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南宋風煙路涉道 > 章節目錄 第896章 合縱或連橫
    晚了,梁晉一個鯉魚打挺猛然間一躍而起。當此時,時青與他間隔還遠,戒備雖比平常弱些,好歹也是有的——

    卻也還是晚了。

    很多人,因為怕一樣事情而采取規定,希冀能借此杜絕這樣的事,卻反而會一不留神輸在這規定上,因為這規定限死了他自己、卻綁不住別人。

    例如林阡會輸給“絕對互信勿相疑”,例如時青會輸給“先卸兵器再靠近”。林阡所以對叛徒一籌莫展,時青所以對這個自認為安全的營房很是放心。這是他的地盤,寨眾都在帳邊上,一個瞬間就可以進來。

    但就這個瞬間時青也看見了,他錯了。梁晉確實沒有兵器在身——卻有他時青親自提供的酒壺,砰一聲摔落在地時就已經碎了一地。圓滑的那些,瓦解就尖銳。

    一地都是碎渣,一地都是兵器。

    什么叫萬箭齊發,什么叫密如蝗集!時青在這樣凌厲的攻勢下只能給一個表情,瞠目結舌……

    宋賢亦大驚失色,幾乎是出于本能,在梁晉碎片出手的起始飛身撲去將時青推開,他不知自己有否躲過襲擊,在地上滾了一轉剛要起身,忽然覺一陣劇痛提不起臂,左手一探,右肩上全是碎渣,不知暗器該以幾片算,下手之重,令宋賢立即就半身是血。

    與此同時梁晉已殺了兩個最先進來的士兵,將外面的人馬全部隔絕,驚聞事變,帳外驟起一片嘈雜。此刻時青還沒有意識到,他剛剛的最后一句話是——“將這宋匪拿下”。外面的人只要不進來,都以為害時青的人是楊宋賢。預示著梁晉只要在最短時間內把宋賢和時青都干掉,他就贏了,除去兩個勁敵,更得到沂蒙山軍心歸順,天助他也!

    繼林阡之后,梁晉也打敗了這個多疑的時寨主。且梁晉贏得更精彩,精彩極了。

    梁晉冷笑一聲,奪了把死去士兵的刀徑自朝時青走,這一刻,楊宋賢俯臥一旁自身難保,而時青的武功早肯定不是他的對手,眼看功績唾手可得,梁晉舉刀就要砍下!

    恰在這時,后腦陡然生起一陣冷,緊接著就有道罡風直往后心灌來,速力對比之下梁晉整個人就像殘云任憑風卷。梁晉大驚救命要緊,刀鋒不得不被迫轉向,一瞬醍醐灌頂:難怪!難怪適才帳外一片嘈雜,當然一片嘈雜,不僅僅因為營房內時青涉險,更因為山寨外那個人到了……

    可嘆梁晉身手再快也不是他對手,身才轉了一半刀已被他擊飛,梁晉整個人被粘牢在那激光中動彈不得,同時帳外風將瓢潑大雨全都掃了進來橫沖直撞——抵住后心的,不正是飲恨刀?!

    梁晉心陡然一懸,倒吸一口涼氣,說:“盟王……你和楊宋賢固然都是武功蓋世,然而單槍匹馬混進山來只怕還是膽子過大了!”

    林阡的聲音直接在背后給了他一個透心涼:“單槍匹馬?梁將軍錯了,林某這次是帶兵入山,對你兩家一起收拾。”

    時青縮在一隅,瑟瑟發抖瞪著林阡,梁晉則臉色大變,色厲內荏道:“盟王何須夸大其詞,夏全兵馬那般稀少,方才逃過一劫,哪敢任意胡來?”

    林阡笑道:“正因他兵少,才必須胡來!”

    梁晉一凜,是了,夏全這放手一搏,輸了沒多大損失,贏了卻整個沂蒙,根本躍居時青之上。夏全可能沒這個膽量,但林阡可以給他。

    帳外人聲已達鼎沸,廝殺馬蹄不絕于耳,梁晉直到此時才恍然:夏全在躲過左右夾攻之后沒有閑著,他在林阡的指點之下已經主動向束乾坤等人啟釁。趁著金人剛失盟友一切還不確定,趁著他們剛剛斷了翅翼……所以梁晉剛剛離開金營上山來害時青奪他地盤,山那邊夏全的人就已經和束乾坤的人打了起來。

    螳螂捕蟬黃雀在后,一個比一個不可思議,一事比一事防不勝防。

    

    千萬里兵戈急穿雨幕強勢襲來,梁晉借余光已經能看見,帳外那愈發逼近的刀槍劍戟。

    楊宋賢稍緩了神智,仍舊無法發力,隱隱看見林阡身后的那個世界,雨水順著山壁如滾滾白鹽傾壓而下。如此浩大的聲勢,卻注定了只是對千軍萬馬的拋磚引玉。

    “想顛覆沂蒙,那要看你能不能突破王爺的援軍了!”梁晉哼了一聲,道。林阡一怔,梁晉所指援軍,自是鄭孝從泰安調遣的那一支,一早就在馳赴沂蒙的路上。

    好一個詭計多端的梁晉,竟能抓住林阡的稍一分心隨刻從飲恨刀下逃開!原來他早已盯上了另一個倒地士兵的佩刀,說時遲那時快,重心一低將刀提上、轉身由下而上猛刺,性命攸關,當然用了十分力。沖這一招的瞬時反擊,他真能列十二元神。

    林阡閃身避過,即刻追前一刀,楊宋賢聽得風緊方要去看,緩得一緩,帳簾已被落下,林阡與梁晉都不見其人。不久之后,連兵刃相接聲都沒了。

    閉上眼,想象著林阡與梁晉的交鋒,理應實力懸殊卻景象壯闊。宋賢難以平心靜氣,既慶幸大難不死,又暗嘆林阡戰略。阡來得太巧,又太強勢,太出人意料。這一戰,想不到僅一夜就風云變。

    “贏定了……”宋賢想,此刻帳中只剩他和時青兩個,時青頸部剛被那梁晉割傷所幸林阡來得適時,宋賢肩上傷重勉強可以起身,扯下些衣服,自己將傷裹了,正回過去要看時青,卻被時青喝止:“站住!”宋賢一愣,止步:“你的傷……”

    “別以為你救了我,我就會對你感激。”時青冷笑,“少假惺惺的。林阡的話里已經透露了,他想連著我們一起打,怎可能如你所說要與我們合作?”

    宋賢一怔,適才林阡對梁晉威懾說,林某這次是帶兵上山,對你兩家一起收拾。是一句大實話。林阡確實沒想要聯合時青,一切都是宋賢燃起的奢望,誠然,如果能聯合時青,可以給盟軍增添不少勝算。奈何林阡雖然救了宋賢,也算破壞了宋賢的聯合計劃。獨獨的一句話而已,都能被時青此人洞察。“明察秋毫”,非他莫屬。

    縱然如此,宋賢還是想試一試。經過這次梁晉的突然暗算,時青理應懂了金軍這回本來是想上山謀奪他的營寨、金軍的合作之言沒有一點可信之處——那么現在,時青與金人顯然毫無轉圜,唯獨剩下盟軍一個選擇。

    “時寨主,我與你合作的念頭,確實是適才一時的自作主張。但憑我與盟王的交情,我的主張就等于他的主張。”宋賢解釋說。

    “適才一時自作主張,那昨夜還沒有合作念頭?那么,昨夜金兵犯境與我交戈,果然是你宋匪從中作梗?”時青卻聰明到這個地步,嘆只嘆,越多疑的人其實越縝密,滴水不漏。

    宋賢心一震,他知道,這真是良心上的一次重大抉擇,說是與不是,都對結盟不利。說是則近憂,說不是則遠慮。無暇猶豫,宋賢點頭:“是,我向時寨主坦承,昨夜我們從中作梗,挑起你與金人交鋒。”

    時青臉色變得鐵青:“真想不到,你們也會這般的不擇手段!”

    “時寨主,有沒有昨夜的半進之謀,結局都是一樣的,你們與金人的同盟瓦解,不過只是時間早晚罷了。”宋賢搖頭。

    “楊宋賢,既然欺瞞過我,你又有何臉面與我要合作?!”時青笑起來。

    “時寨主此言差異,先前是敵人,可以有欺瞞。將來是兄弟,必不藏真心。今日我向你坦承,便是為將來互信鋪路。”楊宋賢道。

    “兄弟?”時青冷笑一聲,神色悵然,“可知這二字可能會害你家破人亡、一無所有?”

    “說兄弟二字確實過重。”宋賢淺笑,“不做戰友也罷,我口中所說結盟合作,并非像梁晉一樣對你邀兵,只需你退避局外、袖手旁觀,盟軍絕不會損你分毫,如何?我要的僅僅是時寨主點頭。無需費一兵一卒。”時青的多疑,是林阡不可能收服他的主要因素,更何況此情此景奸細疑云。所以,退避就行。楊宋賢自認為也沒那么大人格魅力收服他。向時青這種人索取信任與付出,是最難的也是最容易觸怒他的。所以說到他點頭就好,見好就收,才是上策。

    時青果然不像適才那般排斥,楊宋賢繼續以退為進:“你可以不必將你的真心托付,而只看做你我之間共同利益。試想金人敗了和我們宋匪全滅哪個更好?我從南宋來固然是宋匪沒錯,你稱呼我為宋匪實則自己該如何定位?”

    “然而,我的袖手旁觀能得到什么好處。”時青恨恨地,語氣卻松了不少,“你們必然扶植夏全。”

    “我們不能保證你比夏全大,但起碼保證你和他都在。”楊宋賢說時,注意著時青一直繃緊的臉色緩和了不少,心中暗自高興,真榮幸,他也可以為林阡打敗時青一次。且他打敗時青,與林阡、梁晉打敗時青的方式都不一樣。

    倏忽頭頂一聲巨響,時青本能掀起桌案防御,渾然不顧脖頸流血,緩得一緩,卻發現不對,原來是近處有樹被雷劈打到營房上壓沉了下來。

    一場虛驚,宋賢露出個善意的笑來:“看看,沒那么好懷疑。”指指脖子,“倒是這里要緊。”

    時青怒容始有融化,動作僵硬地收回刀來,這才開始顧到傷勢。

    血,刺眼的色。

    三十年前的那個雨夜,親眼看見正在微笑的父親猝然被捅死在青紅色的光暈里,冷風中時青屏氣凝神,記住了那個對父親狠下毒手的人,那個人,和父親一樣是沂蒙山區數一數二的武師,也是父親的八拜之交生死與共。父親倒在血泊里,咽下最后一口氣的時候都不瞑目,當然不瞑目,沒搞清楚,第一和第二都不承認自己是第二。

    同樣也是三十年前的那個雨夜,親眼看見那個年輕貌美的女人,帶著柔和卻毒辣的笑靨,投入父親結拜兄弟的懷抱。那個女人,他的母親,時青早已記不清,她到底是原因,還是戰利品。

    想不到,已經過去了三十年。是不是,能夠克服心魔一次……

    反正這次,也沒有別的路走。起碼這次,條件跟以往不太一樣。也許這次,玉面小白龍誠懇表里如一。

    “楊宋賢,此戰,我可以退避。”長嘆一聲,時青終于開口,由不得他不開口。當戰爭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生生死死全已經躍然紙上。

    風雖還大,雨不知不覺已然停了。暴雨過后,天地明凈。</dd>
12057七星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