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大國工程 > 正文卷 第五百四十一章不知足
    對余慶陽的回答,周市長雖然不是很滿意,可總是有些收獲。

    現在華禹投資都能有幾千億的市值了,這要是上市,炒作一番,市值怎么不得翻一番?

    而華禹水務,雖然也不錯,可畢竟不如華禹投資的體量大,最多也就是幾百億的市值。

    好吧!

    周市長也被余慶陽那張巨額稅單把胃口給撐大了,幾百億都已經看不上眼了。

    可是,人家不愿意上市,你總不能逼迫人家吧?

    華禹投資雖然是泉水市轄區的企業,可人家是省屬企業,不歸他泉水市管。

    巨額稅單起到了很好的催化劑的作用,接下來的談判很順利。

    華禹水務全面接受泉水市轄區的供水和污水處理。

    當然,這依然是意向協議,是合作的大框架,后續還要投資部繼續跟進,就具體細節進行談判。

    ……

    “余總,琴島那邊都已經談好了,這是投資協議的草案,您看一下!”趙云麗把一份草擬的合同拿給余慶陽。

    “哦?這么快?”余慶陽有些意外,沒想到琴島那邊進展這么快。

    短短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就已經完成了談判,就連合同都擬定好了。

    余慶陽接過合同,仔細看了一下。

    看的余慶陽直呲牙,僅琴島這次投資就超過了五十億,比他原來估計的三十億要多出不少。

    主要是,琴島市政府要求的排放標準比泉水和濟州更高。

    琴島要求必須達到最高等級的一級a  排放標準。

    再加上收購琴島水務集團,五十多億,余慶陽感覺一點都不貴。

    水務集團基本上算是半賣半送了。

    之所以出現這種情況,不是什么徇私舞弊之類的齷蹉。

    很簡單,水務集團一直都在虧損經營,有人愿意接,琴島市政府自然欣然同意。

    當然,前提條件也是因為,華禹水務是國企。

    不然想都別想。

    琴島市政府絕對不會把事關民生大計的供水交給私營企業或者外企。

    看完沒有問題,余慶陽爽快的在上面簽字蓋章。

    “余總,琴島市政府下周準備搞一個簽字儀式,琴島市委市政府的主要領導都會出席!”

    “可以,你和他們約定一下具體時間!”余慶陽爽快的點點頭。

    余慶陽明白,琴島市次舉有向泉水別苗頭的意思,也有向中央表決心的意思在里面。

    確保奧運會順利進行,是琴島當前最重要的任務。

    華禹水務投資五十億,不光是幫助琴島改善沿海水環境,還幫琴島剩下了大筆建設資金。

    這筆資金,自然不會放著,全部投入到了排水管網升級改造,截污納管,雨污分流的大排水管網體系以及市政道路的建設中。

    “泉水那邊的意向已經定下來了,你們繼續努力,爭取早日把泉水的供水和排水拿下來!”

    “是,余總您放心吧!我這就安排人去和泉水市政府接洽!”

    “嗯,羊城那邊派人過去?”

    “已經出發了,接到你的電話,我們當天就安排人前往羊城!”

    “好!最近表現不錯,當領導的就是這個樣子!

    不要什么的都攬到自己身上,要學會放權給下屬!”余慶陽滿意的點點頭,狠狠的夸獎了趙云麗一頓。

    “謝謝余總,要不是您提醒,我還悶著頭……”趙云麗被余慶陽夸獎,興奮的臉上紅撲撲的。

    “好了!不用感謝了。

    你要明白一個道理,一個人能力再大,又能親自盯著幾個項目?

    培養下屬的工作能力,是你的職責,也是你能力的體現!”余慶陽笑著擺擺手,又提點了一句。

    “是!”

    “去忙吧!”余慶陽點點頭。

    送走趙云麗,余慶陽拿起電話,“盧老師,忙著呢?”

    “不忙,我正在和小顧他們幾個討論水處理工藝的優缺點,你找我有事?”

    有了顧汶幾個人的加入,盧老師的團隊戰斗力變得更加強勁。

    “是這樣,如果不忙,你和戴教授,顧汶他們幾個到我辦公室來一趟?”

    “好,我這就過去!”

    盧老師放下電話,招呼戴教授和顧汶他們,“戴老,小顧,走了!來活了!

    余總讓我們去他辦公室!”

    ……

    “戴教授,盧老師,琴島的項目拿下來了!

    包括升級改造的污水處理廠,一共是十八座污水處理廠。

    總處理能力一百五十萬噸!

    要求最高排放標準,一級a  的標準!

    這是我們第一次自主設計施工。

    琴島污水處理廠也是為奧運會保駕護航,意義重大!

    所以我們一定要拼盡全力!”

    “放心吧余總,我們保證完成任務!”盧老師站起來,鄭重的承諾道。

    “這一次,污水處理廠的設計,我建議聘請一兩位園林方面的設計師,參與進來!

    我要求,我們的污水處理廠,不能僅僅是工廠,最好能夠建成濕地公園!

    一舉打響我們華禹水務的名頭!”余慶陽自然不滿足一級a  的排放要求,他有更高的追求。

    “把污水處理廠建成濕地公園?”盧老師猶豫了一下。

    “余總,要想建濕地公園難度到是不大,只是那樣的話,污水處理廠必然要建到地下,費用會增加很多!”顧汶想了一下說道。

    “增加費用沒關系,我們所做的一切,第一是為了讓我們的國家更加的美好!

    我們大家能夠聚到一起,正是因為我們有著共同的理想,讓我們國家的山更綠,水更清!

    為了這個目標,多付出一些資金,不是問題!

    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之前我和你們說的,華禹水務要在納斯達克上市!

    去給美國人講一個關于環保的故事,把污水處理廠建成濕地公園,就是為了把故事講的更加動聽!”

    “好!說的太好了!”戴教授激動的喊道。

    “余總,我們保證完成任務,把污水處理廠和濕地公園完美結合起來!

    讓祖國的山更綠,水更清!”顧汶站起來大聲說道。

    “好!讓我們一起努力吧!

    我會給你們做好后勤保障工作!

    沖鋒陷陣就靠各位了!

    各位,為了我們的理想,加油!”余慶陽揮舞著雙手給大家鼓勁。

    “余慶陽,我們什么時候出發?”盧老師問了一個更實在的問題。

    “明天出發,我讓投資部的趙部長派人送你們過去!

    你們先去熟悉一下地方環境,我下周過去!”

    “好,我們這就回去收拾東西!”盧老師雷厲風行道。

    此時,不光是盧老師,戴教授,顧汶他們一個個都被余慶陽鼓舞的熱血沸騰。

    送走,盧老師他們,余慶陽接著又拿起電話,“小段,通知陳永發他們到我辦公室來一趟!”

    ……

    “余總,您找我們?”

    “是!最近都不錯,我看了一下你們各個項目部的考核,雖然還是有些項目得分不高,但是,最起碼都及格了!

    在管理人員,技術人員如此緊張的情況下,你們依然在穩步提高,這非常不錯,值得表揚!”余慶陽上來先把陳永發、關家碩等人表揚了一番。

    “琴島的污水處理廠項目拿下來了!一共十八座污水處理廠!

    還有,琴島市政府也會同步進行市政管網的升級改造!

    加起來應該有二十多個項目。

    怎么樣?有沒有信心拿下來?”余慶陽笑著問道。

    原本新增二十多個項目,應該是一件很振奮人心的事情。

    可是,聽完余慶陽的話,陳永發、關家碩、張建國等人對視了一眼,面帶苦澀,沒有一點興模樣。

    “怎么了這是?加上市政管網改造,一共七八十億的項目,你們幾個怎么都苦著臉?”

    “余總,有項目是好事,可是,我們現在已經是超負荷運轉了!

    實在沒有能力接新的項目了!”陳永發苦笑道。

    “是啊,余總!在接新項目,就要我去當項目經理了!”關家碩無奈道。

    “你們幾個,怎么才這么點壓力就受不了了?

    我什么時候說項目現在就開始了?

    這些項目,最快也要明年才開動工!

    你們還有好幾個月的時間做準備!

    對了,以后那些分包工程,就不接了!

    給別的公司也留點吃的!”余慶陽笑道。

    “明年?早說!我還以為年前就要動工呢!”陳永發一聽明年才開工,頓時松了一口氣。

    知道不是現在開工,陳永發爭搶道:“余總,我們公司今年年底,明年春天有好幾個項目完工!

    人員足夠,您就放心把項目交給我們吧!”

    “余總,我們年底也有幾個項目完工,保證不會掉鏈子!”關家碩也爭搶道。

    “余總,我們……”

    一開始的面帶苦澀,不敢接,現在又變成了相互爭搶。

    “好,很好!”余慶陽滿意的點點頭。

    結束一天工作,余慶陽回到家里。

    余慶陽已經搬出來,和夏雪在外面組建了一個小安樂窩。

    按照余慶陽的說法,就不給老爸老媽他們當電燈泡了,讓二老放心享受二人世界。

    “回來了?飯已經做好了!”聽到開門聲,夏雪從廚房里跑出來,興奮的說道。

    “你做好了?不是說出去吃嗎?”余慶陽心里直打鼓。

    夏雪的手藝怎么樣,他不知道,反正長這么大,還是第一次見她做飯。

    “你嘗嘗我的手藝,我可是學了好長時間!”夏雪拉著余慶陽做到餐桌旁,期待的看著余慶陽,滿臉都是快來夸夸我的表情。

    “不錯,不錯!看上去,很誘人!

    色香味,最起碼這色和香都有了!”余慶陽只好昧著良心夸獎道。

    “哪有你說的那么好,我下午就沒上班,弄了好長時間!”夏雪嘴里謙虛著,臉上帶著繼續夸的表情。

    知道余慶陽今天回來,夏雪下午就請假,在家給余慶陽準備愛心晚餐。

    “老婆辛苦了!”余慶陽摟著夏雪親了一下。

    “去,快去洗手,我去盛米飯!”夏雪紅著臉推了余慶陽一下。

    “好!”余慶陽又親了一口,才去洗手。

    洗完手,對著鏡子,下決心,不管夏雪做的飯有多難吃,也得吃。

    吃不死,就使勁吃。

    在餐桌旁邊坐下,余慶陽拿起筷子,先夾了一筷子爆炒卷心菜。

    卷心菜生吃都沒事,先吃這個比較安全。

    “嗯?”余慶陽皺了一下眉頭。

    “不錯,真的不錯!繼續加油!”余慶陽夸獎道。

    夏雪炒的卷心菜,雖然比不上飯店里的大廚,但是也算中規中矩。

    那些什么咸的難以下咽,酸的倒牙之類的橋段并沒有發生。

    接著余慶陽又品嘗了夏雪做的糖醋鯉魚。

    “這個也不錯,有咱媽七成功力了!

    再練練,超越咱媽不是夢想!”

    “真的?”

    “那還有假?我余慶陽號稱誠實小郎君,從來不騙人!”

    “切,油嘴滑舌!”夏雪最少不屑,臉上卻是樂開了花。

    吃完飯,余慶陽主動承攬下洗碗的任務。

    吃完飯,兩個人依偎在一起,看電視。

    老婆孩子熱炕頭,再加一個不差錢,這就是神仙般的日子。

    只可惜,只能想一想。

    能在一塊吃晚飯,一起看電視,這些普通人最平常的事情,對于余慶陽來說,都是奢侈品。

    人的欲望總是得不到滿足。

    終日奔波只為饑,方才一飽便思衣;衣食兩般皆俱足,又思嬌娥美貌妻;

    娶得美妻生下子,恨無田地少根基;

    良田置的多廣闊,出門又嫌少馬騎;

    槽頭扣了騾和馬,恐無官職被人欺;

    七品縣官還嫌小,又想朝中掛紫衣;

    一品當朝為宰相,還想山河奪帝基;

    心滿意足為天子,又想長生不老期;

    一旦求得長生藥,再跟上帝論高低。

    不足不足不知足,人生人生奈若何?

    這首散曲把人的貪婪寫到了骨子里。

    剛剛重生回來,余慶陽想的只是,做一個財務自由的快樂青年。

    現在,他早已經實現了財務自由。

    他家的錢,幾輩子都花不完。

    可是,依然沒有滿足,原來賺錢,努力去奮斗。

    為了更高的社會地位去努力花錢。

    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停下來,像木恩那樣,品茶論道。

    “想什么?”夏雪見余慶陽出神,碰了他一下小聲問道。

    “我在想,要是天天都像今天這樣,一起吃飯,一起刷碗,一起看電視,多好!”
12057七星彩走势图