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三哥的拳頭 > 正文 第三百九十八章 自找的麻煩
    第三百九十八章  自找的麻煩

    大財主夏金萬直到這個時候,他才知道,這一次自己真的碰到釘子了,這顆釘子是他大財主夏金萬折不斷,擰不彎的釘子,而且是鋼釘。

    從來沒有過的絕望,蜂擁而至、襲上心頭,他實在想不出還有什么辦法能躲過眼面前這一劫,他知道,就是他的女婿吏部尚書俞千章俞大人來了,也未必能救得了他。

    因為大財主夏金萬從這個兵部尚書吳瑤卿吳大人和刑部尚書臺春風臺大人的話語當中,他就感受到前所未有、空前絕后的那種令人窒息的壓力。

    這兩位刑部尚書和兵部尚書尚書大人,他大財主夏金萬在機緣巧合的機會,在京城吏部尚書俞千章俞大人的府邸里見過幾次,他也知道他們和自己的女婿吏部尚書俞千章俞大人關系非同一般,可是這一次,這兩位兵部尚書和刑部尚書在烏寡婦的事情面前,他們是如此的畏首畏尾,止足不前,可想而知對方的實力是何等的來頭?

    大財主夏金萬現在只能仰天長嘆,這是我夏金萬自找的麻煩啊。

    “這一次你千不該萬不該得罪了當今皇上親封的‘忠勇侯’侯爺,所以,你只有認命,要不然你恐怕性命攸關!”兵部尚書吳瑤卿吳大人雙眼望著這個自以為是的大財主夏金萬說道:“不要說是你夏大財主,就是當今皇上的皇弟七王爺,也要給這位‘忠勇侯’侯爺三分薄面。”兵部尚書吳瑤卿吳大人看了一眼這位大財主夏金萬接著說道:“這位‘忠勇侯’侯爺他還統領整個江湖和武林,他還是武林中、江湖上人人敬仰的武林盟主,你說,你能在他面前有什么好果子吃呢?”

    “吳大人,他竟然是武林盟主,又是當今皇上親封的‘忠勇侯’侯爺?”原本神情倨傲的大財主夏金萬在聽到這個消息之際,猶如被人用萬斤鐵錘夯在胸口一般,突然之間就覺得自己喘不過氣來,只聽見他顫巍巍的說道:“兩位尚書大人,就請兩位尚書大人看在小婿俞千章俞大人臉面上,在‘忠勇侯’侯爺面前幫夏某說幾句好話,夏某感激不盡,定當通力報答兩位尚書大人!”

    “夏金萬,并不是本官和臺春風臺大人不肯幫你,而是……而是這位‘忠勇侯’侯爺嫉惡如仇,不要你金來,不要你銀,任何條件在‘忠勇侯’侯爺眼里什么也不是!”兵部尚書吳瑤卿吳大人長長的嘆了一口氣說道:“我和刑部尚書臺春風臺大人這一次為什么會在這個‘冠林鎮’,也就是因為臺春風臺大人的親弟弟臺春雨在一個機緣巧合的機會得罪了這位剛正不阿、正直無私的‘忠勇侯’侯爺,現在已經被發配至邊疆去了,差一點就連本官和刑部尚書臺春風臺大人也要性命攸關啊。”

    “什么?您們兩位尚書大人難道也是如此?”大財主夏金萬在聽到了兵部尚書吳瑤卿吳大人的話語,猶如晴天霹靂,一下子傻掉了,呆若木雞,嘴里喃喃自語的說道:“完了,完了,這一次恐怕老夫真得是在劫難逃了。”大財主夏金萬忽然神色一振說道:“老夫府里有先帝賜予的免死金牌,可保老夫一命!”

    “夏金萬,‘忠勇侯’侯爺臨走之際把你的事情全盤托出,也曾提及過你有免死金牌之事,‘忠勇侯’侯爺特別交代了本官和兵部尚書吳瑤卿吳大人,說你如果要命,就把夏府的財產留下極少一部分,給你的女眷們予以生存,其他的全部捐給黃河兩岸發大水的那些流離失所、無家可歸的黎民百姓,還有那些由于鬧天災干旱死了好多人的那些黎民百姓!”一直在旁邊沒有開口說話的刑部尚書臺春風臺大人雙眼緊緊的盯著這個萎靡不振的大財主夏金萬,然后接著說道:“要不然現在立刻讓江湖上的這些草莽英雄沖進府中,立刻斬殺處死你,或者按照朝廷律法,男的發配邊疆為奴,女的為娼,你趕快拿個主張吧。”

    “兩位尚書大人,您們就不能開開金口,替夏某求求情嗎?”這個時候的大財主夏金萬真的是猶如世界未日來臨一般,再也沒有一開始那么篤定,他知道,現在唯一要做的就是不能牽涉到自己的女婿吏部尚書俞千章俞大人,有他在自己還有翻盤的機會,大財主夏金萬這個時候再也沒有剛剛和兩位尚書大人見面的時候那份傲氣了,急忙雙手抱拳深深的躬著身子,懇求著說道:“兩位尚書大人,既然‘忠勇侯’侯爺能安排您們兩位尚書大人來處理夏某的這些些微的事情,就足以證明兩位尚書大人在侯爺面前還能說上話,您們兩位尚書大人看看可有回轉的余地?”

    “夏金萬,不要說我們在侯爺面上講不上什么話,就是有那個機會,我們現在也幫不上你!”刑部尚書臺春風臺大人說道:“現在那位位高權重、權傾朝野的‘忠勇侯’侯爺不知道已經去到什么的地方了,我們就是想見他一面也難啊,所以,話不多說,你趕快自己選一條路,不要讓本官和吳瑤卿吳大人為難! 趙大人,你是夏金萬的父母官,給他一刻的時間考慮,過時立刻按照‘忠勇侯’侯爺的意思處辦此事!”

    “下官謹記兩位尚書大人的教誨,絕不會讓您們兩位尚書大人在‘忠勇侯’侯爺面前交不了差的!”知府大人趙大人立刻大喝一聲說道:“ 來人,先將夏府的所有人口登記備冊,那些府里的家丁和丫鬟們給他們一些銀兩予以遣散,另外命人嚴守夏府的地庫,如果有一絲一毫的差錯,到時候‘忠勇侯’侯爺可是要殺無赦!”

    “趙大人,看在你我多年的朋友情份上,就請你善待我的那些家眷們吧!”大財主夏金萬雙手抱拳臉上流露出哀求神情接著說道:“她們跟著我夏金萬也不容易,就請趙大人多給一些銀兩給她們吧!”

    “夏大財主,本官也是在奉命辦事,能力所及,就請夏大財主不要為難本官!”這個知府趙大人轉過身對著兩位尚書大人說道:“兩位尚書大人為這事操心操肺的,也是愛莫能助,就請去夏府的議事大廳坐下喝茶,督促下官經辦此事吧。”然后這個知府趙大人對著知府里面的捕快說道:“先將這位夏大財主戴上械具,你們安排四個人輪流看管,如果出一點點差錯,到時候‘忠勇侯’侯爺那里你們恐怕也看不到明天的太陽!”

    “吳大人,這個趙知府趙大人真的是一個做官的好料子,可惜我等自身難保,要不然這種人放在身邊,倒也省了咱們不少是是非非!”刑部尚書臺春風臺大人端起面前的茶碗淺淺的喝了一口茶,雙眼望著坐在旁邊一直沒有說話的兵部尚書吳瑤卿吳大人說道:“只可惜不知道皇上到底對咱們是什么想法?”

    “臺大人,事已至此,都是你我兩人無法掌控的!”兵部尚書吳瑤卿吳大人搖了搖頭,臉上露出了一種十分無奈的神情說道:“咱們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啦。”

    “不錯,吳大人,現在人為刀俎,我為魚肉。”這個時候刑部尚書臺春風臺大人長長的嘆一口氣,然后感慨萬千的說道:“吳大人,臺某對不住你,若不是臺某的事情,說不定你還在朝廷里面不用忍受這份顛沛流離的日子哩。”

    “臺大人,到現在你還沒有看出都是我等都低估當今皇上的帝王之術,真正的御人之術就是讓你在不知不覺中走進他事先設計好的一個圍城里面!然后把你玩弄于股掌!”兵部尚書吳瑤卿吳大人說道:“不要說我等有這種想法,就是他吏部尚書俞千章俞大人他們很可能一直認為當今皇上是一個不理朝政的庸碌皇上,殊不知我們的道行都不及當今皇上的末梢啊。”

    “現在想想還真是那么回事呢!”刑部尚書臺春風臺大人說道:“當初皇上在朝堂之上親口宣布了一個讓人覺得瞠目結舌、目瞪口呆的旨意,那就是他親封了一個名不見經傳的無名小卒,連個名字都沒有的人一個出人意料之外的‘忠勇侯’侯爺的爵位,還發詔書,詔告全天下,見到這個‘忠勇侯’侯爺和他手里的那塊令牌,就如朕親臨,哈……哈……哈,那個時候,咱們散朝的時候,大家都在背的里說當今皇上腦子壞了,竟然敢將如此重要的爵位隨便亂封給一個連名字都沒有的人,現在看來,我們這些做臣子的人,都被當今皇上掌控和玩弄在股掌之中啊。”

    “臺大人,通過最近這段時間和這個‘忠勇侯’武林盟主相處,吳某就覺得當今皇上的用人真的是已經達到超出你我想象的那種一個境界,這個‘忠勇侯’侯爺雖說長得其貌不揚,年紀輕輕,但是他所做所為確實讓人信服,是讓人從內心深處的佩服。”這個兵部尚書吳瑤卿吳大人雙眼望著眼面前這位刑部尚書臺春風臺大人說道:“不要說他以前處理的那些事情,就單說大財主夏金萬的這件事情,若是我們來處理,肯定不會給這個夏金萬留有一席之地,俗話說斬草除根,但是他卻想到給夏金萬的女眷們留下一些遣散的銀兩,夏府所有的銀兩毫無保留的捐獻給黃河流域發大水的黎民百姓,就從這一點,我和你都是望塵莫及啊。”

    “吳大人,咱們兩個人在當今皇上身邊為官多年是不是有點兒固步自封,自以為是?”刑部尚書臺春風臺大人說道:“咱們一直以為當今皇上沒有什么遠大的抱負,也沒有那種皇帝的霸氣,殊不知咱們兩個人都是鼠目寸光,當今皇上他是自己的想法和自己的調控,他只能贏不能輸,所以,不管下面的臣子做些什么,他都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他不是不想殺雞儆猴,而是想將我們這些人一擊必殺。”

    “臺大人,如果這一次我們不和這個‘忠勇侯’侯爺搞好關系,恐怕我們到頭來也要被人唾棄!”兵部尚書吳瑤卿吳大人目光中流露出了一種意義深遠的眼神接著說道:“咱們千萬不能做了一世的官,最后把官做丟了,弄得一事無成!”

    “不錯,若是這里夏金萬的事情處理得順利,我們趕快去‘忠勇侯’侯爺去的地方和侯爺碰頭,說不定我們倆的事情還能有機會翻盤!”刑部尚書臺春風臺大人雙眼望著自己的同僚,在朝為官多年的兵部尚書吳瑤卿吳大人說道:“走,我們去前面看看那個知府趙大人做得怎么樣了!”

    漆黑的夜晚,秋風微涼,已經有一絲絲寒意,侵入人的皮膚里,讓人不由得夾緊自己的衣服。

    千仞絕壁、林深茂密的大山深處,此時此刻是漆黑一團,伸手不見五指。

    唯有山腳下的那一座連綿不絕的軍營周圍,有些許零零落落的火把,隨著秋風的搖曳,忽暗忽明的讓漆黑夜空中多了一絲絲的明亮。

    月黑風高之夜,是不是就是殺人越貨的最佳的時分?

    軍營對面的大山的山腰的懸巖峭壁之上,有五個穿著黑色夜行衣的人,他們全部是黑巾蒙面,只露出兩只眼睛,猶如鬼魅一般,聚集在懸巖峭壁的大石塊上。

    “師父,侯爺那里傳來消息,那個武林盟主阿三少俠在‘冠林鎮’處理事情,今天晚上肯定趕不來這里!”那一群黑衣人當中有一個身材挺拔的人說道:“看來今天晚上,我們師徒五人一定會將這個驃騎大將軍馬少群拿下,如果今天晚上事情成功了,咱們也好在侯爺面前露一會臉面了!”

    “師弟,你可別忘了,那個驃騎大將軍馬少群也是個練家子,而且他的師父也是江湖上成名已久的‘恒山雙英’,那一次我們師兄弟三人差一點就被那個‘恒山雙英’所擒!”另外一個黑巾蒙面的長得稍微矮一點的人說道:“到最后,若不是我們施展山西大同樓家的‘灼骨黑神水’,恐怕我們三兄弟也見不著師父和師娘了!”

    “好了,這是我們最好的時機,如果能將驃騎大將軍馬少群擊殺在軍營里面,我們在侯爺面前豈不是大功一件?”這個時候站在大石塊最高處的一個黑巾蒙面的黑衣人說道:“今天晚上,有師父、師娘在,量他驃騎大將軍馬少群也逃不出我們的手掌心!”

    這個時候,那個一直坐在大石塊上面沒有言語的黑巾蒙面黑衣人一揮手,五個黑巾蒙面的黑衣人就像黑夜中的貓頭鷹一樣,雙臂一振,全部從懸巖峭壁之上飛身而下,直撲大山深處的山腳下的軍營。

    那么這五個黑巾蒙面的黑衣人能不能心想事成,成功擊殺驃騎大將軍馬少群呢?
12057七星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