶并無大礙,林阡這才稍稍放下心,聽田若冶這么講,不免對盟軍有愧。

    田若冶側過頭來,看著神情憂傷的他,輕聲道:“若真有什么不對勁,也未必是火毒變種,有可能是回生丹起效。”

    田若冶臉上的這份從容淡定和處變不驚,是需要幾十載戎馬才能磨礪出的,難怪吟兒要把她當成崇拜,她從來到現在只說了這三句話,無一不是在告誡林阡珍惜性命、無一不是在鼓勵他重回戰場。最后一句,更是令已經絕望的他心念一動:是啊,未必沒有這個可能……

    他不禁點頭:“無論怎樣,我都不會放棄她。說是四十九日,那就一定要等到明天。”

    田若冶亦點頭:“這才是那位萬人稱頌的盟****阡。盟王請放心去與敵人交戰,明日子時之前,盟主只要能夠復活,我們定會在最短的時間通知盟王。”

    “田女俠,可有什么話要對令兄長講,林阡可以在陣前代為轉達。”林阡問。

    “沒什么,已經分道揚鑣、各為其主多年啦。”她搖頭嘆了口氣,“盟王與他交戰時,不必因我而顧念。”

    “像田女俠這般深明大義的,世間已然不多,難怪吟兒崇仰……”阡見田若冶胸襟氣度,與自己的養母胡水靈有三分相似,不禁為之折服。

    “咦?”忽然田若冶察覺吟兒眼角濕潤,明顯是剛流過淚,當即對林阡說,“盟主似是有了知覺,否則不會流淚。”

    阡當即凝神去看,先是一喜,忽然想起了什么,眸色暗冷,微微搖頭:“不是她的……”她眼角的這滴淚水,分明是屬于自己的啊……

    田若冶一愕,顯然也明白了:“人前見盟王你沉穩堅毅,還只道你是鐵石心腸,想不到,原來也有如此柔情無限的時候。”

    她剛聽聞黔靈之戰的來龍去脈,知阡和青龍兵分兩路,由他獨身營救何慧如,而青龍則聯絡教眾反撲。一旦會合,他立即指點教眾收復失地、調動他們護主殺敵。如此的驚世才干,比他父親有過之而無不及,心中不免震撼,卻剛巧撞見他為吟兒泄漏的溫柔,方知這才是個真真實實的林阡。

    但這個林阡,沒有幾個人可以看見——旁人只會看到他面對千軍萬馬時的談笑自若,看不見他因摯愛生死未卜時的悲慟流淚。

    “吟兒出事那天,我恨不得……立即就隨她而去……后來,一想到她生機渺茫,也真有過生無可戀、一死了之的念頭……”阡心情沉重,是首次向個陌生人吐露真情,“不止一次地想過,若吟兒去,林阡不留……”

    田若冶面中劃過一絲愛憐的笑:“也只有盟主這般可愛的女孩兒,才值得你如此的魂牽夢繞啊。”

    “怎么?田女俠見過吟兒?”阡從她語氣中,聽出她與吟兒有淵源。

    “是啊。六月的時候,我與許從容見過幾次面,她就是許從容身邊那個端茶遞水的小婢女,總是沒大沒小地湊上前來要與我講話。”田若冶微笑著嘆了口氣,“當時我還蹊蹺過,這個小婢女,怎就長得這般花容月貌。在我心里,也便一直是那個鬼靈精怪的印象,很討人喜歡的小丫頭……卻想不到,再見她時,竟是在這寒潭之中,受了這般重的傷,唉……若不是鋒芒太露,未必招致這般多的災禍吧。”

    可他當初第一眼看見吟兒,就知道她無論在哪里,都是最搶眼的那個,從前混江湖,憑的是調皮機靈,之后掃天下,卻真正是當仁不讓。

    “吟兒一直很欽佩田女俠,如果醒來看見的第一個人是你,一定會很開心。”阡希望明夜他回來的時候,可以重新看見那個熟悉的笑靨,哪怕這個機會,已經很低很低……</dd>
12057七星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